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滿窗秋色

音凝

 

  儘管這裏是異鄉,儘管我的心情悵惘多於歡愉,但我仍然無法排拒這滿窗的秋色。欣賞秋色,應該是在祖國,在故鄉;多麼不甘心擁有這異國的秋,多麼不甘心被這異國的秋所擁有,但我仍然無法排拒這滿窗的秋色。就在這種不忍暴殄大自然的美的心情下,我會偶爾一抬頭,偶爾向窗外望上一眼。只要望上一眼我便會呆呆地愕上半天,唉!真的,要想排拒這滿窗的秋色,專心在書桌上用功夫,還真不容易呢!
  我的書桌旁是一個落地長窗,將窗子推上去,可以走到一個白色的平台,而平台外面所接觸的盡都是秋色。我平時極少到這平台上去,我甚至很少打開這扇窗子,為的是怕迷失在這異鄉的秋色裏。儘管我這樣小心翼翼地避着它,正襟危坐目下斜視,但避開了眼睛,仍然避不開耳朵。在這寂靜的小樓上,聲音便特別敏感,最是這秋的聲音,它像耳語一樣,低到不能再低,但它是在我耳旁輕輕發出來的,只那麼一點聲響,便能使我的心靈震顫,我幾次都被落葉的敲窗所困惑,總以為是個熟悉的友人在叩着這弱不禁聲的心扉。而飄零的落葉,像隻蝴蝶一樣,會巧妙地穿過廊上的欄杆,直撲我的眉睫,有時它會無聲無息地飛到屋裏來,輕輕地落在我的肩頭上,提醒我窗外的秋色正濃。所以你儘管避開了視覺與聽覺,但你再也逃不開這秋的手指的觸摸。真的,我從來沒有被秋色這樣逗弄過。
  當我禁不住抬頭向窗外望去的時候,我便會久久收不回這迷茫的眼神,這面窗子不知道怎樣安排的,剛好在這滿園秋色中剪裁了一幅最美的畫面。鑲在這長窗兩旁的是碧綠蒼翠的松樹,稍稍推出去是一些金黃色樹葉的不知名的樹,再出去是一片赭褐色,透視到最遠,才是血紅耀眼的楓樹。那片紅色真惹眼,秋葉不像春花的紅,春花予人以姣艷的感覺,而紅葉予你以沉雄的美,它使你感受到一份重量,會由你心中升起一種說不出來的悲涼與淒美。
  色彩的變化,在秋天,在這異鄉的秋天,實在太令人驚異了。要是我,絕捨不得在那麼短暫的時間裏,揮霍掉那麼多顏色。剝去了碧綠,塗上金黃;刮掉了金黃,塗上丹紅;我真想告訴造物者,不要一下子用掉那麼多顏色。但秋的作者才不會理會我這小氣的建議呢!他盡興地塗抹着,蘸飽了他的畫筆,將貯存了一年的顏色,在一夕之間用掉,這才是創造宇宙的大手筆。當你驚悸震顫於這許多色彩的感受時,他會很快的用簾幕掩上他的作品,而在考慮另一幅構圖了。
  這兒秋天的天氣真好,可以穿一件夾衣,但不穿,它也絕不介意。天是湛藍,雲是純白,而秋陽總是將這多彩的秋色塞進我這面長窗。浸在這濃郁的秋色裏,心中會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沉鬱。今晨忽然下了一天秋雨,落葉與秋雨一齊打到窗上來,水汽與雨滴使長窗變得迷離而斑駁,望去頗似印象派的油畫作品。一場秋雨,竟將這滿窗秋色,與我這凝重的鄉愁都添到十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