繁體
简体

狐狸的故事

田立柱

 

  雅歌第二章出現了一隻狐狸,對於這隻狐狸的寓意之解,據說是多樣的,可也有人從文學角度上說,說那其實是寫實的,無須過度解讀。但是我們大多數人都有神學解釋的喜好,把牠視為神國度的“破壞者”;比較獨特的有一說法是,那隻狐狸代表新約福音書中的“希律”王,因為新約聖經有話說,希律曾經被提及是一隻老狐狸,暗合了舊約在新約之中的再現,大多數的詮釋者有是屬於個人性質的理解,所以可以把詮釋聖經看成思想在神學裏面的花絮看待,而無須過度的加以評判。

  狐狸是有“靈氣”的動物,是因為把動物精靈化的觀念之故。人們也常常將其與狡猾相提並論,狡猾這個詞好像也有“動物”的含義,這兩個字的偏旁代表動物的部分,就能夠很好的說明問題。中國清末著名的小說家,蒲松齡的小說之中,就有些狐狸精的表演,她的身影就有些女性風格,那些變成人形的狐狸,充滿了所謂的魅力,所以是有能力迷惑人的。一些地方的民間宗教,還將狐狸視為精靈之一,在我的印象當中,“精靈世界”就含有她的元素,雖然也有人說她是另一路“神仙”,而並不能歸於此類。

  讀雅歌仔細的琢磨這隻小狐狸的出現,確實有些寫實的格調,但是確實也可以賦予意義,也就具有了寓意的味道,所謂的“亦真亦幻”之。實在說來當愛情來到的時候,是難免有些“神魂顛倒”的,也是另一番“亦真亦幻”。說它是愛情的“第三者”似乎勉強可以講得通,她毀壞了書拉密女的“葡萄園”,葡萄園豈不就是書拉密女的珍貴嗎?兩人世界如何可以容忍第三者的出現呢?應該將其驅除出去是必然的,而假如將這愛情的故事視為基督和教會的關係,那麼這隻狐狸也就具有新的含義,說是撒但也就有點“順理成章”了。兩位新人的甜蜜時刻出現的“狐狸”,豈可容許這隻狐狸從中干擾呢?

  中世紀的修道者,有著名的聖伯納(Bernard of Clairvaux, 1090-1153),他所著雅歌的注釋大全,極盡詮釋之大能。完全顛倒了雅歌的原初意涵,而寓之以“屬靈”的新高度。我曾經讀過這書的片段,確實有些意境的,大概也就是因為此中緣由,才有了“神秘花園”的修道院格局之設計。愛情好像一把“雙刃劍”,既可以成為生活之中的美好添加劑,又可能成為毒藥,毒害了人一生的光陰。在修道主義的年代,確實存在着相當的誘惑與情色氾濫狀況,更加重了對這樣情愛的警戒。所以,聖伯納這番對雅歌的詮釋,不失為在“神聖之所”的一種保障。雖然如今看起來近乎“不解”,卻也是心靈世界的主動警覺所在。

  一隻小小的狐狸在書卷的出現,又浮現在我們的思想空間,竟然會有如此的一番張力波動,恍若圓環的流動形狀,在飄忽和變化的思想美之圓環中移動,給我們思想一抹紅暈的瞬間,我們不能去界定這些意義和主張,但卻至少給我們無限的空間,可以從中帶來思考和沉思。在那接近“亦真亦幻”的恍惚之中,進入到那所神秘的花園世界,體會箇中意味和氛圍,猶如在花香滿徑中漫步,“若隱若現”的似乎有歌者的聲音出沒,是讓人無法親近的恍惚。或許那些愛情故事,正如同感覺一樣的只是在幻覺的世界之中,在我們的感覺世界之中存在着,而並非真實的存在。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