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學而不思

田立柱

 

  孔子曰:“學而不思則罔”(論語.為政2.15)可能是他對思考重要性的肯定和確認,在他看來,假如不是如此思索一番,則所學的結局便以失敗告終,“罔”這個字的確切意思就是“無”,是“沒有”。學習如果不去思考等於“無”,間接的告訴我們那等於是“沒有學習”。但是如果繼續的思想,則令人想到這裏的“罔”字所包含的意義,或許更為深刻一些,極有可能還包括了人本身的問題,即如果讀書沒有思考,那麼這個人的主體性也就有了問題,思考成了人自身的事,其實也是容易理解的事。西方著名哲人笛卡爾(Rene Descartes, 1596-1650)有言:“我思故我在”,延伸下來,不思豈不是人“存在”的缺失嗎?

  聖經詩篇便有思想神話語之章節,如詩篇第一篇的經文說: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詩篇1:2)

喜愛律法並且成為永恆的思想對象,從而使兩者結合於一起。人也就獲得了祝福,這其實是最好的人生意義注釋,人是來自於上帝,並且具有上帝的形象,這思想應該就是這形象的一部分,人的思想也就是人的本能之一。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 1712-1778)有言:“人是有思想的動物”,雖然將人劃入“動物”讓人不能苟同,但也同時指出了人的思想之特質,讓我們想到人的思想是其自身的一部分。假如我們所見所思圍繞聖經的教訓,那麼這個人的生活和生命,也就有了思想的對象,從而獲得了源於上帝也本於上帝的祝福和引導。

  參觀一處書畫店,內中有一幅楹聯是安徽桐城的文人戴蘭芬所書,這個人的生平履歷並不知曉,但是他這幅楹聯卻讓人有了思想的空間,這楹聯如此道:

詢道求中志在守樸
資中履信思若有神

想來這是作者儒雅的君子之風和他的經驗實踐,讓人想到他遵守傳統的價值趨向,更讓人注意到下聯“資中履信”的生活實踐中。思想之中與神的連接,或者說這位忠心之士的思想中,那忠信之道,實乃因為思想到神就在其自己的左右,這幾乎接近聖經以賽亞書30章21節所說的:“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這是神的聲音,祂在提醒人們要行在正路上,而不必祈求技巧之術;為守住本分之拙,似乎愚拙,其實智慧之舉。
  下聯中“思若有神”一句,既是對行為的反思,也是在尋找之中對神的接受。認識到在人行為的背後,是有軌跡可循的,那就是神的指引和祂的同在,也從另一角度看說明了思想的結論,是神臨在於思想空間的證明。雖然這裏對神的含義,沒有確切的深入,也沒有涉及到信仰的層面,卻可以看到這不僅是停留在遵守的位置,那是被動的;當思想到神的層面時,則來自上面的啟示,卻是主動精神的,因為思想的內在性,使其產生超越的意識,從而接近信仰的高度。如同保羅在羅馬書1章19節中所說的那樣: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裏;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5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