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綠樹蔭濃夏日長

湮瀅

 

  連日來火傘高張,柏油馬路融化,酷熱的暑氣塞滿了每一個角落,躲到甚麼地方去也無所遁形。雖然可以跑到冷氣房裏去暫時享受一點“陰冷”的滋味,但一想到由冷氣再進入熱氣時的痛苦,心理上便先有了一種不自然的感覺,陰陽界的滋味難受,冷氣不吹也罷。在炎熱的煎熬中,不由得回想起故鄉的夏天,與種種難忘的享受,而悠然神往。
  故鄉雖然是北方,但夏天的酷熱毫不減於台灣,最熱的時候,全身如蜂螫針刺般的難過。烈日當空,萬里無雲,午間赤膊不停地揮着扇子,仍然會汗流浹背,甚麼事都不能做,甚至連氣也透不過來。但在這樣的酷暑中,卻是我最快活的日子。暑假有三個月,作業不必緊趕,課本先拋在一邊等過了伏天再說。暑假這三個月是不折不扣真正的假期。不要補習,不必返校,無憂無慮,完全是葛天氏之民。而故鄉的伏天特別長,一過晌午,便收拾起“行囊”,戴上草帽,扛上釣竿,奔到“小教場”去。“小教場”是我們學校的體育場,四周是一望無垠的“青紗帳”。“小教場”的南端有無數株白楊,遠望樹梢接天,枝葉茂密,下面平坦的草地上可以坐臥,我的“行囊”包括一條草蓆,一個藤枕,一本“閒書”,一支洞簫。“小教場”的右邊有一條溪水,兩行楊柳;可以垂釣,可以濯足,可以遣懷。
  在白楊的濃蔭下展開草蓆,放下藤枕,仰臥在蓆上看濃綠的樹葉,澄碧的藍天,飄浮的白雲。聽響成一片的“知了”,知了”的蟬鳴,聽呼呼的風聲,由耳邊吹過,全身涼爽,暑意盡消。游目四顧,有不少的老先生也在席地而臥,悠閒地抽着水煙袋或旱煙斗,無邊無際地聊着天,他們聊三國,聊水滸,聊西廂,聊一些從來未聽過的掌故。其實也大可不聽他們的嘮叨,有意無意地看幾頁閒書,有腔無調地吹一曲洞簫,比正襟危坐在書齋中做功課,不知要快活多少倍呢!看得累了,大可以“手倦拋書午夢長”,在呼呼的風聲中睡一個舒適的午眠。或與隔席一同消暑的人在地上畫一個棋盤,下四塊瓦的棋,也能消磨一個下午。再不然溜達到溪邊去垂釣,在清淺的溪流中看小魚吞鉤,也是一種樂趣。這樣一直泡到太陽西沉,才扛起漁竿與草蓆,踏着蒼茫的暮色,沐着沉醉的晚風歸去。
  在漫長的夏日裏,我還有一個消暑的樂園,是離我家不遠的菜園,那邊的樂趣比“小教場”更多,在一畦畦碧綠的菜園中,躺在井旁的豆棚瓜架下,別有一種情趣。故鄉的菜園全靠井水灌溉,而取水的唯一工具是轆轤。轆轤是一個圓底的戽斗,用長繩纏在龍骨上,一邊有木柄,要用人力去絞那戽斗。打水澆菜,打一斗水,要很大的膂力,戽斗絞起後,倒在水槽中,再引入菜畦,然後放手讓空斗自己落入井中,戽斗下落時,木柄會倒轉,嘩嘩嘩嘩,聲音很有節奏。夏天的井水真涼,剛打起的井水,好像乍由冰箱中取出來的,澆在臉上背上,好痛快。將西瓜洗淨後拋入井中,幾個鐘頭後再撈起來,又涼又甜,最是解暑的妙品。天氣最熱的時候,還可以坐在戽斗中,請人將你放入井中,剛剛停在水面上,將轆轤繩子栓住,井底的涼氣湧上來,比在冷氣房裏還要舒服。但不能待得太久,聽說有一次一個孩子,因為大人忘記拉上來,時間太久竟被冰得僵死了。兒時家鄉中,汽水是珍品,所以自己用蘇打來製造,裝在用玻璃球塞住的瓶子裏,然後用繩子繫着放到井底,等冰透了再拉上來喝,雖不如嶗山的汽水,但味道還是不錯。兒時都剃和尚頭,將挖空的西瓜皮戴在頭上,然後將兩足浸入剛由井裏打上來的冷水中,手中再握一本閒書,其享受被公認為雖南面王也不易的。現在思想起來,都恍如隔世了。
  如今,一樣是酷熱的夏天,一樣有濃綠的樹蔭和菜園,只是這些都不是故鄉的。而我又已失去了綠色的童年,便只能揮着扇子,用回憶來消磨這漫長的夏日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