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比特山”的故事

雅歌2:16-3:1

田立柱

 

  “雅歌”是聖經中描述青年男女之間愛情的詩歌,是愛情篇章的古老版本,或許正因為年代久遠,其主旨常被人們解讀得極不相同,這原因自然是多樣的,也是在時代的更替之中,文學作品所無法避免的。但是不論如何解讀,今天這篇章的愛情主題已經為大多數的學者們所公認,這主題告訴我們愛情是上帝賜給人們的禮物,是我們生命之中的珍寶,是值得每一個人珍惜和愛護的。如果一個基督教徒把愛情視為上帝所賜給人生命形象的一部分,並且在生活之中加以體悟,則我們對上帝在人生活之中的臨在,將會有一番極不一般的經驗,我們的生活之域,一定會是更加的豐富和美滿。

  這三節經文分別屬於兩種不同的行文篇章,但按照其內容的連貫性來看,則有着相當的緊密關係。16節表述處於愛戀之中的情愫,是真情的實在吐露:“良人屬我,我也屬他”,愛的排他性和專一性,用簡單的在“你我之間”加以傾訴,非常的明白和清楚。愛情好像在兩者之間架起了彩虹橋,使兩者連接起來,說明了愛情的無限能力,仔細的推敲這中間的用字,會發現第三人稱的“他”,這是兩人世界之外的一切之他,好像是對整個世界的宣示,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世界,外人不可“越雷池一步”的,看他的這個比喻,就會曉得他的這般意味了,“在百合花中,僅有那個牧羊人可以從中放牧自己的羊群”,她就是那盛開的百合花。

  可是忽然之間,光陰如箭而去,日影也飛逝不見,適才的那美好兩人世界,也隨着光陰而去而消失於無形之中,對這份情感的珍惜,令他發出了呼喚的渴望:“你要轉回”,似乎是在抱怨時間的短暫和忽然而去,同時伴隨着對新一天到來的期盼,隨着時間的更替,所愛的良人,也就回到了自己的身邊,會再次在這片美好的“百合花”之地,放牧羊群而與自己“形影不離”,但此刻卻好像一隻悠然而至又忽然而去的羚羊或者小鹿出現在“比特山”了。對於讀者說來“比特山”便多有了“遙不可及”的意味,查看解釋,曉得這並非實指,而是一虛構的名字,或者是譯者翻譯時的設計使然,他的本意是“被分割”的山,猶如我們所謂的“山澗”之地,在兩山之間有天然的“深淵”相隔,也是為情所困的真實寫照,“古今中外”均有此種生活的“無奈”。

  因此思想的本領令作者的心,超越這個“無奈”於夢境之中。當躺臥在床上的時候,思想帶領這自己去經歷一番尋找心愛之人的歷程,雖然經過曲折,經過挫折,但是其心依舊的遍尋於城中等等,讓人們體會到這情誼的真摯和執着。想到對愛情的珍惜和嚮往,“情真意切”使我們對這個主旨的領會增加了新的體悟,也令我們想到了王國維的人間詞話的那個“意境”:“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自然這種“理想主義”的結果,並非就“頃刻出現”,但那番經歷,卻實在道出了為了這份情誼所付出的努力和堅守,好像上帝要我們每個人經歷這樣的情感曲折和波折的過程,使我們獲得情感的總結和情感經驗的感知。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