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1-03-01

神的時間

亞谷

 

但到了神我們救主的恩慈,和祂向人所施的慈愛顯明的時候,祂便救了我們—並不是因我們自己所行的義,乃是照祂的憐憫,藉着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提多書3:4,5)

  現代人對於時間總不會陌生。到時上工,再到時下工,到時領工資—在一月之終,或一日之末;說來都是賣時間,而時間,是一項自己並不擁有,也不怎麼了解的東西。說到這裏,有人可能會問:時間可算為“東西”?
  東西一詞的來源,是由於古時的長安。當時長安是中國的首都,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東市的貿易是本國產品;西市是國際貿易,買賣進口商品,今天我們的商品,凡以“胡”或“番”或“洋”為名的,原產地都是來自外國。不過,更早進口的,如:葡萄,西瓜,分類就例外。
  其實,真正的“東西”,是“日出於東,而沒於西”,再名副其實不過。
  奧古斯丁(St. Augustine, 354-430)說:“時間這東西,我們以為自己知道,實則並不知道時間是甚麼—我們通常說的,是時間的長度,並非時間本身。”
  約翰生(Samuel Johnson, 1709-1784)是英國文學家,他以十八世紀當世最健談的評論家著名。他對當世最著名的佈道家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的評論:“約翰衛斯理的談吐很好,只是他從沒有閑暇。他一向是在特定的時間必須離去。這對於像我這樣的人,是非常不合的—我愛促膝長談。”遇到衛斯理,一心想促時救人,顯然同他不是一樣的人。但約翰生以衛斯理言之有物,二人同是道德家;不過衛斯理注重的是新生命。
  永恆的神—“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是在時間之外。但“到了神…的時候,祂便救了我們”。這是說,神在每個屬祂的人身上,有特定的時間點;神在那裏與人奇妙的相遇,不能迴避。就像在“雅博渡口”—雅各逃避了以掃,逃出了拉班家,就是逃不出神的計畫。“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創世記32:22-31)。
  雅各是個精於算計的人。遇上雅各的人,很難不落在他的彀中。
  但在毗努伊勒!他見了神使者的面,腿瘸了;卻知道祈求,並得了祝福。從此以後,他不能再那麼方便的奔跑,卻從挾杖過河,變成扶杖而行。到老年的時候,約瑟迎接他下到埃及,在饑荒中存活,給法老祝福(創世記47:7);並且“因着信,臨死的時候,給約瑟的兩個兒子,各自祝福,扶着杖頭敬拜神。”(希伯來書11:21)
  約瑟少年時特蒙父親鍾愛,穿着給他特別作的彩衣,像小鹿般的踢跳奔跑,報告弟兄們的情況,包括他們的惡行。後來,哥哥們剝去他的彩衣,把他丟在坑裏,受困再也不能夠奔跑;並且被賣到埃及,成為全家第一個為奴隸的—是神“在他們以先,打發一個人去,約瑟被賣為奴僕。人用腳鐐傷他的腳,他被鐵鏈捆拘。耶和華的話試煉他,直等到祂所說的應驗了。”(詩篇105:16-20)
  天上沒有時鐘,但神作事有祂一定的時候,時候到了,祂所應許的,必然成就,絕不遲延。一夕之間,約瑟從監牢裏被提出來,登上宰相榮耀的高位!是神的時候到了。


約瑟與兄弟相認
Joseph Makes Himself Known to His Brethren, c.1896-c.1902
by James Tissot, 1836-1902

  以色列人在埃及,在法老督工的鞭子下勞苦。磚窯的每一塊磚,都鋪往他們自由的道路;鐵爐邊的每一滴汗珠,都融為紅海埋葬法老軍兵戰車的波濤。

“以色列人在埃及,共有四百三十年。正滿了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耶和華的軍隊都從埃及出來了。這夜是耶和華的夜,因耶和華領他們出了埃及地…”(出埃及記12:40-42)

  蒙恩的人,都應當感謝神在你身上的計畫,和祂所定的時間。回想起來,你可以知道,那是何等的美好!你每一天每時刻,都應當為主而活。每一呼吸,都在主的恩典裏。
  到一天,你將會聽見那大能天使的聲音:“不再有時日了!”(啟示錄10:6)那是神福音成全的時候。所有神蒙愛的兒女,都將承受那永遠的榮耀國度。哈利路亞!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誰是中心 ✍于中旻

藝文走廊

施洗約翰的獨白 ✍凌風

談天說地

起初神創造 ✍亞谷

談天說地

蘇俄一文一武援華 ✍于中旻

點點心靈

鄉居瑣憶 ✍余仙

談天說地

從美國撤軍阿富汗談起 ✍林向陽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落葉 Falling Leaves ✍郭端

藝文走廊

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余仙

談天說地

救災與肥己 ✍異翠

藝文走廊

懷素論書帖 ✍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