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領袖的榜樣

海佑

 

  真正的領袖,必須具有幾項不可少的品德,才可建立模楷,達到“己身正不令而從”。從聖經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人;不過,“合神心意”的以色列王大衛,比別人更能表現出領袖風格。

  敬神愛人。仁慈,是領袖最高的品德。敬畏神,是一切品德的起源。凡事看見神的恩典,就以仁慈待百姓,如春風化雨,

以色列的神,以色列的磐石,曉諭我說:“那以公義治理人民的,敬畏神執掌權柄,他必像日出的晨光,如無雲的清晨,雨後的晴光,使地發生嫩草。”(撒母耳記下23:3,4)

  權柄會腐化人。但敬畏神的領袖,知道是靠神執掌權柄,不是甚麼天生聖哲,也不在眾望所歸。所以,慣作威作福,結果必然被棄絕。

  尊主為大。大衛受神膏立作以色列的王,受掃羅的迫害;他不願自己伸手與掃羅鬥爭,寧願逃避到山寨,等候神的時間來到。當掃羅進入大衛躲藏的深洞,大衛拒絕跟從者叫他殺掃羅的建議,不敢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因為他看的是神。他在黑暗中,趁時割下掃羅的衣襟,作自己寬容的物證,“隨後大衛心中自責。”(撒母耳記上24:5)他的良心敏感,因為他作事處處看見神。今天許多人,不服,不法,要掙脫一切的拘束,向所有權柄挑戰,是因為看不見神,要自己任意作事,不承認領袖,或都想自己作領袖,是可憂的現象。


培根 Francis Bacon

  能處逆境。培根(Francis Bacon, 1561-1626)說:“順遂最能顯示邪惡;厄逆最能顯示品德。”(Prosperity doth best discover vice; but Adversity doth best discover virtue.)大衛的兒子押沙龍,要革他老子的命;迫使大衛倉皇逃難。當祭司撒督,率利未人抬着約櫃來歸從,大衛對他說:“你將神的約櫃抬回城去。我若在耶和華眼前蒙恩,祂必使我回來,再見約櫃和祂的居所。倘若祂說:‘我不喜悅你。’看哪!我在這裏,願祂憑自己的意旨待我。”(撒母耳記下15:25,26)大衛不掠奪財寶,不裹脅百姓,連表示天命所歸的約櫃,也不肯勉強帶走。
  在逃難的路上,有個示每咒罵他,擲石頭,用沙土颺他。大衛的勇士們氣不過,想要割下示每的頭,止息他惡毒的聲音。大衛卻說:“我親生的兒子,尚且尋索我的命,何況這便雅憫人呢?由他咒罵吧!因為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為我今日被這人咒罵,就施恩與我。”(撒母耳記下16:11,12)
  在患難中,不自己伸冤,不僅逆來順受,還仰望神的手,這是領袖的品格說明。

  肯認錯誤。大衛犯罪,淫人婦而謀害其夫,神很不喜悅,差遣先知拿單去責備他。大衛不曾顧面子,老羞成怒,也不曾文過飾非,反而立即承認:“我得罪耶和華了!”這是誠實的表現(撒母耳記下12:13)。認罪才是赦罪的條件。可惜,人太自高自大,不肯下台;其實,自以為沒有錯,自以為少不了他的人,墳墓裏多的是,垃圾堆裏也不少。

  絕不諉過。大衛為了國勢富強,驕傲起來,吩咐數點人民和軍兵。神不喜悅,要降罰以色列。大衛禱告說:“吩咐數點百姓的不是我嗎?我犯了罪,行了惡,但這群羊作了甚麼呢?願耶和華我神的手攻擊我,和我的父家,不要攻擊你的民。”(歷代志上21:17)比起掃羅,自己僭越獻祭,卻諉過於群眾壓力,相差多遠!
  諉過,不僅是謊言,逃避責任,更是最卑鄙的事;這樣的人,絕不配作領袖。

  謙卑自己。謙卑(Humility)一字的來源是這樣的:humus意思是“泥土,地”,因此,humilis就是“在地上”;既然俯在地上,就不會是高人一等。
  有些人稍有成就,飛黃騰達,就忘了自己是誰,甚至提倡個人崇拜,自以為得意。但大衛不是這樣。

那時大衛在山寨;非利士人的防營在伯利恆。大衛渴想說:“甚願有人將伯利恆城門旁井裏的水打來給我喝。”這三個勇士,就闖過非利士人的營盤,從伯利恆城門旁的井裏打水,拿來奉給大衛。他卻不肯喝,將水奠在耶和華面前,說:“耶和華啊,這三個人冒死去打水,這水好像他們的血一般,我斷不敢喝。”(撒母耳記下23:14-17)

  叫眾人都對我效忠的,是獨裁者。彼此講義氣相投,同生共死,是會黨作風。只共同對主效忠,領袖不佔主的位分,是基督徒。
  希臘王亞力山大,有一次在征伐途中,與軍隊一同行進,很是疲倦口渴。有侍從去用頭盔盛了水來給他喝。亞力山大問:“這水夠一萬多人喝嗎?”回答說:“當然不夠!”亞力山大說:“這樣,將士們沒有水喝,他們的王也不喝!”他把水倒在地上。
  將士們見王與他們同甘共苦,在艱難的道路中,不忘記他們,人人奮勇,不避艱苦,努力向前。
  年老的使徒約翰,在啟示錄的開始,自我介紹:“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裏一同有分,為神的道,並為給耶穌作的見證,曾〔被放逐〕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啟示錄1:9)所說的,是信徒在基督裏,是進入一項共同的事業:“我們若能忍耐,也必和祂一同作王;我們若不認祂,祂也必不認我們。”(提摩太後書2:12)


黎剎 Jose Rizal

  拒絕試探。菲律賓獨立運動的啟發者黎剎醫生(Jose Protasio Rizal Mercado y Alonso Realonda, 1861-1896)著小說Noli Me Tangere,拉丁文書名的意思是不要纏住我!原書是用西班牙文寫的,英譯取書中主題,作社會之癌The Social Cancer),後來用原拉丁文名出版。書中講到西班牙殖民地政府的腐敗,最有影響力的天主教教職人員的邪惡,菲律賓人嗜賭等社會惡習。書中的男主角,守正不阿,勇敢清潔,真是如保羅所說的,具備作領袖的基本品德:“逃避少年的私慾…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提摩太後書2:22)他出於污泥而不染。可是,黑暗的西班牙統治者,容不下光明的照耀,黎剎自己卻因這書而受控誘導反叛,被判絞刑。死時年僅三十五。為持守原則,他幾乎是殉道者。

  願主興起這樣的領袖。求主幫助你,作這樣的領袖。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