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天人樂歌

假如我有千條性命

蘇佐揚

 

假如我有千條性命,完全奉獻為主用,
細想主恩奇妙對我,我怎能無動於衷?
從前浪費寶貴光陰,為世事捉影捕風,
獻上千條性命我還嫌少,怎敢負恩叫主傷痛?

有羊無牧 教會可憐

  作這首“千條詩”時,是1959年在台灣環島佈道的時候。

  自從1937年開始為主傳道至今,卅餘年所見所聞,時常覺得做聖工的人太少。許多教會,有羊無牧。許多城市,並無教會。足見傳福音的人太多,而肯獻身事主的人,無不為此憂傷。

  傳道的人太少,原因可能如下:
  中國基督徒還不了解讓兒女奉獻事主,終身傳福音,為人生最榮耀而有永存價值的工作。許多做父母的寧願讓他們的兒女去做生意,做教員,做醫生或護士,從事工業或農業,甚至讓他們去做政府工,做官員,走政界和軍界,他們以為做傳道人是沒有出息的。因此,當青年人受聖靈感動要獻身傳道時,往往受父母的攔阻。

  近年來青年夏令會,冬令會甚為時興,許多青年人在這種集會及一般的培靈佈道會中,受聖靈感動,願意終身做傳道人。但是,立志的人固然不少,真正能毫無攔阻地進入神學院攻讀的並不多。

  這些進入神學院讀神學的,能夠順利地完成四年學業的也不容易。不少神學生只是“陪太子讀書”,別人念神學,他也去念,但不能有始有終,一兩年便離校他去。

  那些能夠順利讀完四年神學課程的神學生,未必每一個都在教會內傳道。有些畢業生到中小學去當教師,有些自由傳道,美其名曰效法保羅織帳棚的神學畢業生,慢慢地,只織帳棚而不傳道,或偶爾也講一兩次道。

  有不少已經在教會內任傳道專職的神學生,並不能終身事主,常因遭遇困難而灰心,或憤而辭職,拂袖而去。能夠終身以祈禱傳道為事業,來完成神所託付的使命的傳道人,委實不多。

  即使願意終身傳道的傳道人,也往往不能“專心”傳道,有時喜歡兼職,以增加收入,或發展自己的天才。也有不少傳道人屍位素餐,領了一千二千或五千,並不能做得使主人滿意。

  至於有海外異象的傳道人,那就更少了,假如在一處教會做了牧師,生活過得很滿意,雖然受了感動要到海外去為千千萬萬華僑的靈魂而勞苦,也有許多考慮,不願意放棄已有的薪水,住所,工作,到海外去沐雨櫛風。在海外許多同胞和其他民族,多少年來從來未曾聽過主的福音,沒有人去關心他們的靈魂,但在大城市中許多基督徒則聽得太多。

  由上述這些情形看來,你會說今日傳道人太多嗎?不!事實上,終身事主,專心事主的傳道人太少了。許多基督徒不明白上主的使命,在世事上捉影捕風,這沒有甚麼希奇,但受了感動,曾經奉獻,把自己放在祭壇上被靈火焚燒成為骨灰的,念了神學,畢業後出來傳道的傳道人,也一樣捉影捕風,不能以專心事主為第一,浪費僅有的百年光陰。哎!你說教會的主怎能不傷痛?

假如我有千條性命 If I Had A Thousand Life

天人頌聲 歌譜

[粵語版]
獨唱:招梁碧冕

[普通話]

[PDF版][JPEG版]
曲詞:蘇佐揚

詩歌收錄於天人聖歌250首
基督教天人社出版
P.O.Box 95421, T.S.T. Hong Kong

  

 

時間太短 成就太淺

  許多傳道人以為他在世上活的日子相當長,有時也會覺得太長。我常常聽見有些傳道人和牧師感嘆地對人說:我傳道已經幾十年的時間,在上主的眼中看來,算得甚麼呢?我們的一生最多不過一百年,而能為主工作的年數實在太短。如果一個傳道人能夠忠心傳道,從來不變志的做廿五年卅五年,那已經是難能可貴的了。

  可是,即使我們廿一歲就開始傳道,傳了五十年,到七十一歲,可以做大壽的時候,回憶一下過去五十年來,到底為主成就了甚麼大事呢?

