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推雅推喇教會:拒斥異端

于中旻

 


推雅推喇

  在沿萊加士河上,有個商業繁榮的城市推雅推喇,是許多商業公會的所在。他們以縱慾豪奢宴飲聞名。這樣的環境,還有基督徒生存的可能嗎?是的,就是在黑暗極深的地方,才最需要光明。因此,基督徒的社區,成為那裏發光的金燈臺。只是撒但並不甘願,就滲透他們當中,進行破壞他們的見證。

你要寫信給推雅推喇教會的使者說:那眼目如火焰,腳像光明銅的神之子說:“我知道你的行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又知道你末後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我曾給她悔改的機會,她卻不肯悔改她的淫行。…”(啟示錄2:18-21)

如果單看外面,推雅推喇教會可以稱為模範教會;但那位“眼目如火焰”的主卻看透那是個麻煩教會。耶洗別是西頓王的公主(列王紀上16:31,32),把崇拜亞舍拉帶到以色列。亞舍拉有時與亞斯他錄混合,成為巴力的妻子;崇拜的儀式,極其淫穢不堪。因此,以色列人離棄錫安古道,尋求新神,在林間踏出許多新徑,引到丘岡的青翠樹下,在那裏公開宣淫。耶洗別如果依例自任女祭司角色,就是類似廟妓,也非無可能。因此,當耶戶受命除滅亞哈家的時候,駕車疾駛,並以厲言回覆亞哈的兒子約蘭問安說:“你母親耶洗別的淫行邪術這樣多,焉能平安呢?”(列王紀下9:22)邪術自然是指其崇拜偶像的不端,淫行也可惡。再看耶洗別的行為記錄,其表現也遠離端莊,丈夫已喪,兒子新亡,她竟然預備狐媚新征服者!(列王紀下9:30,31)推雅推喇自稱先知的婦人,雖然未必完全與耶洗別相合,其沒有道德原則,已經夠可厭可恨了。雖然如此,主仍然寬容,給她和她的黨類機會悔改,但他們不肯悔改;腳如光明銅的主,實踐公義的審判,宣告他們的刑罰:“病臥在床”,“受大患難”,以至“殺死她的黨類”,固然是可見的咒詛,也使他們的活動受到限制,不能為所欲為。因此,聖徒忠心於主的正道,不受其所謂“深奧之理”影響,是得主應許的人。我們應該注意:所謂“深奧之理”,常是異端吸引人的方法;即使不及於異端,也容易尋求偏僻,鑽牛角尖,忘記聖徒對主預言和教訓遵行的正道,至少也會陷入驕傲的境地。
  看主給得勝者的應許:

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們權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將他們如同窰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父所領受的權柄一樣。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示錄2:25-29)

主的僕人宣揚真道,不在乎智慧和巧言令色的言語,而在乎聖靈的權柄和大能的明證。這是主所賜給人至高的應許:與復活的主一同承受列國為基業,同享永遠的權柄與榮耀。(詩篇2:8,9)
  在異端得勢的環境,持守主的道,是極其困難的事。這是古先知以利亞的心志:他在迦密山上,向統治者支持下成群的異教假先知們挑戰,靠主的大能勝過他們。不過,以利亞並不是孤身一人,主“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列王紀上19:18)在迦密山上,以利亞祈求天上降火焚燒壇上的祭物,顯明耶和華是神;但拿住四百巴力假先知,押赴基順河邊處決(列王紀上18:40),絕不是先知一人隻手辦得到的事,自然少不得七千持守正道的人中,有多人參與協助。
  眼目如火焰的主,鑑察人心,見背道的教會中,仍然有人拒斥異端,持守純正,遵行主的命令;雖然他們可能失去人的尊重,受到迫害,但主給予最美好的應許,要賜他們權柄,管轄列國。
  今天,我們要問:勇敢的以利亞和主的七千人啊,你在哪裏?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