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05-01-01


時間的橋

于中旻

 

  天空,白雲飄移着。橋下,清澈的河水流過。白雲的影兒在水中流動,應該是無聲的,卻偏潺潺的細語。
  橋的盡頭自然是土地,上面種着鮮綠的草,豔麗的花。這些花草,昨天不在這裏,明天也許就已經枯乾凋謝。
  橋上有一個高聳的門柱,是一個日晷。那是一座單柱的懸挂橋。橋身是鋼鐵架,鋪着不滑的玻璃,半透明的。日晷倒是真的日晷,投影在北端的地上;那裏有鋼骨水泥作的計時點,分別按時刻標識着時間。我到那裏的時間是下午二時一刻,還算是挺準的。
  一個老人,低頭看看日晷的時間,再看看腕上的錶。
  問他:“時間還對嗎?”
  他說:“如果不對,要拆掉這座橋。”
  我說:“應該丟掉錶。”
  他說:“不錯。那容易得多。”
  可惜,多少人缺乏這樣的智慧,要想拆橋。過河拆橋,是錯誤的;還沒過河就拆橋,如果真能夠那樣作,是真的愚昧。

  在這裏,時間靜靜的移走。日晷的影子在移動。天空的白雲在移動。河水在流動。水中的白雲也在移動。懸吊橋身的鋼纜,淡淡的影子投在白色的日晷上,形成一條條的花紋。橋的影子落在水面上,也慢慢移動。
  沒有甚麼是永久的。提醒我們時間的流逝。惟有神:祂永遠是一樣的。“在祂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雅各書1:17)

  時間表現在橋上。
  走在橋上的人,有老有少。有的坐在輪椅上。引起我的遐想:橋這端是少男少女,走到橋的另一端,成了彎腰僂背的老婦老翁。誰能說那是不是同一的人?甚麼時候能夠再在這裏相遇?會能不能再相遇?
  橋上的行人,都走得很慢,不是匆匆忙忙的。當然,更沒有爭道吵架的。也許,都在沉思。

  詩人李白說:“夫天地者,萬物主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春夜宴桃李園序”)依詩人看來,光陰是客旅。華人對時間的觀念,光陰是“白駒過隙”,人像是置身局外,從宇宙的縫隙中,窺視那白色的駿馬馳去。
  其實,人總不能在時間之外,人是行在“日晷橋”時間上面的過客。

  奧古斯丁曾在默想:時間是甚麼?
  如果沒有人問我們,我們還知道;如果問起來,我們倒不知道了。我們說的時間,是時間的長度,並不是時間本身。

  這是一道行人橋。沒有誰能駕車上橋:不論是豪華的車,或是年衰力竭氣喘咳嗽的車。這倒使大家真平等了,不像在日常生活中,車比人更能表明階級,貧富的差別。大家都是在橋是經過的行人。橋面是玻璃作的,不是全透明的;從下面只能夠看見橋上人移動腳步的影子。不過,我們的腳步,在神面前是完全透明的,祂知道我們的行動和方向。

  當然,橋給人的方便,是走過去還可以再走回來;而真正的“日晷橋”,過去就是過去,不能再轉回來的。
  我們都是“日晷橋”上的過客,從今世通向永恆。那是單行的橋,就像逝去的流水,一去不再轉回。

  想得太多,把橋變成了哲學的觀念,橋就不存在了。那是很危險的。造橋的人,是要我們走在上面。

  人,從不同的地方來,來看這道橋,走在這道橋上。有的是從遠方來的。這說明大家都知道橋的可愛,橋的美麗。橋是溝通兩岸的路。人與人之間,有寬闊的河水隔絕,變成了相對而不相連的孤島;是橋,把兩岸連在一起。
  人如果張開緊咬的牙關,放鬆緊握的拳頭,伸出手來,雙方連成一道友誼的橋,人生豈不是美好得多?

  我們造訪的那天,是個好天;有光明的太陽照着,碧藍的天空。卻仿佛少了點甚麼。
  噢,如果加上一條橫空的彩虹,就會更美麗得多。聖經記着:在挪亞的洪水過後,神把虹放在雨後的天空,作為立約的記號,表明祂不再發怒用水滅世界:懸起毀滅的弓,成為和平的橋(創世記9:12-17)。
  但願大家都走過那道屬靈的橋,人與神之間和好,帶來人與人之間的和平。

  不論你知道與否,我們進入新的一年,是行在日晷橋的上面。請謹慎你的腳步,才免於滑跌。
  願我們默默祈禱,求那位掌握日晷的主,保守你我能不失腳,到安然站在祂的面前。

  人來看這道橋;是橋,把兩岸連在一起。
  如果所有的人,都張開緊咬的牙關,在相逢的時候,展顏笑上一笑;如果都放鬆緊握的拳頭,伸出手來,雙方連成一道友誼的橋,人生豈不是美好得多?其實,那並不需要犧牲甚麼財物,人又何必吝惜?

  在這一年的開始,但願大家都走過那道屬靈的橋,人與神之間和好,帶來人與人之間的和好。願神的兒女們,都作使人與神和好的使者,作建造橋樑的人。阿們。

附記:

  這道新近建造的橋,就叫“日晷橋”,因為懸挂橋身的,只有一座二百一十七呎高的門柱(pylon),作日晷的形狀。這橋建在北加州的小城萊頂(Redding)。一道不平常的橋。設計的人是在瑞士開業的西班牙建築師 Santiago Calatrava。橋長只有七百呎,二十三呎寬。那是一道行人橋,上面沒有車輛行駛,所以很安靜,安靜可以供人省思。
  時代雜誌Time)稱那別出心裁設計這橋的建築師為“鋼和玻璃的詩人”(“The Poet of glass and steel”)。
  為甚麼一座耗資二千三百萬美元的行人橋,建在一個小城市,橫跨一條河,來往的人並不是那麼多,也不收費?
  世界上有些東西,不僅實用,也應該思想。就像天空的彩虹,是最美麗的,卻實在說不上甚麼實用價值。誰能說那是無意義的浪費?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鎖園香氣與美果 ✍于中旻

談天說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亞谷

談天說地

溫和 ✍于中旻

藝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風

藝文走廊

疫境詩兩則 ✍安吉

藝文走廊

完全的愛 ✍凌風

寰宇古今

行在光明中 ✍史述

談天說地

富蘭克林的義渠 ✍亞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