  我們用口為主傳講,用筆為主寫作,或我們作遊行佈道,主領各種特別聚會,或者在職位上步步高陞,名譽日漸擴張,工作越作越多,從地方性的工作,擴大為地區性,全國性,遠東性,甚至國際性的工作。但是,我們所作的,是草木禾秸呢?還是金銀寶石呢?是討人喜歡呢?還是使主滿意呢?是有永存價值的呢?還是轉眼煙雲呢?

  1962年我訪問歐美時,到了一個海外佈道差會中心住了幾天。這位差會會長非常謙遜,待我甚為客氣。有一天,他的太太在下午茶的時候告訴我說:“我的先生曾著書一百三十多種?”“一百三十多種?”我眼睛大了許多。她指着書架上的一列叢書,都是這位會長的作品。我的口呆了一下。跟着這位老太太又說:“我們的同工分佈在全世界六十個國家。”“六十多國”?我的頭有點痛。“我們所出版的月刊有五十萬份?”“哇!五十萬份,怎樣寄出去?”我把懶腰一伸,嘆了一口氣。

  我們出版的天人之聲只有八千份,最多曾出版過一萬份,寄與五十多個國家的華僑信徒。我自己也只到過四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作品只有五十種,所以與這位老人家比較起來,當然是小巫見大巫了。哎!自己還有甚麼可誇呢?許多人常常自誇自己些微的成就,但與那些有偉大成就的人,實在微不足道。

  我常常覺得,每一個人應該最少活五百歲,念兩百年的書(其實兩百年也不能把世上所有能念的書都念一遍),作兩百年的工作,才能有較多的成就。但是,上主只許我們活幾十歲,我們能成就些甚麼呢!既然我們的時間那麼短,能成就的又那麼膚淺,為甚麼不拼命事主,專心事主,盼望在小小的工作上也能叫主心滿意足呢?即使有一百歲的時間去為主工作,成就也不過那麼少,怎能再浪費光陰,去為社會為世界做些天上毫無紀錄的事呢?

假如我有一千個口,完全奉獻傳福音,
細想千萬靈魂待救,我怎敢辜負主恩?
恨不得我有千個口,不斷傳道且救人,
千口讚美主恩我還嫌少,怎敢自私留下幾分?

不過小事 二千五千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廿五章所說的第二個比方,就是有三種僕人領取五千,二千和一千銀子去做買賣的。不少人對這比方有誤解,以為那領一千和二千的是本事不大,貢獻不多,那領五千的才是大人物,才有最大的貢獻。他們認為領五千的,大概可以預表許多大牧師,大佈道家,教會大領袖,和一切在聖工上有偉大成就的人。

  這種看法是非常錯誤的,理由是,當那領五千和二千銀子的僕人與主人算帳時,請聽主人怎樣說:“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請注意“不多的事”這幾個字,那領五千銀子的僕人所作的工,我們以為是很多很偉大,但主人只看為“不多的事”,“些微的成就”而已。有甚麼值得誇口的呢?在世上有任何偉大成就的僕人,在教會的主看來,不過“不多的事”。

  即使我們真的有一千條命,也有一千個口完全用來為主傳福音,我們體貼主的心腸,我們也嫌太少,何況只有一條命和一個口呢?

  我遇見不少人曾對我這樣說:“我做傳道人待遇低微,薪水不足養家,你看,某某人也是神學畢業生,他現在做教員,做校長,賺的錢比我多,生活比我寫意。我為甚麼不能和他們一樣去教書呢?為甚麼要做窮傳道人呢?”

  又有些人對我說:“我傳道已經幾十年了,現在我開了一個農場(或開了一個工廠),日子過得也不錯,不再捱窮傳道日子了。”

  又有人這樣說:“我以前也是牧師啊,我也主領過佈道會。”但是現在呢,在聖工工場上已失了他的蹤影。

  傳道人已經少了,在幾十年的時間中能為主成就的已經太少了,竟有人有上列種種變志的行動,“為自己留下幾分”,不能完全被主使用,上主豈能不傷痛?

