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逢豬談豬

馮虛

 

  豬列十二生肖之末。在干支排到“亥”字,才輪到它;不及雞口,也遠遜於牛後。於是,人“以貌取畜”,以致“亥豕”排名最後。
  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區,豬犧牲了,擺在餐桌上作人食物,頗受歡迎。甚至他們的器官,也可以捐給人,代替殘破失修的器官。
  我認得有的病人,經過換心瓣的手術;他們的醫生選用豬心瓣。我希奇,為甚不用類人猿(Anthropoid Ape)或猴子的心瓣。據說,豬家族身上的基因(DNA)組列,有百分之九十以上與人相同,而猿猴等動物,相同率則低得多,大概不到一半。希奇的事。
  這樣,如果“進化論”可以成立,從基因科學看來,猿猴要先變成豬,豬更上一層樓,再變成人。不過,可得小心,另一個可能,“進化”成巍巍然豬公,不會是多數人的意願。
  無論如何,豬在十二生肖中,敬陪末座,多少年代來一向如此,定序難改;而說誰是豬,也絕不算恭維的話,可見進化論只是假設而已。

  華人講“馬,牛,羊,雞,犬,豕”,使豬屈居六畜之末。但如果以年資計算,豬可能為農業社會豢養家畜的第一名。中文“家”字,是屋頂下有豬,可能是源自古時以肥頭大耳的豬,為財富的代表。無獨有偶,英文“管家”(steward),來自sty-ward,意思是管豬圈的人。可見東西方文化中,都曾把豬當作財富。
  中國古時有人稱豬為“烏衣將軍”,因為原種中國豬,都是黑色的;不過,那不是尊豬,以為它該封官晉爵,而是諷刺那時的將軍,只是穿烏衣裝模作樣,受俸不能打勝仗立功,如豬無異。且不說豬的好處,不會勾結軍火商,軍購舞弊。
  有俗語說:“烏鴉落在豬身上,嫌豬黑。”可見不自知其缺點,是真正的問題。
  只是豬不習慣於過清潔生活,而且雖然是偶蹄,但分蹄而不倒嚼,照舊約的利未律法,算為不潔(利未記11:7;申命記14:8)。因此,猶太教規定不可吃豬肉,回教也是如此。使徒彼得受聖靈啟示,以為聖徒既有屬天的生命,過聖潔的生活,最為要緊(彼得後書2:22)。假先知犯罪敗壞,不論如何佞口善講,也不是那麼回事,比豬狗更低賤。聖經說的是他們只有豬的缺點,而不具備豬德。
  豬無能為善,也不足為害。騎豬遠行,一定走不快;它不堪作“牛馬走”給人役使利用。不過,也有其好處,既不會耀武揚威,像高頭大馬;也不能馳騁疆場,作侵略的工具。常有報導,留狗在家伴孩子,狗反把該是幼主的孩子給咬傷了;以豬老實為伴,就安全得多了。
  有的現代人,以為豬可以教育,改變它的生活習慣。曾在電視上,看到人把豬養為寵物,給它洗乾淨,好像也可以訓練得滿靈巧。只是這似乎不是根據系統性的研究,還不知是否能長久,也恐怕沒有誰推廣普及。
  雖然如此,豬族還是不乏應該改進的地方。
  公道說來,豬族的眼睛往下看,不知仰望天上。雖然曾有“天豬”之說,那只是笑話,不能認真希望豬會插翅飛騰。
  使徒彼得並未諱言豬不清潔的壞習慣:“豬洗淨了又回到泥裏去滾。”(彼得後書2:22)這是說明假先知,假師傅,沒有重生的新生命,也就沒有成聖的新生活。他們不能有好的表現,是因為出於敗壞的生命。不過,豬雖然乏善可陳,並不比惡人更低劣,至少沒有詭詐的壞處。你可曾聽說過誰受豬之騙損失財物嗎?但聖經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結果報應他。”(耶利米書17:9,10)
  聖經說到敗壞的以色列人:“古實人豈能改變皮膚呢?豹豈能改變斑點呢?若能,你們這習慣行惡的便能行善了。”(耶利米書13:23)
  耶穌說:“你必須重生!”(約翰福音3:3-8)主這話不是對品德惡劣的撒瑪利亞婦人說的,是對道德崇高虔守律法的法利賽人尼哥德慕!連品德好的君子,也需要重生!因為在監察人心的神面前,人的義行不過像污穢的衣服,並沒有甚麼可誇的。好人也需要重生。
  古聖約伯說:“誰能說清潔之物出於污穢之中呢?無論誰也不能!”人性既然敗壞了,因為是罪人,所以才犯罪。唯一的希望,是要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得重生,才可以行義路,得神喜悅。
  歷史上有許多人,曾過過豬的生活;悔改皈主以後,成為聖徒,覺今是而昨非,不再自私,而成為社會以至人類的永久賜福。今天的人,也可以繼續寫他們變化成聖的光榮事蹟。
  當然,生肖只是華人文化,用來紀年,容易記得,很是方便;不過,這與人的性向和命運,絕沒有關連,不必迷信,也無須不好意思。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