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威力最大的超級武器

于中旻

 

“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哥林多後書10:4,5)


愛因斯坦
©Courtesy

  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晚年,在進深研究所工作,他習慣的散步同伴是顧德爾(Kurt Godel)有時會討論些科學上的問題。有一天,他似是獨行,有一個在毗鄰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生遇到他,問說:“將來有甚麼能源可供研發的?”愛因斯坦回答說:“禱告的能力!”
  愛因斯坦是個和平主義者,一向厭惡戰爭。他在病榻上將離世時,對朋友說:“我此生犯的巨大錯誤,是在與其他難民科學家致羅斯福總統的信上簽字—唯一的辯解是希特勒正在趕着研製原子彈!”他所說的信,促成美國製造並使用那毀滅性的武器;如果與他所持的信仰連結衡量,則愛因斯坦著名智慧的回答,不僅說禱告的能力,更是說,惟有禱告的能力可以阻止人類陷入愚昧的自我毀滅。
  聖經使徒保羅書信中使用的喻意,大部分是講當時人熟悉的農事,間或也及於生活中的建築,工商,運動等,說到軍事的很屬少見。這裏提到交戰和武器,是其例之一。
  信仰的爭戰,和企圖折服對方的意志,實際是光明的勢力要解放黑暗中的人,因此惟有戰爭的比論最為適合。不過,有所不同的,這不是說要攻城略地,也沒有殺害,掠奪,分贓的意圖。

武器的性能

  使徒所說的“武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也就是超越世界系統的超級武器。從人類墮落以來,該隱第四代的子孫土八該隱,“是打造各樣銅鐵利器的”(創世記4:22)。湔及現今世界上的國家,就以生產殺人的武器為重要的工業。現代強國的軍事工業,以研製,消耗,殺害,毀壞,圖利的惡性循環,役使政客們以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決定他們侵略,擴展,霸佔,壓榨的國策:實質上是滿足私欲!
  但屬靈的武器,不是要殺害,相反的,是要救人出死入生。從古到今殺人的武器不同,其方式如出一轍,叫人失去生命,自然就失去抵抗的能力,實際上以石以梃,冷兵器到熱兵器,還不是一樣的;不過,卻沒有一種武器,能叫人失去抵抗力而得到生命。這樣,所說的超級武器,就是遠更偉大的能力了。
  藉着神無限生命的大能,是唯一得勝那惡者勢力的方法。

使用的對象

  原子核分裂爆炸,能夠產生極高的熱度,不僅把建築化成瓦礫,還把瓦礫熔為琉璃。神的大能,是“攻破堅固的營壘”。這不是碉樓城堡,而是人脆弱的腦殼中,所裝的東西;是摧毀人以為自誇的理性。
  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這裏所說的“計謀”,並非甚麼戰略構想;而是指假智慧,各樣的幻想和虛無的辯論。這些並不是甚麼真知識,也不是實用的科技,美術,而是叫人腳不沾實地的高傲,與實踐真理無關的。自高最基本的表現,顯明是嚴重缺乏常識,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用使徒保羅的話說:“若有人以為自己知道甚麼,按他所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哥林多前書8:2)一項生活中的實例,就是面向光明就看不見自己的影子,而當背向光明的時候,才見自己很長。所以以為自己很高,正是證明不認識神,也不能認識神。人必須自己謙卑,才可以認識神而蒙恩。
  世人都被魔鬼所迷惑,思想被捆綁,惟有神的大能,可以解放人,脫離魔鬼的轄制,而得着真正的自由。

所期的結果

  世人的心思,意志,情感,都為魔鬼所掠奪;人以為很會精打細算,其實是為那惡者所奴役,心中無主,誰也不能真作自己的主。結果終其一生,營營役役,就像以色列人在埃及為法老建造積貨城,不論倉容多大,都不能誇為自己的成功。
  世上真正英明的政治領袖,以戰爭為最後的手段;並不是為了殺人盈城盈野,更不是像流氓火拼,快意恩仇;而是要以武力為手段,屈服對方的意志,達到使其順從的目的。
  屬靈的戰爭更是如此。由於人犯罪違背神,人的思想領域,被撒但魔鬼用詭計非法佔領了,屬基督的子民,有責任收復失土,將其奪回,使其歸於神的國度。所以主真正的“義師”,是使人歸義;神的兒女要展開基督的旌旗,“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這是說,信仰基督的人,是完全屬於主,其一切理想,動機,想望,決定,都是為了主,這就像發生在試圖保羅身上的轉變一樣。這不是辯論折服,不是理性的說服,更不是壓制降服,是靠着神的大能,超級的武器。

  康士坦丁(Constantine the Great)於主後312年,在米爾維安橋,與馬克森蒂(Maxentius)決定性的交戰勝利,決定他獲得羅馬帝國的偉大戰果。交戰前,傳出馬克森蒂能夠運用魔力的消息。康士坦丁大為震驚,向“至高權能的神”禱告。在正午的天空中顯出異象,太陽中有一個十字架,並“憑此得勝”的字樣。夜夢中基督顯現,命令他把XP字寫在士兵的盾牌上,以為保護。康士坦丁照作了。那天的戰爭居然以少勝過優勢的敵軍。此後,羅馬的皇帝歸正,並且開始優容基督教。
  大有學問的保羅,對他工作的哥林多教會說:“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我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哥林多前書2:2,4)
  主和平福音的使者啊,你憑甚麼?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