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四四)

“奚取於三家之堂”與“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石衡潭

 

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八佾3.2)

注釋

  家:

“家,居也。”(說文解字
“開國承家”(周易.師)
“承家,立大夫也。”(荀注)
“諸侯立家”(左傳.桓公二年)
“卿大夫稱家。”(杜注)

三家:指魯國的仲孫,叔孫,季孫三家,魯桓公之後,世為魯國卿大夫。

“三家者,謂仲孫,叔孫,季孫也。”(馬融)

  雍:.周頌裏的一篇。據毛詩是祭祀文王的樂章,是周天子祭禮典禮中所用之樂,用於祭禮完畢後撤去祭品時。徹:即撤,祭祀完畢撤去祭品。
  相維辟公:相:輔助,輔佐,在詩中是助祭之意。維:是,乃。辟公:諸侯。

“辟公謂諸侯及二王之後。”(包咸)

  穆穆:

“穆穆…美也。”(爾雅.釋詁)
“穆穆肅肅,敬也。”(釋訓
“及徹,帥學士而歌徹。”(周禮.春官宗伯)
“堯,舜,禹,湯,文,武,皆坦然天下而南面焉。當此之時,鼛鼓而食,奏而徹,已飯而祭灶…可謂至貴矣。”(淮南子.主術訓)

  堂:古人居處廟寢合一,是為室,室外為堂,堂外則為庭。祭祀在室中,歌在堂上,舞在庭中。

有來雝雝,至止肅肅。相維辟公,天子穆穆。於薦廣牡,相予肆祀。假哉皇考,綏予孝子。宣哲維人,文武維后。燕及皇天,克昌厥後。綏我眉壽,介以繁祉。既右烈考,亦右文母。(詩經.周頌.雝)

對讀

神吩咐這一切的話,說:“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甚麼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他,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不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因為妄稱耶和華名的,耶和華必不以他為無罪。”(出埃及記20:1-7)
我要為耶和華我神的名建造殿宇,分別為聖獻給祂,在祂面前焚燒美香,常擺陳設餅,每早晚,安息日,月朔,並耶和華我們神所定的節期獻燔祭;這是以色列人永遠的定例。(歷代志下2:4)

解析

  這節與上一節的情感與思路是一致的。孔子還是在維護周代的祭祀禮儀,只有天子才能夠祭天,諸侯只能充當助祭,大夫都輪不上。哪裏還有大夫之家採用樂以撤下祭品的道理。孔子一生的政治理想是克己復禮歸仁,禮是仁的表顯,或者說外在形式,不能不遵守。孔子對子貢說:“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3.17)也是一個道理。孔子也強調內心的虔誠,如八佾3.12: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吾不與祭,如不祭。

不過,孔子對祭祀的對象還是言之不多。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公冶長5.13)

因為他自己也不是太清楚。
  在出埃及記20:1-7中,是神給自己的子民以色列人頒布的誡命。1-3節的核心命令是: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指出神是忌邪的神,禁止敬拜耶和華以外的任何神。如若他們不認識領他們出埃及的這位神,是獨一真神的話,他們就不能作祂的子民,不管他們怎樣小心翼翼地遵守了另外九條誡命,都沒有用。所以,神把這一項作為祂的第一條誡命,且將它看得比其他命令都重要。今天我們可能讓許多其他的事物成為自己的神,例如金錢,名望,工作,愛情,親情,享樂。一旦我們一心一意地以這些作為個人的追求,安全感的來源,生存的意義,它們就變為我們的神。我們不一定都會刻意地去拜這些事物,但若是花大量時間追求之,最後它們就會控制人的心思意念,成為我們的神。神的子民要讓神在生命中居首位,而不讓別的事物變成神。4-5節指示人敬拜神的方式。神是個靈,看不見,也摸不着,人要用心靈去誠實來敬拜祂。不可雕刻製作任何偶像,對之加以頂禮膜拜。6-7節指出遵從與不遵從誡命的後果。對前者,要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代;而向愛祂守祂誡命的人發慈愛,直到千代。從此也可以看出神的愛大於恨,人只要認罪悔改,神都會收回祂的憤怒。
  人不能靠自己認識神,孔子也一樣,只有神將自己啟示出來,神對人們說話的時候,人才能認識祂。真正的認識就帶來真心的順服。(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