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參軍記-美國女兵的自白之十

媽媽,我自由啦!

 

  仍然是破曉之前聽到訓練官們的呼叱,要我們起床去做早操和跑步。每一個人仍然平均只有五分鐘時間來洗澡;十多分鐘時間吃飯。仍然要經常被訓練官們奚落,責罵,以嚴詞相待。所不同的,就是一切都已習慣了。在訓練營的尾聲,我們大多數會在訓練官們用各種嘈吵的方法把我們從夢鄉嚇醒之前自動睡醒,躺在床上靜候她們到來。(我們不能在“燈滅”時間內隨意在宿舍走動。)營中的生活由起初的恐懼變成理所當然,接着由理所當然變成如今的厭倦。多渴望重獲自由的那一天到臨!幸好,距離畢業禮的日子只餘下數天。

  自從兩個月前,剛進入訓練營的第一個星期,有一次到宿舍圍地內的一間小店舖去購買日常生活必須品外,根本就沒有自由,也沒有機會到宿舍以外的地方流連。畢業前的星期天,我們獲准到宿舍以外,基地的其他地方走動。於是,一大夥人像剛被釋放出來的監犯般,湧到基地的大型百貨店及禮品店去。

  這天下午天色晴朗。縱使氣溫和濕度跟我們入營以來所感受的一般悶熱,但卻侷促不了我們內心的興奮。在商店內除了我們這一大群新兵,還有其他的軍人及家眷在瀏覽。只是,沒有任何人能及得上我們的積極去欣賞與購買店內的貨物。而最受歡迎的貨品,就是一個生活在物質富裕的國家的女孩所少不了的東西:潮流雜誌,化裝品,衣物,糖果雜食和口香糖。至於我,我只買了一個紫啡色的手提旅行袋。因為帶來的那一個已經不夠用了。

  遊覽完百貨店,我和幾位隊友便又興高釆烈地去進攻第二個目標──雪糕店!(已經有兩個月沒機會接近冰淇淋了!)將近雪糕店之際,我的心情一下子彷彿回到幼稚園的年紀:每一次聽到爸媽說會買冰淇淋,或每一次聽到雪糕車的音樂時,心跳都會加速;手和腳好像有自己的主意般在擺動;似乎手,腳的舞動可以催使時間走到去吃冰淇淋的那一刻般。

  盼望,等候的高峰終於到了。我把冰淇淋放進口裏細嚐。那一種冰涼透澈叫整個人的知覺為之一震,蘇醒過來;體內每一個細胞好像也感受到那朱古力的香滑,才知道冰淇淋原來是可以這樣的好味道。其實,當天所吃的也不過是一種普通牌子的冰淇淋。所不同的,就是內裏的成分多了一樣東西──失而復得的自由。

  那只是一個短暫的自由。在吃完冰淇淋後不久,我們又回到訓練營的困鎖性生活去,直至那日盼夜盼的日子終於到來了!吃過早飯,我們便急忙換上軍裝禮服,預備行畢業禮。

  中學畢業禮的氣氛是開心的,輕鬆的,愉快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基本訓練營畢業禮的氣氛是嚴肅的,緊張的。因為我們怕在閱兵禮時踏錯步位;又怕在接受官長頒發(替我們在軍帽上扣上)海軍陸戰隊的標記時忘記該作的手禮及講錯答話。等到典禮結束,整個禮場都鬆了一口大氣後,才見到我們這群名正言順的新兵臉上的笑容。

  不需要任何人的提示或催促,我們趕快返回宿舍拿取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匆匆朝着等候載我們到機場的巴士走去。安頓一切,在座位上舒服坐下時,才看見站在巴士旁邊的一名訓練官。她正留意觀察在巴士間穿梭上落的新兵們,像母親觀察在遊樂場玩耍的孩子們一樣,預備隨時向我們作提點。

  望着她那嚴厲的臉容而卻又充滿關注的眼神時,我忍不住流下淚來。是因為兩個月來受盡精神及體力上的轟炸,如今終於可以毫無忌憚地讓壓力從淚水中流出?抑或是因為兩個月來只經歷這名訓練官的冷酷,從沒想到她對我們的嚴厲中是帶有真正的操心而感動?

  記得小時候每一次被媽媽責罰時心裏都只有一肚子的埋怨。埋怨媽媽“惡”,埋怨媽媽太不講情理,埋怨媽媽太嚴謹。從來沒想過自己是真的做錯事,真的太頑皮,真的讓她擔心,操心。更不會去想媽媽的責罰是真的為我着想,為我好。

  相同的道理也可應用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上。沒有人不愛聽諂媚之言;也沒有人愛聽批評的說話。批評者,不論出發點是對是錯,所用的語氣是溫柔還是嚴苛,在聽者心中都是刺耳的,都是挺難接受的。也許下一回在我們拒絕人家的勸告之前,先來一個自我檢討,才不致誤會別人的好意,糊塗了事。

當面的責備,強如背地的愛情。朋友加的傷痕,出於忠誠;仇敵連連親嘴,卻是多餘。(箴言27:5-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