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清朝宣教士對社會的貢獻

黃彼得

 

一.馬禮遜的譯經工作

  歐洲的改教經過了二百年,工作以穩定內部,建立神學為主,很少有往外傳福音的事。直到第十八世紀,英國的復興運動,和衛斯理約翰強調因信悔改得赦罪的救恩重生的道理和過聖潔的生活以後,再加上庫克船長遊歷許多國家後回國寫下遊記,就引起英國教會有差傳運動。

  1807年九月七日有個英國年輕人馬禮遜(Robert Morrison, 1782-1834),受英國倫敦會的差派到中國傳福音。他年幼時接受拉丁文,希臘文和希伯來文的教育,未到中國之前他學了中文,也讀了在英國博物院裏的一本英漢字典,他認為這是到中國傳福音的必要工具。到了中國之後,他自己編列一本中國文法,大概是參考利瑪竇所編的;後來又跟他的同工米林教士(William Milne, 1785-1822)共同翻譯新舊約全書,取名“神天聖書”,經過十二年,在1819年才出版。因為他專心翻譯聖經,在他到中國傳福音七年以後,才為第一個信徒名叫蔡高的人施洗。


馬禮遜的譯經工作(右一為馬禮遜)

  馬禮遜非常注重文字工作,除了翻譯聖經以外,也寫了一些傳福音的書刊;當時雇用一個雕刻木板的工人名叫梁發,同時也教導他學習聖經真理,以後更按立他成為一位傳教士。梁發(1789-1855)寫了一部名著勸世良言,成為當時更正教傳福音主要信仰教義。

二.梁發的勸世良言及其主要教義

  勸世良言共有九卷,約有十萬字:

  第一卷書:真傳救世文
  第二卷書:崇真闢邪論
  第三卷書:真經聖理
  第四卷書:聖經雜解
  第五卷書:聖經雜譯
  第六卷書:熟學真理論
  第七卷書:安危獲福論
  第八卷書:真經格言
  第九卷書:古經輯要

  九卷書共有六十多篇文章。主要的教義:

  1. 基督教原罪論。人類始祖亞當夏娃吃了禁果以後就犯了罪,這個罪牽連到後世萬代,人人成為罪人,只有藉着相信耶穌基督,倚靠耶穌基督的救贖才能得到赦免。
  2. 分析儒教,佛教和道教許多的錯誤和缺點。在這宗教的比較裏面,說明基督教的真理能真正滿足人的需要;其他三個宗教的教義只是人的思想,不能真正滿足人心靈的需要。
  3. 上帝有絕對的權威。上帝是天地的主宰,宇宙之內萬國的人都要服在上帝的掌管之下;如果違背上帝就會招來災禍,敬畏上帝則自然蒙福。
  4. 人人都是上帝所創造的;每一個人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無論哪一個民族,受甚麼教育,在上帝面前都是一樣的。天上的神是無私公義的,慈悲憐憫的,祂疼愛世上每一個人,比肉身的父母更加疼愛子女;世人的父母有偏愛子女的心,上帝卻不偏愛人。
  5. 人要安貧守分。貧窮的人要心安理得,只要固守本分,靈魂得着永生,靈裏就富有;靈命富足才是最珍貴的。至於有錢人要積善修德,多多施捨救濟窮人。
  6. 當順服統治者。在上掌權者是上帝的僕人;順服統治者就等於順服上帝。國民不可逃稅,應當按着政府所規定的納稅。
  7. 天國的定義。天國就是天堂,是好人身體死後靈魂享受的地方;凡在地上敬虔信靠耶穌基督的,離世之後就會到天堂去。聖經中所提及的天堂,是沒有痛苦,沒有疾病的地方。

三.勸世良言對洪秀全的影響

  梁發將勸世良言印刷出版之後,常常到考場發送給考生;其中有一個名叫洪秀全(1814-1864)的人,在1836年得到這書。1843年洪秀全再度到廣州考試,結果又失敗,就回到家鄉教書。他拿起勸世良言精心細讀,覺悟到書中的大道理,決定相信耶穌,並且傳講基督教的真理。在1850年滿清咸豐年間,洪秀全更興起太平天國事件;這到底是單單傳福音或者是有政治作用,各種不同歷史學家有不同的評論。經過十四年的統治以後,太平天國衰亡,她的失敗讓我們清楚知道一個真理,就是傳揚基督教不需要政治的力量。

四.李提摩太向中國知識分子宣教


李提摩太

  當時除了馬禮遜傳福音,注重文字工作,還有其他差會的宣教士不斷到中國來傳福音。英國浸信會差派了很多宣教士到中國來,其中有一位叫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 1845-1919),在1870年到東北山東一帶傳福音。他設立醫院,訓練中國優秀青年為醫生;也開辦學校,以後慢慢發展成為大學;他注重出版書籍,介紹基督教的信仰,同時也介紹新的科學。他努力與中國高級知識分子和有地位有學問的人士交往,影響他們;當時受影響的有康有為,李鴻章,孫中山等。這些人受了基督教的薰陶,就按着聖經的教訓來處理國家事務,尊重百姓權益。

五.宣教士對中國社會全面的貢獻

  英國的長老會也差派許多宣教士到福建廈門,並且翻譯本仁約翰的天路歷程;衛理公會也從美國和英國差派宣教士到中國。當時在中國各地有不同的語言,宣教士為了普及教育,也把聖經翻譯成地方方言,甚至用羅馬拼音方式幫助少受教育的人可以讀聖經。
  在滿清末期,基督教對中國有很大的貢獻。除了內地會戴德生之外,很多教會認為真正要幫助中國百姓,就應該要設立學校,特別是女子學校。所以當時有很多女子學校,甚至女子大學也開辦了,讓中國女孩子與男孩子平等受教育。宣教士也提倡解除中國女子纏腳的習慣。
  很多人常常把基督教和鴉片混在一起,這是錯誤的。十九世紀基督教的傳教士,大力反對英國人賣鴉片給中國。他們一面反對,一面設立戒煙館幫助百姓;藉着戒煙,很多人聽了耶穌基督的救恩,悔改後成為好的基督徒,更有些接受訓練成為傳道人,其中一個名叫席子直。他悔改相信耶穌以後改名席勝魔,脫離鴉片的捆綁,到處傳道,對當時社會有很大的貢獻。
  十九世紀末期,宣教士組織了聖經翻譯委員會,用了二十至三十年時間將聖經翻譯成官話和合本;這和合本聖經在1919年出版,直到今天我們仍然普遍使用。
  宣教士不單傳福音給中國,也安排中國的優秀青年到美國和英國接受良好教育,再差派他們回國。我們真是感謝上帝!宣教士也注意在中國訓練本地的傳道人,把教會交給中國人,讓中國人起來負責傳福音的工作,這真是按着上帝的旨意而作的。
  更正教來到中國,使整個世界的基督徒都參與傳福音和建立教會的工作;也向中國人民介紹科學,普及教育,改革不好的風俗習慣,提倡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教育的普及,提高了中國人在國際的地位;二十世紀初期的中國學者因為懂得聖經的真理,在國際法律上有很大的貢獻。

  傳道人到全中國傳福音,是本着上帝的愛,關心每一個靈魂。他們把上帝的愛,耶穌基督的救恩,介紹給每一個人,改變他們的生命,成為對國家對世界有貢獻的人。基督教對中國以至整個世界,都是持守這樣的目標;這也是上帝對全人類的旨意。我們感謝主!在十九世紀後半期基督教在中國有這麼大的發展。

選自作者著基督教簡明釋義(8)-認識基督教史略,香港:金燈台出版社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