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2-03-15

誠心相待

于中旻

 

耶戶從那裏前行,恰遇利甲的兒子約拿達,來迎接他。耶戶問他安,對他說:“你誠心待我像我誠心待你嗎?”約拿達說:“是!”耶戶說:“若是這樣,你向我伸手。”他就伸手。耶戶拉他上車(列王紀下10:15)

  時不分古今,地不分中外,要找個知心誠心的朋友,可真不容易。
  有一首古樂府的歌謠:

君乘車,我戴笠,
他日相逢下車揖。
君擔簦,我騎馬,
他日相逢為君下。

  這樸實的歌謠,說的是朋友相交,出身勞動階級,到後來其中之一發達了,還是不忘舊交,不論貧賤富貴,以禮相待,才是持久的真誠朋友。在冷酷的世風下,聽了也會叫人感覺溫暖。
  有個新登位的王,正乘戰車行進,預備徹底完成他的征服大業。在出耶斯列往撒瑪利亞去的路旁,歡迎的群眾裏,他認出了一個特別的人。

  耶戶將軍給人的印象,不是個可親的人物,甚至有些像可怕的暴人,遠之為妙。現在說到一段往事。
  多年以前,好像是偶然在整理舊物,得到一方古印,仿佛是銅鐵類混合金屬鑄成的,特別處是套印,一共有十面。其中有一面記:“熱腸冷面,傲骨平心”,覺得字句很是可意。(注:是篆書,非簡體,與“冷麪”無關。)後來因為歷經播遷,不知落到何方。我以為不妨藉贈耶戶。
  現在說到耶戶在行進中,一眼看到路旁有一組人,是衣着顯明不同的小部族,可以稱為“今之古人”,也可叫作“世外人”。今天的人,該會稱“極端保守派”。
  不知是舊識或聞名,耶戶王認出了他們的領袖,利甲的兒子約拿達。這個平頭百姓,卻是有名不容易相處的怪人。單說他們的生活方式吧!大多數人口已經是進入農耕時代,他們還是遊牧生活,不住房屋,只住帳篷,顯然是家無恆產,居無定所。他們世代相傳,絕不喝酒,甚至也不栽種葡萄園。(見耶利米書35:5-11)或許約拿達看到了世人爭產,縱酒,愛財的罪惡,立下了這類似清教徒的規矩。
  耶戶新王的第一項新政,就是訪逸求賢。耶戶特別的欣賞這類人。得王欣賞可不容易。不過,那得看是甚麼樣的王,並不一定是壞事。
  耶戶迅猛駕駛的快車,忽然在約拿達面前停下來。這激烈的改革家,先溫和的問他安;還沒等約拿達答禮,就接着問:“你誠心待我像我誠心待你嗎?”
  約拿達用不着考慮,回答:“是!”
  這人從來沒虛假對人過。歡迎新王的人不少,但得約拿達在列,可並不容易,因為他不是趨炎附勢的人;得他出門歡迎,也稱得上真實的光榮,並不輕於王冠。因為他聽得耶戶是以利沙膏立的王—說來難以置信,北國以色列九十年裏數第十位王,耶戶還是首次頭上有耶和華的膏油的。當然約拿達也知道了,先知以利亞預言亞哈王家要被整肅,在耶戶手裏已經完成。
  爽快真誠的回應,使耶戶十分興奮。王離座從車上站了起來,同時先伸出自己的手,說:“若是這樣,你向我伸手!”
  沒有別的先設條件,不需要宣誓效忠,或改革生活習慣和癖嗜,只有誠心相待。
  就在幾乎同時,約拿達也伸出手;一雙強勁的手,有力的握在一起,要比單手能夠成就更大的事業。還沒等約拿達坐定,耶戶就說:“你和我同去,看我為耶和華怎樣熱心!”


