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神與人(二)

郭廣智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那人說:‘你名叫甚麼?’他說:‘我名叫雅各。’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雅各問他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那人說:“何必問我的名?”於是在那裏給雅各祝福。”(創世記32:24-29)


神人與雅各摔跤
Jacob Wrestling with the Angel, 1639
by Bartholomeus Breenbergh, 1598–1657

  這是雅各一生最重要的轉捩點,也是舊約聖經中神向人顯現啟示最為明顯的一處。這裏神以人的形象來與雅各摔跤,可是神那屬靈的能力似乎勝不過人的能力-“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可是雖然“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也不表示雅各就能勝了那人,乃是一直摔跤到黎明。既然祂只要一摸,雅各的大腿窩就瘸了,難到祂還勝不過雅各嗎?為何不早點摸雅各大腿窩,這樣雅各不就沒有力量了嗎?因為神雖有能力,但祂卻願意人向祂順服,愛心是出於甘心,樂意而非無奈或是恐懼受迫。
  我想到雅歌裏面的話說:不要叫醒我心所愛的,等他自己情願。可這人竟如此頑強,救主等我們向他回轉,一年又一年,甚至直到今日,可是我們似乎還是得勝,對神不聞不顧。直到黎明了,神不得不摸一下我們大腿窩的筋,叫我們成為瘸腿之人。雖然瘸腿,還是近乎無賴般的要求祝福,因為這就是人的樣子。所以神問他叫甚麼,他說,我名叫雅各。雅各就是,靠着自己一切的手段,甚至是賴皮無理的來抓奪的人。可是這裏神子說,你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

  至大的神,竟然失敗!當雅各瘸腿的時候,他就該有一個認識,這位與他摔跤的不是別人,乃是神人,但是這位神人竟算雅各得勝!這是何等的一位神,竟甘願敗給人。神在古時藉着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為的是叫人回轉向祂,可是祂似乎勝不過他們,因為他們總不悔改,直到最後,在這末世,神就藉着祂兒子耶穌基督明明的曉諭我們。聖經新約裏面清楚的說明,太初的道成了肉身,就是人的樣子—耶穌。可是祂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
  祂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這位神親自來到人中間了,有着與人一樣的血肉肢體。祂來了,人卻把祂釘死在十字架上。可是這是祂自己情願,祂說,沒有人奪我的命去,是我自己捨得。

“[祂]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2:8)

許多人說,祂救了別人,不能救自己。可是豈不知祂可以求父為祂差遣十二營的天使來嗎?祂豈沒有說過,是我自己捨得嗎?哦,祂不能救自己,為的是救你我。祂失敗,為的是拯救我們。

  這毗努伊勒的經歷,實在是叫人不知該說甚麼?神一次次的呼召,救拔我們,我們卻一次次的拒絕,抵擋祂。當我們的意思與神的意思矛盾時候,好像總是我們的更有理由,更符合實際,豈不知,主耶穌說不要成就我的意思,乃要神的旨意成就嗎?我們還要與神摔跤到幾時呢?是否也到等到天將黎明?是否也需要你那愛的一摸?是否我們自己意思太頑強,叫你不得不失敗?主,來將這己(我)打倒,若我必須瘸腿才能識你愛心。

  有一首詩歌,雖然段數很多,但很願意再次分享:

一生聰明未遇敵手,以掃,以撒均成往事;
我今到了生死關頭,雖然絕望仍然自恃;
束手就縛我不能受,我要用力,我要用謀。

仿佛我見有人偷營,我心害怕但我倔強;
惟恐我的末日已定,用盡全身所有力量;
祂來摔跤,我要招架,未到死地還要掙扎。

奇哉!我用已往經驗,摔跤一夜祂仍不倒;
我的力量眼見將減,但是祂像無意回報;
奇哉!又像無法脫身,我的膽量又復加甚。

如此對手從未得會,祂雖告我祂的名字,
我仍不知所戰為誰,只知祂有很大賞賜;
我就迫祂向我賜福,迫祂向我賜福,屈服。

天已黎明難分勝負:好像無法,好像無能,
祂就被迫向我賜福,並且稱許,說我得勝,
說我新名是以色列;當我起來,我腿已瘸!

有了微光進我暗心,開始照亮使我領會;
若我有能,為何扭筋?若我得勝,為何瘸腿?
是祂得勝留下記號,使我愚昧受了警告。

瞬息之間,光滿我心,如同洪流沖破堤防,
我就看見榮耀無盡,迫我敬拜,迫我隱藏;
我才知道我的大罪,我的不軌,我的污穢。

哎阿,想到我曾勝過造物的主,全能的神!
荒謬之極,該當有禍!該死之至,該死無恩!
我這雙手竟然背叛,強迫主神不得動彈!

你是何等榮耀的神,萬軍之主何等顯赫!
我一認識你是誰人,並一看見你是如何,
我要長號,我要流淚,我要懊悔,我要下跪。

怎麼可能,怎麼可以見神的面,與神相持!
我恨不得有縫入地,才可稍微掩我羞恥:
為何我不在此以先,即已毀滅,離世長眠?

我恨自己過於昏沉,因為驕傲瞎了眼睛;
想到我是得勝了神,我就不禁膽戰心驚:
渾身無力,何止一腿?百節俱脫,全人崩潰!

我今回顧我的一生,全是充滿敗壞事體:
保全自己,將神犧牲,愚昧的心只知快意;
我還以為祝福在於強神來聽我的所欲。

我有欲望,天來順服,我出主張,天來安排,
我有喜好,望神讓步,我有工作,望神領帥;
我若急切,天須趕快,哪有一次神不失敗。

世界竟有如此邪惡,驕傲,頑固,詭詐的人!
主,你知道我是雅各,充滿敗壞,充滿可恨;
我無可望,只望憐憫,你來憐憫敗壞這心。

我今已蒙憐憫一摸,舉步蹣跚,恩典遺跡;
我若忘記,新的腿窩要使我感何等無依;
你雖許我作以色列,但是雅各永遠病瘸。

主,我服了,是你得勝:因你失敗我求失敗,
因我得勝我來投誠,你的軟弱領我下拜;
我願一生戰戰兢兢行你旨意,榮耀你名。

(全文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