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09-06-01


人與大地的故事

殷穎

 

  人本出於塵土(創世記2:7),最後也仍要歸於塵土。神當初為人創造了物質的天地(創世記1—2章),是要為人在大地上創造一個暫時的居所。人在大地上出生與入死;死後暫時進入了陰間(路加福音16:22-31),並等待基督再降臨時的復活(哥林多前書15:22)。人在復活以後,便正式結束了這個物質的身體,而完全脫離了大地。大地在完成它的使命之後,也會完全消失(彼得後書3:12)。而當初神所創造之物質的天地,便劃上了句號;人與大地便結束了這一段因緣。人在大地上生存,發展,以至於殞滅的種種故事,也都寫下了最後的完結篇。

  當上帝立意要為人類創造天地的時候,祂應預知所創造的這個美麗世界的結局。由於人是被造在時空之中的,人絕對無法脫離時空而存在;人甚至離開了時空的背景,便不能思索,便沒有意識。法國哲學家笛卡兒(Descartes, 1596-1650)之名言:“我思故我在”,便說明了人離不開時空的底線。當代英國科學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 1942-)著作的時間的故事A Brief History of Time),所討論的種種,也都是在這三度空間之內的陳述。而這一切都會隨着神為人所締造的這個世界之終結戛然而止。

  神當初為人所創造的這個宇宙是十分美麗的,因為神自己也很滿意祂的作品,曾多次自我肯定地表示:“上帝看着是好的”(創世記1:10,12,18,21,25,31)。但卻不幸為人的犯罪所污染破壞了(創世記3:17-18)。因為罪入了世界,一切便都走了樣,不再是好的了。神沉痛的心情是可以想像的。但最使祂傷神的應還不是被人污染的大地,而是在大地上生存的人類。由人犯罪陷入死亡開始,神便定意要拯救世界上的人;期間雖因人的罪惡滔天,神不得不以洪水與天火兩度毀滅當時的人,但神仍未將全人類滅絕;而是以悲憫慈愛的情懷,寧捨棄自己(三位一體的聖子),透過自己的死亡來拯救世人(約翰福音3:16)。神愛這個世界上的人,當然也愛祂所創造的天地。

  由當初神以泥土所初創的人亞當,到今日世界上繁衍的六十餘億人口,這期間透過光陰的傳承,發生過多少悲歡離合的人間故事,實在難以計數。但在這諸多故事中,最主要的一個故事,便是道成肉身,基督降世,拯救人類的故事。而這個故事前後的背景,一以貫之,便是神愛世人的具體作為;在新約福音書中的種種記載。這個故事不但記載了開始,過程,也記載了結尾(啟示錄),是一個完整的故事。是人的故事,也是大地的故事,是人在大地上的故事。

  由於大地與人的故事,都發生在時空之中,當時空要結束時,人自然也要結束。大地是神創造之後,看着甚好的作品。大地毀滅了,神自然會疼惜。但生存在大地上之人的毀滅,神會更加傷痛;因為神深愛在大地上的人。

  在我寫這篇短文及您讀這篇短文的時候,我們與大地都還在這個世界的時空中;而神也正在愛着你,我與這個世界。當我們獲得了神的愛,我們透過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而與祂的生命相聯合,我們便都有了永生的盼望。都在等待進入另一個更美家鄉的時候(希伯來書11:16),我們在等待的這段時光中,我們的身體仍然活着,大地也仍然是我們身體生存的環境,我們還是有責任要疼惜這塊土地。

  人的故事寫到了啟示錄,基本上已跳脫了時空;因為那時人所居住的地球已經為烈焰吞滅且銷融了。而復活之後的人,也已改變成了靈體(哥林多前書15:44)。時空對人已失去作用了。約翰在撰寫啟示錄時,仍然是以人在時空中的觀念與思維下筆,所以他所描繪的“新天新地”,好像還是人所居住之大地的樣子。因為脫離了時空的觀念,人便無法去思想與感受。但那時的大地已經殞滅,人在大地上生活起居的故事,已完全成為歷史。至於人在“新天新地”中,還能不能追憶舊時的天地,則不得而知。但當今天我們還生活在神為人創造的大地上時,我們還是不能隨便糟蹋毀壞這塊土地,而要加以珍惜。

  我建議一切推動環保,要保護地球的志工們,應好好地讀舊約創世記的第一,二,三章,以及新約彼得後書第三章,與啟示錄書關於世界末日與新天新地的各項記載與預言;因為這才是喚醒人對大地關懷的根本;而由創世記到啟示錄之間的人間歲月,不過是摩西所詠嘆的:“一聲嘆息!”(詩篇90:9)。而追溯自天地與人的受造與結束之間所貫穿其中的支架,則是歷史(時間)上豎立的這條直線,與生活在人世間大地(空間)上的這條橫線,相互交疊,便成了基督的十字架;也是神對人類的救贖;亦即造物主在人世間以祂悲憫的大愛所寫下的這個人間的故事。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好的使者 ✍亞谷

談天說地

父親的公義與兼愛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南丁格爾 ✍林向陽

藝文走廊

約拿單如是說 ✍凌風

談天說地

你在哪裏 ✍于中旻

雲彩生活

稱心園藝:鶯歌鳳梨,紅票 ✍餘暇

談天說地

自由可貴 ✍劉廣華

談天說地

有主耶穌,人生精彩有意義 ✍林向陽

談天說地

愛心的邊際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