耶戶與約拿達

  不過是十幾年前,類似這樣的場景,在亞弗發生過。亞哈戰勝了亞蘭王便哈達—由輕視變為恭順,歌頌以色列王的仁慈。亞哈陶醉於諂諛,得意之下,忘記國家人民的傷痛,慷慨的“以德報怨”,釋恨結友,跟便哈達握手言歡,二人稱兄道弟起來。未久之後,亞哈在新衝突中受到了致命的傷,就是這位“朋友”的軍隊所加,遭災難的還是以色列。(列王紀上20:33)

  在耶戶駕馭下,戰車像旋風般前進,風聲貫耳,耶斯列早就撇在背後;只見路旁的景色,迅速的後退。
  進入撒瑪利亞京都,城中的領袖們,已經照耶戶在耶斯列所發的第一號指令,把亞哈家七十個王子肅除了。
  耶戶知道,亞哈和耶洗別的女兒亞他利雅,嫁到了南國猶大,在那裏為害—比耶洗別還凶惡,剿滅王室,自己篡位,作了以色列有史以來首位女王。曉得亞哈的毒根是容留不得的。他到了撒瑪利亞,就把亞哈家所剩下的人,都剪滅了,直到淨盡,正如耶和華所說的。(列王紀下10:17)
  第二天,耶戶招聚群眾,要舉行巴力慶典。這次可有些出乎約拿達的意外。不過,記得同乘的時候,耶戶所說的:“看我為耶和華大發熱心”的話;還有,在說話時直看着他的眼,表示你特殊的神情,總沒有誰能忘記。
  耶戶王向眾百姓宣佈:“亞哈心持兩意,事奉巴力實在嫌太冷淡;看你們新王,我耶戶有多麼熱心!現在我要給巴力獻上豐收的大祭。應當叫所有巴力的先知和祭司,並全國一切拜巴力的人,都來到這裏,不可缺席;凡拒不出席的,必不得活!”
  耶戶王對約拿達說:“我知道你堅決不進巴力廟,你等在外面。同時,替我監督這些人。”另外佈置了八十名親兵,吩咐說:“我將裏面這些人交在你們手中,如果有一人脫逃,誰放走的,必叫他抵命!”
  王走在前面,率眾人進入巴力廟大殿;然後鄭重其事的吩咐掌管衣物的人,拿出禮服來,給一切拜巴力的人穿上。再仔細吩咐說:“你們查對好,不可讓耶和華的僕人混跡其間,分享了祭物;只允許拜巴力的人有特權!”
  獻完了祭,王先出來,命令官兵們:“你們進去,像關門打狗殺他們,不許有活着出來的。”
  首領和護衛兵就動手,把屍首抛出去。又將廟裏的神柱像拿出去焚燒了,拆毀了巴力廟,作為垃圾糞堆。
  這樣,在以色列國境內,所有巴力崇拜都肅清了,不再成為流毒。(10:18-28)

  英明的耶戶,精於地緣政治,並不着意同南國兄弟猶大的復合;他循耶羅波安的路線,保持伯特利的金牛犢崇拜,阻塞錫安大道。放眼北陲,亞蘭王哈薛的南進威脅,是惡鄰的繼續困擾。耶戶決定東向政策,對亞述大國臣服進貢,結為奧援,以緩解亞蘭的壓力。這似是飲鴆止渴,缺乏遠見。約拿達不敢贊同。
  耶戶王朝傳承四代(10:29-33),長久統治以色列,約佔了北國存在全程的一半,遠超過約拿達所看見的。但約拿達告訴他的子孫,希望還是在南方。他囑咐他們,記得百多年前,開國君王耶羅波安時的事:—

有一個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從猶大來到伯特利,耶羅波安正站在壇旁要燒香。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向壇呼叫說:“壇哪!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裏必生一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丘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列王紀上13:1-6)

  這是北國新以色列立國後,第一個預言;並有驚人的預兆伴隨着—祭壇破裂,壇上的灰傾撒,王伸出的手立即枯乾,經神人代求恢復等。約拿達的後代一直相信,期待那預言的復興臨到。後來,在一定的時候,那宗族也遷徙到耶路撒冷。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覺醒行動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天、地同行 ✍謝錫命

談天說地

聖經怎樣看墮胎? ✍林向陽

藝文走廊

神的榮耀(四)最初的應許 ✍凌風

談天說地

一國有慶 ✍于中旻

樂趣飄送

信心就是勝利 ✍稽譚

雲彩生活

簡易食譜:孜然豬寸骨 ✍呂味

書香陣陣

論達文西密碼 ✍馬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