  事實上,傳道人早已在聖壇上被焚燒淨盡,自己早已失了支配自己人生的權柄,我們如果走回社會去為社會為世界去服務,說好聽一點,是錦上添花,說得不中聽一點是浪費恩賜,再說壞一點,是糟蹋自己。許多人在等待我們去拯救,我們卻像約拿一樣,在蓖麻樹下“嘆世界”。嗚呼,傳道人。

拚命事主 不計褒貶

  不過,足以慶幸的,我們也看見不少傳道人,為主忠心耿耿,不求名利,披星戴月,沐雨櫛風,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地為主勞苦。不少這些良善忠心的傳道人是:埋頭工作,不計褒貶。他們只是安心工作,好壞自有主知,不在乎人們對他們工作的讚美或批評。

  一個真正良善而又忠心的傳道人,是清楚知道主所託付的使命的。在這短短的幾十年間拼命去作,不怕勞苦,不求休息,不計享受,不怕困難,把僅有的一條命去磨,磨完便撒手回家。

  宋尚節博士是一個真正拼命的傳道人,他只活了四十四年,真正傳道的時間只不過十五年(見拙著神人宋尚節一書)。他清楚知道上主的使命,所以拼命去勞苦。十五年後,把命磨完了,就向天父交賬。許多人對他有褒眨,他並不去理會。是的,如果我們因別人的讚美而高興,甚至驕傲,或因別人的批評或毀謗而憂愁,生氣甚至設法報復或申辯,我們也是浪費光陰。人的褒貶是不合天上標準的,只有主的褒貶才值得重視。我們不必浪費時間去應付別人的批評,免得減少我們為神工作的時間。用拼命工作來回答他人的批評,是最好的應付方法。

  我常常想到尼希米,他吩咐他的同工要“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尼希米記4:17)。他們拿兵器並非“攻”,乃是“防”,他們真正的任務是“作工”。用拼命工作來回答仇敵,仇敵自必變為朋友,既然變為朋友,就等於消滅了仇敵。

假如我有千種恩賜,完全奉獻榮主名,
細想我主重大託付,我怎能刺傷聖靈?
從前貪愛世界虛榮,高抬自己辱主名,
我今求主完全粉碎自我,主必滿足主旨完成。

工作重要 何必工錢

  不少傳道人是有天才,有天聰,有恩賜的,這些人自認為是天之驕子。在神學中覺得比同學們聰明,在工場上覺得比同工們出色,在社會和教會的活動中覺得自己是一個重要而優秀的人物,覺得“這個教會如果沒有了我,多麼單調無聊”。

  於是,他們會想到“錢”,想到享受,想到自己應該比別人更蒙恩。一旦不能達到這種企圖,便為自己開後門,再回到世界裏去賺錢。於是,神的家中所失掉的都是最優秀的人才。

  為賺錢而做傳道,這是一千萬個錯誤。既然想發財,應該老早就到商場和世界裏去滾,不必獻身做傳道。既然把自己放在祭壇上,準備終身事主,就要準備犧牲,準備死,為甚麼還要想到“賺錢”呢?賺錢不過是生活的一種方法,賺錢並非生活的最高目的。

  許多人對於馬太福音廿章“葡萄園”的比喻,得不到一個清楚的解釋,以為主耶穌並沒有正面回答那個埋怨家主的工人。這比方的大概情形是這樣,園主與工人講完,工作一天可得一錢銀子。有些人清早就去工作,有些下午才去工作,末了各人都得了一錢銀子。於是那些清早去工作的便埋怨家主說他不公道,他們整天勞苦受熱,只得一錢銀子,那些後來去工作只一小時的,也得一錢銀子。

  主耶穌怎樣回答這些埋怨的人呢?第一,他說“朋友,我不虧負你,我們是講定一錢銀子的”。第二,“我的錢不可隨我的意思用麼?”

  人們只看重“工錢”,但在主的眼中,衪看重“工作”。這些清早來工作的人得了一錢銀子,他們不應“埋怨家主”,那些只做一小時也得一錢銀子的工人才應該“埋怨自己”。他們應該埋怨自己工作的時間太短,不能有多些機會事奉主人。我再說:不是那些工作多而只得一錢銀子的工人應該埋怨主人,乃是這些工作少也得一錢銀子的人應該埋怨自己。主人所看重的不是“工錢”,乃是“工作”,主人可能很滿意那些清早來工作,工作得很多的工人,但不滿意他們對工錢的埋怨。主人可能為那些工作太短的工人可惜,但仍然覺得滿意的,就是,他們還有工作機會。

  “工錢”在主人眼中毫無意義,“工作”卻在天上有永存的紀錄。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