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山林小徑

湮瀅

 

  我總是珍惜在山林小徑中漫步的機會。那參天的樹木,蔽日的綠層,與枝葉間剪下來的多邊形不規則的藍色的天,如抽象畫。而細碎的葉語所交織成的寧靜的交響樂,會將我織入兒時綠色的夢境,那些淡淡的,薄薄的,浸在翡翠藍裏的夢。
  住在現代的大都市裏,走路變成了一種極大的威脅,不但穿越馬路時要提心吊膽,就是走在人行道上也要戰戰兢兢,眼睛要不停地看着前後左右,因為不知甚麼時候,便可能有輛計程車由你身旁擦過,或是一位摩托車騎士橫衝直撞而來。你周圍的行人們都在匆匆忙忙地趕路,教你無論如何也緩不下腳步,更沒有機會讓你抬起頭來看一看藍天與白雲,想安詳地散散步,更是不可能了。
  所以我喜歡一個人獨自到山林田野去散步,那裏沒有人在後面追着你,你願意走就走,高興停便停。你可以負手仰觀天上的白雲,也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阡陌間徜徉。而我最喜歡漫步在林蔭道上,那些被樹葉與枯枝深埋的小徑,踏上去軟軟鬆鬆地,發出細碎的微響。當我想到每一片樹葉都曾經是一片綠色的生命,都曾是一篇詩的素材時,會自然而然地將腳步放輕。而這些詩意的小徑多半是曲折幽邃的,你盡管信步走去,永遠沒有盡頭。
  春天的早晨,我喜歡起個大早去叩開乳白色的林扉,做山林的第一個訪客。這時候也許鳥兒還在巢中未醒,晨霧還低迷在林隙間,當我輕輕地踏着帶水珠小草走過時,還依稀能聽見蚯蚓在晨夢中的囈語,起早的鳥兒帶睡意的啁啾,與伸展翅膀抖落夜露的撲撲聲。
  我最愛那種迷濛的晨霧,徜徉在其中,能充分享受那種朦朧的美,與超然物外,渾然忘我的迷失境界。浸在雲裏,浴在霧中,身體頓感失去了重量,好像一片落葉似的,一不留神就能漂浮起來。吸一口涼雲引吭長嘯,群鳥與山谷共鳴。由山巔上撲下來的帶松香的微風,吹起衣袂飄飄,顧盼頗似山水畫中的雲林高士。
  徘徊在山林的小徑上等待日出,看光明的誕生。當第一線旭光射入山林,貫穿在綠樹與白霧間,真是美極了。早晨的光是那麼清新,那麼瑰麗。你仔細注視那閃耀在松針上的露珠,當旭光照過時,你會直覺它突然充沛了新的生命。乳白色的霧消逝了,你看到在窄窄的山道上,晨光為你剪下了一條瘦瘦長長的影子,和樹影一樣長,貼在綴滿了露珠的草地上。
  這時候你可以坐下來,迎着朝日,打開你帶來的書,讀上幾頁,作幾分鐘的深思。不要想太切身的問題,甚至也不必傷腦筋硬要出一句詩來;你可以想一想永恆,這個不着邊際的問題,朝日會為你的思路拓出一片新的意境。
  然後你起身進入林間的小徑,枝頭早已百鳥爭鳴了,但奪去你注意力的應是那一把由林隙間灑下來的光點,這些光點能將枝頭的綠意強烈地感染在你的身上。
  傍晚的山林道上,另有一種情調,倦遊的雲歸來了,帶來了一身灰色的疲倦與蒼茫,山林顯得滯澀而黯淡,躑躅在小徑上,心頭會蒙上些許惆悵。但當你轉過幾條山徑,你就會覺得暮色比晨光更嫵媚了。一天的霞彩都沉澱在西山,那沉重的紫與濃鬱的紅,凝成一塊塊的油彩,淤積在你的胸口,用你全部的感受也化不開,你會被那一堆堆的顏色塞得透不過氣來。枝頭的倦鳥再也抖不落羽毛上的絳紫與橙黃,呆呆地沉醉在暮靄裏。而我的腳步,也被凝重的顏色膠住了,在橘紅色的小徑上,變成了一座玫瑰色的塑像。
  唉唉!除了你親自走到那條山林的小徑上,誰能窺見那種奇異的景象!那一抹壓得你透不過氣來的厚厚的暮靄。真是的,有誰想得到那才叫做美!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