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除去偶像

馮虛

 


Francis Bacon

  哲學家倍肯(Francis Bacon, 1561-1626),被稱為英國近代科學的啟動者;同時,他簡潔明晰的散文風格,對英國文學也有極大的影響。倍肯習學法律,思維推理精確,復又擅場文學,所以其作品可讀。在十九世紀前,有些人甚至以為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無其人,因為倍肯與他生年差不多,疑為是倍肯化名;後來找到的出生登記,結婚,並商業文件證據多而完整,那理論才止息。
  以現在的標準衡論,倍肯已經不能算為科學家;但他的科學思考方法,在科學發展史上仍有地位。
  在其名著Novum Organum新體系,或新思維)一書中,倍肯主張建立正確的科學思維,必須先除去“偶像”。他列出有四種偶像:
  Idola tribus, or “Idols of the tribe”,即他稱為“部落的偶像”,是種族或地域的成見,影響正確研判。
  Idola specus, or “Idols of the den”,即“洞穴的偶像”,由於所偏愛的某種理論,所受的教育,人物等,代替客觀了解。他可能是用柏拉圖久處洞穴中囚犯的比喻,因為從不知光天化日,把影像當作真實。
  Idola fori, or “Idols of the market place”,意即“市場的偶像”,指通用的語言,名詞,影響正確思維。
  Idola theatri, or “Idols of the theatre”即“戲劇的偶像”,即是某些理論,或是傳統,或是創新,甚或演證,偏斷,代替現實。
  這四種偶像,依次可譯為:窒,蔽,市,戲,是正確客觀思維的阻障。
  倍肯並沒有實際的拿起錘子,作破除偶像的工作;不過,他指出“偶像”的迷蔽,給人清晰思維。
  聖經是神的啟示,本來就是為要給人讀了明白,從而得到救恩。我們看主耶穌所講的道,說的比喻,都是淺顯易明的,真是如祂說的:

“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馬太福音11:25-27)

  今天,在神學思維上,這樣的毛病,也會出現,使對真理的領悟,成為不可能,使啟示被蒙蔽。因此,我們應該警惕。
  本來該是嬰孩都解的道理,經過專業文士的繞圈子,迂迴複雜的講解,變成了玄妙深奧,越解越糾結難明,要天使學者才弄得出頭緒。因為他們以艱為深,舍正道而末由,販賣四種偶像,以為是祕傳的知識,衒以傲人。
  為甚麼嬰孩反倒容易明白呢?因嬰孩沒有那些“偶像”,也就是少了那些思想上的包袱和障礙,在後的反成了在前的,沒有先入之見,反而易於登堂入室了。
  現在我們再來看,那些“偶像”對審訊思維的影響:
  窒,是拘囿於種族文化的背景,來解釋聖經真理。明顯的例子是“本土神學”,不僅把神的啟示以本土文化謬解,更嚴重的是把特殊啟示,與普通啟示等量齊觀,以為中國有神另立的舊約。這樣,他也該接受中國“天圓地方”的說法。當年滿清的高幹,看見世界地圖上把美國放在中間,而中國分成了兩半,認為大逆不道,中國在中間是“天經地義”,搞成了外交問題,就是這種見解在作祟。在孤立的部族社會的語言中,常有部族的名字,譯為外間的語言意思就是“人”;他們以為自己是唯一的人類!
  蔽,是為先入的思想,學說,或某人的話所影響,障蔽了靈智,不能接受真理。有一位智者,約申請受教的人“單獨”來見。學生依時來了;卻受到斥責:“我要你單獨來見,你帶着身後一大群人來幹啥?”年輕人甚感詫異,回頭看時,身後並沒有人。原來智者所說的,是他帶着許多人的見解,很難客觀的接受真理。
  市,是以通用的語言,名詞,來解釋聖經真理。例如:把中國的“道”,與神子成為肉身的道等同,把有位格的神,變成抽象的觀念;以至崇拜老子,代替耶穌。又有人牽強附會,以為中文“來”字,是十字架左右有人,代表永生或滅亡;而“船”字是方舟,得救的有一家八口;殊不知“船”左旁的舟字是意,右半邊是諧聲,與“沿”字相同:豈可也以“八口”解釋?如果把關係救恩的事如此隨便,還要到何境地?
  更可笑的,是說“惡”字源於亞當的心;可是“亞”字是音譯,所以也該顧慮到亞伯拉罕的心,亞倫的心啊!而且很多“亞”與“神”的意思有關,豈不是褻瀆?
  戲,是說戲劇中的人物,表演出色,強調部分理論,很容易有使人動心的效果,但並沒有邏輯上的關連,如果用為推理的原則,是大有問題的。一個很普通的例子:看今天的所謂民意,常容易受“明星”人物的影響;選舉要找明星助選,以吸引選票;有的明星更假戲真做,參與了政治,不辭禍國殃民。但選舉了戲子作領袖的,極少有好結果。中國舊時科舉制度,禁止身家不清白的應考,包括三代中有“戲子賤業”在內。用現代眼光看來,似乎太過嚴格,還可說是歧視,但也不是全無道理。所以凡涉科學等嚴肅學問,都不能有戲劇化影響。有些國家政府,到現在還不准涉及專業的討論刊登廣告,實際上是很好的原則。
  現在是演戲的時代。在過去,戲劇是“以教以娛”,現在是以娛為教。這會成為嚴重的事。一個不懂仁義禮智信的人,只要暴露肉體,傷風敗俗,就可以號為明星;會輪起棒子打中一隻球的人,弄得些錢,就可以為所欲為,無往不利。
  不過,電視世代最受人尊敬的克榮凱(Walter Kronkite)多年前,當考慮退休的時候,有人問他今後出處如何:是否考慮作副總統?他說:利用常在大眾面前出現,成為人所熟悉的面孔,而選舉公職,是不道德的。如果人民願意,他可能考慮任參議員,但要徵舉,而不是出來競選。
  就憑這一番話,就現出確是配得普遍信任的。他的播報公道正直,不玩噱頭,不討人歡喜。他的工作,就是品格。
  我們當然需要作深思好學的人。不過,要弄清楚,要知所分辨,使徒保羅對哥林多教會說的話,也是對今代人說的:不要崇拜“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這世上有權有位將要敗亡之人的智慧”(哥林多前書2:6)。除去偶像,才可認識神和祂的真理,行在神的光中。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