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09-09-01


約但河的水

亞谷

 

  約但河水流着。
  遠在許多年之前,一位希臘哲人說過:“人,不可能踏入同一道河兩次。”約但河經歷過許多滄桑。
  已經許多年了。約書亞代替摩西,領袖以色列會眾,跟隨着約櫃,照神的應許,憑信心渡過約但河。抬約櫃的祭司,走在百姓前面;他們的腳一入水,約但河的水流,就從上流極遠的亞當城那裏,立起成壘,直等到所有以色列人都過了約但河,河水才恢復流動(約書亞記3:10-17)。那次的偉大神蹟,使所有迦南的土著民族驚惶,承認耶和華以色列的神,是大能的創造宇宙的神,標識着他們日子的終結。以色列人從約但河底,取了十二塊石頭,立在對岸的土地上,見證神的威能。
  已經許多年了。以色列人征服迦南地後,在宗教上,卻成為異教的俘虜,反復的傾向當地荒謬可恥的偶像崇拜。三四百年的士師時代後,成為王國;最智慧的王所羅門,建造了聖殿,竟然隨從外邦妃嬪,成為偶像的崇拜者。結果,神的忿怒臨到,撕裂了以色列,成為南朝北國:北國十個支派,承襲了以色列的名字,崇奉着巴力和金牛犢;南國只是猶大,和附屬的便雅憫支派,勉強維持着聖殿的禮儀。
  已經許多年了。約但河沿岸的百姓,汲取河水灌溉,在河水中沐浴,在河中洗衣,人民和牲畜,也都飲用河裏的水。
  已經許多年了。數不清的人,踏入過約但河,卻沒有誰計較是否同一道河。看來約但河沒有改變,也沒有改變甚麼人。

  那一天,約但河邊忽然熱鬧起來。一小隊敘利亞人,來到了河邊。從車上下來,一位威武的將軍,解除了華貴的外衣,代表他爵位和權勢的外袍,拋在一旁。啊,他竟然紆尊降貴的下到水裏,像卑賤的平民一樣,到河裏沐浴。更希奇的是,他似乎特別喜愛那裏的水,或是沐浴的方式;他並不游泳,只是全身在水中沐浴;不僅一次,而是一次又一次的重複。
  為甚麼他會這樣?他每次上來,仍然是老樣子,老皺的皮膚上,顯出結痂泛白的斑痕:大痲瘋的印記。
  難怪隨扈的人員,警戒着不讓任何人近前來:實際上那是多餘的,那在雅博河渡口上流的一帶地方,本就少有人來。
  他並不疲倦,也不灰心。再一次下到水中。已經是第七次了。
  啊,這次不一樣了!他從水中上來,發現自己身上戰爭的傷痕,痲瘋的斑跡,都不見了,皮肉變成像小孩子那麼幼嫩,那麼潔白!
  現在,他相信了。不再氣憤,沒有抱怨,更沒有懷疑。他歡喜着一躍登上車,吩咐往西急馳去多坍。不到三十公里的路程,為甚麼這樣長?

  敘利亞的乃縵將軍,勇猛善戰,有顯赫的戰功,勛績;他身上斑駁的傷痕,像勛章那樣的多。只是,他患有大痲瘋。雖然,敘利亞人沒有宗教上對痲瘋的條例,不必施行隔離,但他自己心裏,總是不愉快,寧願保持同別人的距離。
  有一天,一名從以色列擄來的忠誠使女,向乃縵夫人說,撒瑪利亞有先知可以治好大痲瘋。乃縵在絕望當中,當作是一線希望。敘利亞王知道了,輕淡的說:“這還不容易!”寫了一封信,給以色列王,仿佛是諭旨的口氣:“收信後,着即治好我大將軍乃縵的大痲瘋!”
  以色列王收信後,認為是鄰國恃強,找借口侵略。想不到先知以利沙插手了,請王叫乃縵去見他。王樂得順水推舟,放開燙手熱山芋。

  先知以利沙,住在撒瑪利亞的郊外,城北十六公里的多坍。乃縵雖然不怎麼樂意,還是去了那偏遠的小山城。
  盛氣凌人的到了門口,乃縵派人通報,要見先知以利沙。憑在大馬色的經驗,聽到軍閥乃縵的盛名,甚麼神的祭司,都得跑着出來,俯首躬腰恭迎。想不到,山野的先知,氣派卻比他更大。等了好一會兒,才見柴扉緩緩敞開,一名僕役傳來先知的話:“你去約但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復原,而得潔淨。”
  能夠攻城掠地的大將乃縵,只差不曾打破柴門,闖進去教訓以利沙一番。他氣忿忿的轉身就走:“甚麼先知,不曾出來見我,為我搖手求告,治好痲瘋,卻要我去約但河洗!甚麼約但河?大馬色更好的河多的是,我在那裏沐浴豈不更好?”
  他說得不是沒有理。亞罷拿河(Abana,今名Barada)是流經大馬色城北的主要河流,從敘利亞與黎巴嫩間的高原流下,名字的意思是“冷”,城市沿河發展,使古河付上污染的代價,今天已經不再清潔了,特別到夏天,幾近乾涸,污染嚴重;但在古時河水清澈。另一道河法珥法(Pharpar,今名A'waj),也是大馬色地區的河流。二河構成世界最古老城市大馬色的文化基礎,在那裏沐浴,特別是盛暑逼人的炎夏,滌除汗漬和溽暑,使人感到十分清爽,是當地流行的盛事。哈,約但河!約但河道窄而迂曲,更且低於海平面,水流挾泥沙以俱下,致使河水混濁,並無舟楫之利,僅加利利湖面,有漁舟逐波,和渡船來往。為甚麼約但河!
  有個乃縵的僕人,上前好言勸他:“我父啊!我們來是為治病,不是為鬥氣。先知如果吩咐你作件大事,你豈不照作嗎?如果病得好,你預備付大筆錢,還帶了許多禮物來;何況先知並不要財物,只是要你去約但河沐浴呢!”
  乃縵到底是智勇雙全的人物。
  他知道,文化傳統的驕傲沒有用,疆場上的爭戰得勝,議場上的爭辯得勝,都是沒有用的;眼前的現實是,沒有誰能夠醫好痲瘋病,他需要得痊癒:那只有全能的神才可以作得到。因此,他必須聽從神人的話,摒棄自己的驕傲,謙卑下來,走上去約但河的艱難道路;他必須謙卑下來,下到約但河,讓約但河的水,滌除自己的罪污,得到潔淨。
  乃縵學習了謙卑,相信,得到了潔淨。

  七百多年後,道成肉身的神子,在加利利的會堂裏,面對着一群驕傲的宗教人,祂說出了那同一個使人感受折辱的處方:

“先知以利沙的時候,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痲瘋的,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沒有一個得潔淨的!”(路加福音4:27;列王紀下5:14)

  人,必須知道自己的無望,謙卑下來,下到低於海面的約但河,沐浴七次,才可以得到潔淨。
  約但河的水,依然流着,流着。…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誰是中心 ✍于中旻

藝文走廊

施洗約翰的獨白 ✍凌風

談天說地

起初神創造 ✍亞谷

談天說地

蘇俄一文一武援華 ✍于中旻

點點心靈

鄉居瑣憶 ✍余仙

談天說地

從美國撤軍阿富汗談起 ✍林向陽

寰宇古今

沉櫻 ✍音凝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晚春隨影 ✍松桂

點點心靈

魚,魚 ✍陵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