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五四)

“祭神如神在”與“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

石衡潭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八佾3.12)

注釋

  祭神如神在:

“此謂祭天地山川百神也,神不可測,而心期對之,如在此也。”(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范氏曰:‘君子之祭,七日戒,三日齊,必見所祭者,誠之至也。是故郊則天神格,廟則人鬼享,皆由己以致之也。有其誠則有其神,無其誠則無其神,可不謹乎?吾不與祭如不祭,誠為實,禮為虛也。’”(朱熹.論語集注

“此是弟子平時見孔子祭祖先及祭外神之時,致其孝敬以交鬼神也。孔子當祭祖先之時,孝心純篤,雖死者已遠,因時追思,若聲容可接,得以竭盡其孝心以祀之也。祭外神,謂山林溪谷之神能興雲雨者,此孔子在官時也。雖神明若有若亡,聖人但盡其誠敬,儼然如神明之來格,得以與之接也。…范氏所謂‘有其誠則有其神,無其誠則無其神’。蓋神明不可見,惟是此心盡其誠敬,專一在於所祭之神,便見得‘洋洋然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然則神之有無,皆在於此心之誠與不誠,不必求之恍忽之間也。…誠者,實也。有誠則凡事都有,無誠則凡事都無。如祭祀有誠意,則幽明便交;無誠意,便都不相接了。”(朱子語類.二十五)

“祭,際也,察也,與天命鬼神相接。祭,祭祖先也。如在者,事死如事生,思其居處,言語飲食,所以致其誠也。”(康有為.論語注

  吾不與祭,如不祭。句讀可以為:吾不與,祭如不祭。

對讀

“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祂。神是個靈(或無個字),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翰福音4:23-24)

解析

  有人認為,這段話是孔子由於疾病或外出等某種原因,不能親自參與祭祀,就請人代祭,後來又覺得這樣做不太妥當,因為自己的心沒有參與。我們覺得,這還是一般性地談祭祀,不必是說孔子自己。孔子強調的是祭祀之中的誠,即心靈的在場與參與,不管是祭祀祖先,還是祭祀神靈。就是說,祭祀之時,所祭祀的物件如在眼前,可以感覺到他們的音容笑貌,與他們的親切交流。孔子對誠的強調是非常重要的,其他如大學中庸等儒家經典也都多次多方講誠。只是,今人的生活與誠相去甚遠。
  約翰福音第四章前半段是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的對話。耶穌告訴她,古時的以色列人與撒瑪利亞人的對立要成為過去,日子將到,有關基利心山和錫安山的爭論亦必失去其意義,那真正尋找神的人到處都會遇見祂。耶穌仍然強調一個事實,就是猶太國在神的計畫與啟示中仍佔有一個獨特的地位:救恩從他們而出。
  他指出,撒瑪利亞人在無知中崇拜。撒瑪利亞人只接納五經(Pentateuch),就是舊約的五本書。他們拒絕接納舊約的其他各書,因此他們拒絕了所有先知的偉大資訊和詩篇的無上靈性經驗。因為他們只有一本短缺的聖經,他們便只能有一個短缺的宗教;他們拒絕了向他們開放而本應得着的知識。再者,猶太的拉比們時常責備撒瑪利亞人迷信真神。他們常說,撒瑪利亞人的崇拜不是建基在愛和知識上,而是建基在無知與恐懼上。以色列人被擄之後,巴比倫人,古他人等外國人徙居到了撒瑪利亞,把他們的神一同帶來(列王紀下17:24)。後來,亞述王派一個祭司從伯特利來,告訴他們應怎樣懼怕神(列王紀下十七章)。但這時候,他們的信仰已經混雜,失去了真實的敬拜。
  在虛假的崇拜中我們可覺察到三種錯處:

  一.虛假的崇拜只選擇它想知道的關於神的事,而漏去它不想知道的部分,撒瑪利亞人只接納他們想接納的聖經,而不理會其餘的部分。世界上最危險的事情就是片面的,單方面的宗教。一個人很容易只接納和把住適合他的,關於神的部分真理而不理其他的事。我們最好記住,雖然沒有人能把握整個真理,我們仍要以整個真理為目標,而不僅是只抓住適合我們立場的一些片段。不是神站在我們一邊,而是我們站在神的一邊。
  二.虛假的崇拜是無知的崇拜。崇拜應該是整個人接近神。人是有心智的,他有責任運用他的心智。宗教可能是因情感反應而開始,但時候到了,這情感反應要用心智思想清楚。斯各脫(E. F. Scott)曾說過,宗教遠超於智力的努力運用,但宗教失敗的大部分原因都是由於懶於運用智力,不能想出事情來本身就是項罪過。除非一個人不但能夠說出他信的是甚麼,而且說出為甚麼信它,否則,這種宗教是危險的。宗教是希望,但它背後是有理性的希望。“就如我們所親愛的兄弟保羅,照着所賜給他的智慧寫了信給你們。”(彼得後書3:15)
  三.虛假的崇拜是迷信的崇拜。這種崇拜不是出自任何的需要或真正的渴望,而基本上是因為人怕不崇拜就有危險。許多人的宗教都建基在一種模糊的恐懼之上,如果他們不理神,就恐怕總有些事情會發生,但真正的宗教不建基在恐懼之上,而是在愛神,在感動他所做的事之上。大多數宗教都是一種迷信的儀式,只是為了避免那些不可預知的神的忿怒。

  耶穌指出甚麼是真崇拜。祂說:神是個靈。人把握到這點,一道新的亮光就會照射他。如果神是靈,神就不被物質所限;故此偶像崇拜不只是不相關,而且對神的本性是一種侮辱。如果神是靈,神就不局限於某些地方;因此將神的崇拜局限於耶路撒冷或其他地方就是限制了那本性是超越一切局限的神。如果神是靈,人獻給神的禮物也應是屬靈的禮物。動物獻祭或人手所造的祭物都是不足夠的,唯一合乎神本性的禮物是屬靈的禮物─愛心,忠心,順服,奉獻。
  人的靈是人最高的部分,人屬物質的部分雖消失,屬靈的部分仍然存在。這部分就是夢想和見異象的部分,這些異象由於肉體的軟弱敗壞而不能實現。人的靈就是他最高的夢想,思想,理想和願望的淵源。真正的崇拜就是人藉着他的靈,達到與神相交與契合。真正的崇拜不是要到某一個地方去,不是要經過某項儀式或禮節,甚至不需要帶一些禮物。真正的崇拜是人的靈,這不朽和不可見的部分,遇見神,向神講話而神是不朽和不可見的。(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