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二三)

白宮風雲

李卓民

 

  哥倫比亞特區之華盛頓(Washington, D.C.)簡稱華府,是全美國的政治心臟中樞,因為所有重要的政府機關都設在那裏。這不單是美國人及外來遊客喜歡遊覽之地(要了解美國之立國歷史與政治架構,此地是非遊不可),更是各種運動推行的主要中心地點,(例如民權運動,反戰,抗議,示威遊行等等,均在這地點集合出發或作終點集結)。其中最吸引遊客及示威人士到訪的是總統府或稱白宮,因為那裏的主人是美國的三軍司令與政治首腦。

  白宮對我而言,可說是三過其門而不“得”入。第一次是九一年初進行波斯灣大戰期間,我從新澤西州軍營受訓休假,前往華府探訪親戚及當地教會。那次到達白宮附近,成千上萬的人在反戰遊行示威,擠得水洩不通。第二次是九二年初接受第二期軍牧訓練時,再度前往華府,但那個週末白宮卻因內部裝修而沒有開放。九八年秋季第三次往訪,又是與軍務有關,且身穿軍服前往,當時卻因為白宮最近性醜聞調查而弄至雞犬不寧,總統亦藉着各事忙碌而使白宮對外關閉。只好又像上兩次般在門外拍照留念後失望而去。其實從記錄片,錄影帶中早已詳細了解白宮之歷史及內部之裝飾,只是既到華府訪問過不少重要政府建築物,如國會山莊,國防部五角大廈,雅靈頓國葬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等等,缺少總統府之遊實在有點掃興。第一,自己對歷史有濃厚的興趣,第二,對美國一些總統十分仰慕,第三,對白宮之設計及裝潢極想身歷其境地觀賞一番。

  在白宮後門對開的大道上,當日排列了三軍的儀杖隊,好像在迎接一些重要的政界人物或外國使節。我與陸軍儀杖隊的軍官招呼,得知是等待捷克的總統來訪,參加國宴。因為時間尚早,白宮門外街道仍未需要作保安清場,故此有些遊客留下來拍照。我亦有機會與儀杖隊一位主管軍曹閒談一番,此軍曹亦是從加州調到華府加入老兵團儀杖營(Old Guard, Honor Guard Battalion)的,並且在我作炮兵營營牧的部隊內服役過一段日子。這老兵儀杖營是華盛頓總統的親衛隊,駐守在華府成了美國歷史的一部分遺產(Legacy)。他們被稱為“玩具兵”(Toy Soldiers)是因為時常穿着漂亮的藍禮服作儀杖隊,接待各國使節,在雅靈頓公墓守着無名英雄墓陵,行國葬儀式等等,有如英國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門外的御林軍。他們看似單單用來守衛及表演的“玩具兵”,但實際上卻是經過嚴格精選的壯丁,在體能,學術,品格,以及技能上,考取最高分數方可以被推薦加入這個精兵行列。

  我們先從軍旅生活的適應談起,從加州到華府的文化改變,並炮兵營調至老兵儀杖營的考驗等等,引至對國家元首最近的醜聞,發表個人意見。那軍曹表示十分痛心疾首,他認為“服役在一位道德淪亡,缺乏公義元首之下。此人既不重視軍人之忠貞,不但反戰逃兵役,而且大量裁軍以利一己之收支;加上荒淫無道,撒謊作假見證去掩飾一己之私慾。如此的三軍司令,在私生活上已經這麼敗壞虛偽,為國家作決策時,又怎能獲三軍信賴呢?軍人在他的指揮下,只能嘆息無奈。”

  白宮內所有的人員都是總統的親信手下,要不就會被解雇調職,在國防事工與政府部門中,以往的共和黨總統都愛保留一些民主黨人員以表公正,克林頓當政後,以淘汰對立黨為己任,以施行一黨專政。“白水事件”(White Water)一案尚未查完,又再出現多項女職員在白宮內外被總統性侵犯或性濫交的個案,甚至在阿肯色州(Arkansas)作州長時,已經有這類桃色事件,出現了不知多少次。從來沒有一位總統會請人捐錢去支助他被控告的官司,亦沒有像他與副總統在政治捐獻上有這麼多非法的手段,不論敵我,不論宗教,不論錢財之出處,總之多多益善,數目不拘。

  軍人中有一個笑話,如果去參觀白宮,小心你的妻子被總統接待,如果有女兒要申請見習工作,千萬不要讓她投考白宮事務;若一定要探訪白宮,請留下你的錢包。雖然這些笑話有些過分,但可見一般軍人對總統的看法如何。為着總統對同性戀的認同與支持,欲在軍中同化,早年已經有各種宗派的軍牧們聯名致信白宮,要求再三考慮,免使軍心動搖,以及使軍中紀律大亂,一發不可收拾。軍中男女關係之性醜聞已日趨嚴重,若再加上同性戀之合法化,則兵敗如山倒就不是因為外敵緣故,而是內在之腐化所致。

  華府之行前後,均有機會與軍人暢論美國之政治舞台上的主人翁克林頓總統(President Clinton)連串事件,大家對美國前景均表示關注,尤其是對美國之社會與家庭問題所產生的憂慮。若國家元首亦放縱情慾,並犯罪後不被追究,說謊也容易被接納,那麼我們的孩子還會認為道德倫理有存在的價值嗎?這國家的政府還會被人信任嗎?

  作為軍牧,是軍人的良知;作為基督徒,是時代的良知。我們的良心,我們的信仰,都在促使我們發出末世的警號,曠野的呼喊。更重要的,我們當為寄居的國家元首,政府代求,正如當日在舊約中的羅得為所多瑪,蛾摩拉兩城嘆息,亞伯拉罕為兩城祈求一般。

  “主啊,求你憐憫這個漸漸失去信仰的國家,求你再次施恩拯救這忘恩的政府,使白宮成為潔淨純白,敬畏神權之地。”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