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三則

劉廣華

 

  論語是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記錄。當筆者年幼的時候,經常聽見人在談話中講到孔子和論語,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們中國人似乎把孔子和論語都拋在腦後了。有些人還覺得,談孔子講論語,太落伍了。我們今天需要談的是銀子,不是孔子;我們今天需要懂的,是寰宇,不是論語。事實上,孔子的思想早已溶入我們中華民族的血脈裏面,論語的教訓早已成為我們中國人生活為人的準則。論語裏面有許多一直影響着我們中國文化和百姓心思的不朽名句,本文只談三則。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顏淵12.2)

意思就是說,凡自己不喜歡的,不要行在別人的身上。早年在美國佛羅里達州(Florida)有一家小型的中國餐館,鋪號叫做利市。這個名字改得真好,老闆有沒有做到呢?為了好奇,筆者特別拜訪那家餐館的老闆,和他做朋友,後來更帶領了他全家歸主。利市是一家家庭式的餐館,生意興隆,座無虛席,週末還要排隊。筆者問他說:“弟兄,你的餐館如此成功,祕訣在哪裏呢?”他很嚴肅的回答說:“沒有祕訣,我的做法就是真材實料,分量充足,自己不喜歡吃的,就不要給顧客吃。”雖然老闆不是廚師出身,也沒有受過高深教育,但是他本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精神去打江山。老闆就靠着這間小餐館,養大四個兒女,每一個都成家立室,有高尚的工作。今天,他夫婦兩人都在教會服事神。這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結的美果,誰說論語不合潮流呢?

“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顏淵12.5)

意思就是說,死生是由命運安排(古人相信命運),富貴在乎上天的批准,不由我們自己作主。然而,如果我們立志做一個君子,言行被人尊敬,生活沒有過失,與人來往的時候,謙虛有禮,那麼普天之下,都是兄弟。做一個君子,實在不怕沒有朋友。早期在美國的華僑,雖然大多數來自中國廣東省的四邑(即新會,台山,開平,恩平四縣),不懂英文,沒有學位,但是他們互相幫助,親如兄弟。因此,他們不但能夠在異地生存,而且還為我們後輩打下在海外謀生的基礎。他們成功的祕訣在哪裏呢?就是遵行“四海之內皆兄弟”的原則。

“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顏淵12.16)

意思就是說,君子心懷若谷,有足夠的氣量去成全別人的好事,絕不成全別人的壞事,而小人的所為則剛剛相反。古代有一個“破鏡重圓”故事,正好解釋這句話。

  在我們中國歷史上,有一個時代叫做南北朝(420-589)。南朝最後一個朝代叫做陳,開國皇帝叫做陳霸先,建都建安(即今天的南京),這是中華歷史上唯一的一個以皇帝姓氏為國號的朝代。陳霸先死後,其子陳叔寶繼位,史稱陳後主。陳後主有一個妹子,封號為樂昌公主。樂昌公主的故事,可歌可泣,早已成為後世佳話,被寫成詩歌,編為戲劇。樂昌公主雖然是金枝玉葉,卻全無架子,十分平民化。她能詩能文,是當代的才女和美女,贏得全國百姓的心。樂昌公主長大後,不願意嫁給貴族,而自願選擇一個平民書生名叫徐德言為駙馬。婚後夫妻相愛,形影不離。

  可惜她的哥哥陳後主不成氣候,結果被北方的楊堅所滅,建立隋朝,是為隋文帝。按照歷代慣例,亡國之君及其親屬,不得住在原地,因為怕他們死灰復燃,暗中復國。於是隋軍把他們擄至隋都長安。徐德言不是皇族,不許與妻子同去。從此夫妻分開,雲山遠隔,再會無期。在他們離別之日,樂昌公主將她每日都用的一面銅鏡破開兩半,自己收藏一半,另一半留給夫君。他們約定,每年到了正月十五日,就把自己的一半鏡子拿出來,在長安沿街叫賣,直到找到對方的下落才停止。

  陳國皇族被擄至長安之後,樂昌公主的下落有兩說。一說樂昌公主被送到隋國開國功臣楊素府中當歌姬;另一說隋文帝賜樂昌公主給楊素為妾,楊素十分寵愛她。筆者相信第二說比較合理。樂昌公主做了楊家妾之後,每年到了正月十日就打發一個女老僕沿街叫賣她那半塊銅鏡,故意要價很高,不讓人買去,希望能夠藉此找到自己的夫君。可是年復一年,消息全無,但是樂昌公主並不灰心,繼續每年都這樣做。


破鏡重圓

  且說徐德言,與愛妻離別之後,生活艱苦,好不容易才積蓄到一些路費,從建安走到長安。當他第一次在長安沿街叫賣他那半塊銅鏡的時候,竟然看見有一個老婦人也在叫賣半塊銅鏡。徐德言立刻謝天謝地,因為他知道他的愛妻尚在人間。於是他跑到那個老婦人面前,將自己的半塊銅鏡給她看。老婦人將自己手中的半塊銅鏡和徐德言的合在一起,果然一合即圓。老婦人將樂昌公主的遭遇告訴徐德言,並答應替徐德言傳遞消息。徐德言立刻作了一首詩,請老婦人帶回去給樂昌公主。詩曰:“鏡與人俱去,鏡歸人不歸。無復嫦娥影,空留明月輝。”

  樂昌公主看到自己丈夫所題的詩,哭不成聲,傷心欲絕。楊素一向寵愛樂昌公主,看見她的表情,知道她一定有沉重的心事。樂昌公主坦白將事情告訴楊素,並向他乞求讓她見前夫一面。楊素答應了樂昌公主的要求,並派人將徐德言召入府中,讓他們夫妻相見。兩人在大堂相見時,感慨萬千,卻不敢多言。樂昌公主只好用詩來表達她的心情,詩曰:“今日何遷次,新官對舊官。笑啼俱不敢,方驗作人難。”除德言也只能說:“能再見卿面,知道卿有好歸宿,心願已足。我離去之後,決不再娶,願一生過着獨身的生活。”於是兩人掩臉而哭。人非草木,楊素在旁,看見這種情景,深受感動,於是對他們兩人說:“念你們兩人情深似海,本官就決定割愛,讓你們兩人返回江南,破鏡重圓吧!”樂昌公主與夫婿返回老家之後,雖然生活艱苦,但是夫妻相依為命,共度餘生。他們兩人白頭偕老,經歷陳,隋,唐三個朝代,死於唐太宗貞觀十年(即636年)。死後夫妻合葬在一起,陪葬物就是那兩塊分而復合的銅鏡。這就是君子成人之美!像楊素這樣的好人,今天還多得很呢!

  耶穌說:

“所以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因為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馬太福音7:12)

這句話更為主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