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顧影感懷

音凝

 

  當決定要離開一個生活了卅七年的地方,需結束眾多事務,要收拾堆積如山的書籍,衣物,文件等,實在是一件繁瑣且恐怖的工作。其中單單整理舊照片,幻燈片就花了許多天卻沒有頭緒。這些照片,無論是生活的,旅行的,紀念性的,沖洗後就堆在那裏,很少有機會整理。當要遷居時,便無可逃避的一定要去整理了。許多照片與幻燈片,因年久受潮而損壞了;那倒簡單,丟進垃圾筒就可以了。但那些完好無損的,須先看上一眼,才能決定棄留。翻閱這些歷史照片,便會引出許多回憶。有些照片拿在手中,久久無法放下,因照片中的人與場景勾起太多的往事。有些是歡愉的,有些是悲傷的,使我墜入歷史的長廊中而難以回到現實。多少故人都已作古,許多兒童也都長大成人遠去他鄉。一串串故事,一張張面孔,都會由這些泛黃褪色的照片中鮮活起來。一幕幕的往事,數十年塵封的回憶,都嶄新地展現在眼前,好像剛剛才發生似的。這幾十年中發生了許多事情,都由這一幀幀照片再複述了一遍。照片不少是黑白的,多半已是彩色的;它記錄的範圍:有學校的,家庭的,教會的,國內的,以及國外的。在師友的照片中,驚見三分之一的人已經故去。即在我服事的教會中,第一代的信徒長者,仍健在的也寥寥無幾,屈指可數了。這使我能充分體會神人摩西寫詩篇第九十篇的心情,而低頭向這些逝去的信徒們,獻上默禱與追思。
  這些年由於從事世界性的傳播事工,有幸足跡遍天下。造訪歐洲的次數最多,每次都會多少留下幾幀照片,集起來便相當可觀。每次也都記述了一些特殊的事件。其中有令人慶幸,有差堪告慰,也有痛苦的回憶,思之低迴不已。


耶穌的腳印初版
  在許多國外旅行的照片中,我最珍惜的還是聖地的照片與幻燈片,曾使用這些照片印製了耶穌的腳印。初版印刷一萬冊,我決定不予再版,除非補充新的照片,並且作適度的修訂。初版早已售罄,而我保留的這些底片,卻在一次颱風中被水浸濕,故百分之九十都毀損了。只好等日後再去聖地拍攝新的照片,才能修訂這本書了。
  最後翻到一疊新近複製的黑白照片,這是我年初由瑞典任大牧師長女拉力的存檔中借來印製的,是我照片收藏中最珍貴的部分。這批照片的年齡都在五,六十年左右,是我故鄉膠縣瑞華中學及教會的照片,以及吾鄉縣城的風光。如今這些記錄都已成為歷史的陳跡,因為學校與教堂早已蕩然無存了。這些照片所記載的,是我這一生中最歡愉的童年,那些古老的城牆,教堂,學校與街道,都是我這三十餘年來夢寐追尋的地方。兒時的玩伴與摯友,中,小學的同學與恩師,以及數不清的童年回憶,都在這些照片中一一重現。現在再看這些照片好像讀童話故事一樣,它們是那樣完美,可愛,似來自另一個世界。事實上,那的確是另一個世界:因為,它已經消逝了那樣久遠。如今,往日情景,只能在夢中去追尋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