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1-11-01

最後防線

亞谷

 

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哥林多後書11:2)

  人一生應該有認為最重要的東西,絕不能捨棄的,甚至寧願以生命的代價堅守。
  在中國人某些人的觀念中,是“氣節”。文天祥就是這樣的人。
  文天祥(1236-1283)生在南宋末季,逢國家外有憂患,元兵從北方入侵;朝廷各樣亡國條件都具備。小朝廷内,各人自私,貪腐,派系,疑忌。他是個文人,二十歲中狀元,沒作過要職肥缺,於亡國大業無分,卻自以守土有責。
  他看到國家危亡,盡散家財,募兵勤王。因遭受排擠,在外地卑位多年,最後任右相時,國事已經山窮水盡,政府的敗亡條件已經成熟。到那地步,他竟然接受使命,天真的去與強敵議和這樣的差事。
  在全然沒有希望的環境下,文天祥忠心為國,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奉獻上一切,也失去了一切。他失敗了。失去了家產,失去了家人,失去了國土。最後,被羈囚三年,“正氣歌”的序言中,敘述他被囚土室,諸惡氣交侵的苦難,堅貞不屈至死,失去了生命。但他堅持不能失去的,是氣節。
  文天祥留下“正氣歌”,千百年後,仍然激勵人,激勵許多人,踏着他的腳蹤,在繼續寫下歷史。
  在千年之先,萬里之外,有一位同樣心志的人—為了忠心於一個永遠的國度。

  使徒保羅善於教導。他要哥林多教會認識,信仰是極為重要的。學習的過程,是用所知道的事,增加,衍展到更大更新的界域。

我為你們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哥林多後書11:2,3)

  這是教導他們,在信仰上要純一,要清潔。
  現代人不注意貞潔,甚或輕蔑貞潔,以為是過時的陳腐觀念;特別是婦女解放運動的極端分子,更加以咒詛。但在古時,把貞潔看得非常嚴重。人若娶妻與她同房,“女子沒有貞潔的憑據,就要將女子帶到她父家的門口,本城的人要用石頭將她打死;因為她在父家行了淫亂,在以色列中作了醜事。這樣,就把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申命記22:20,21)對於哥林多教會,在一個以淫亂知名的城市,有必要灌輸他們貞潔的觀念。
  在另一方面,要避免對“蛇的引誘”過分解讀,扯到生理上蛇的後裔,如諾斯底異端。這就像推想路加福音第十五章的“浪子”,他的母親如何如何,那就偏離了喻意。“神那樣的憤恨”着意在許配的女子,應該持守貞潔。
  還要注意的,是“把你們許配”,是指群體,所指不應移用於個人—教會是基督的新婦。羅馬天主教修女有“嫁給基督”的說法,移於個人感情,意念上已不純潔。

  論到信仰上的純一貞潔,是今天教會極忽略的事。濫愛與對於“容忍”的誤意,對教會造成傷害。基督的新命令,是“你們要彼此相愛,像我愛你們一樣。”(約翰福音15:12)這是真正的團契(約翰壹書1:5-7),同甘共苦,有無相通,在光明中團契(哥林多後書6:14-18)。使徒保羅吩咐教會,必須謹慎防備假使徒,免得在信仰上墮落,失去對基督起初的愛心,就是忠貞不貳的愛。這是最後防線,必不可妥協的。
  使徒保羅不是在大教堂裏的宗教人,安樂享受,坐領厚俸,華服高軒。使徒自己列舉:“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裏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除了這外面的事,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哥林多後書11:23-28)
  趨炎附勢的跟隨者,一個一個像秋葉凋落,落在地上無聲的腐朽;少數人仍存盼望,“為這國受苦”(帖撒羅尼迦後書1:5)。保羅為了天上來的使命,叫人與神和好。這正是他的節旄,是作基督使徒的憑據。
  今天的基督徒,應該循隨前賢的腳蹤,秉持忠貞,為主永不敗壞的國度,竭力盡忠。阿們。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雲彩生活

稱心園藝:巴西鳶尾 ✍餘暇

點點心靈

牧者之歌 ✍吟螢

寰宇古今

贊濟巴島與丁香 ✍曲拯民

談天說地

基督徒的安老事工 ✍于中旻

藝文走廊

談散文寫作(五):見證文學 ✍殷穎

談天說地

數字的迷惑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五圍六村 ✍松桂

談天說地

另一種洗錢 ✍于中旻

點點心靈

丁香季節故園夢 ✍吟螢

談天說地

約但河的水 ✍亞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