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走出抑鬱的陰霾(八)

轉捩點

朱瀅蒨

 

  媽媽找來了一位心理醫生,價錢很昂貴,我說我不想去,她卻執意要我跟他見面。他說我們的家庭有很大問題,見面後媽媽很認同他的話,我卻覺得很可笑。“每個家庭都是這樣的!你想怎樣?”仍言猶在耳,我也一直信以為真,因為她常常標榜自己從不說謊,也常埋怨爸爸說謊。可是多年後她竟然自我揭穿自己的謊言,對我來說,她這個謊言比爸爸的嚴重千百倍。

  心理醫生要求見爸爸,因此有一次我們把他也帶去。醫生要我說出對他的感覺,我只說了少許,他便滔滔不絕地反擊和自保,而且頗激動;再一次,錯的又是我。我也不想跟他爭辯,既然他為了讓自己好過點,為了說服自己說服別人自己是個好爸爸,為了說服我他沒有讓我過得不好,沒有讓我受不必要的傷害,堅決不肯承認過失,甚至歪曲事實,如果這樣真的能讓他感覺良好,我也不介意成全他,反正他一向也是這樣。

  所有的錯也不是他的錯;他總是能夠找到藉口為自己開脫,讓自己睡得好食得下,旁人的死活他是理不了的。對這個自私至此卻自以為偉大的人,我已再沒有任何希望。

  做了二十多年人,自以為聰明絕頂,卻不斷被身邊最親的人擾亂思緒,完全分不清世上的所有是非對錯,若不是答應了神活下去,我一定會再次求死。亦為了遵守對祂的承諾,我以太昂貴而且作用不大為理由,堅決不肯再去見那心理醫生,免得自己最終寧願選擇當個背信棄義的罪人,也不願跟爸媽一起生活下去。

  我的人生,真是可悲得近乎可笑。

  我仍然機械式地早晚禱告。我心底裏其實覺得神在玩弄我,因此抗拒讀經也抗拒上教會,也時常在哭鬧時罵祂。祂不想我死是想繼續折磨我,每次想到祂在天上恥笑我的模樣,我便無名火起:“你愛世人,除了我!你究竟要戲弄我到何時呢?”

  我又在家休息了幾個月,日子過得很悶。每日睡至中午,有時候晚上會出門和好友晚飯。我的人生已經完全停頓,可是世界卻沒有等我,這讓我很懊惱又無奈,我幾乎一想到這些便悲從中來;過得很辛苦的二十五歲也終於過去,我又在抑鬱症的陪伴下度過了一個生日。

  我的病情雖然沒有退步,卻一直沒有太大進展,我仍然時常會突然情緒失控和不想見人,而且因為藥吃得太多和常常留在室內的關係,身體也變得越來越差。直至2009年三月,我參加了一個司儀訓練班,突破才真正出現。

  從小,我已經有很多舞台經驗,讀書時經常有機會在台上演說,亦擔當過幾次司儀,但抑鬱症完全拿掉了我的自信,我已不再喜歡被注視。至於參加司儀訓練班的原因,純粹是為了消磨時間;在上第一堂課之前,我跟自己承諾,我不求出色,但求別出醜。然而,完成課程後,我卻意外地重拾了少許自信,實在有點意想不到。

  司儀訓練班之後是普通話初班,一向不喜歡讀書的我,居然很專心上課。也許是因為自覺浪費了太多時間;只要是能讓我有一點精神寄託的事,我也會用心去做。

  同年八月,我鼓起勇氣參加了一個公開的司儀比賽。由初賽到決賽,一直忙一直準備,我的生活好像又再充實了一點。比賽當然是輸掉,其實結果沒關係,反正我也沒想過,我只想把這件事情完成;雖然已經把目標定得這麼低,但壓力仍然很大,緊張得超乎我可以承受的極限。

  我常常在想,我究竟是在何時起,由自以為有能力號令天下的女強人變成一個甘心做小角色的膽小鬼?我越是努力地生活,越是懷念以前的自己,我心口那個“勇”字到底去了哪裏?我最好的朋友說,因為我不再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才會變得膽小,我心裏一直知道不是這樣的,一切也是因為從前的自信不見了。

  我仍然需要定期覆診,讓醫生監察着我的康復進度。我仍然每天吃藥和禱告,也已經很久沒有上教會。我的生活,已經談不上喜歡或不喜歡,享受或不享受;人生,習慣就好。

  我一直有找工作,甚至為自己編了一份把病歷完全隱藏的履歷表,把期望薪金定得很高,希望藉此盡快賺回這兩年多應該賺到的錢,也急於做回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職位。可是,我並不是每次面試也會參加;雖然我是個說謊高手,但也需要很多的氣力和腦力才能說服別人我的履歷表是真的,這讓我感覺很疲累。

  這樣的人生,究竟有甚麼意義?

  因為實在有太多空閒時間,而且基於它幾乎是無本生利,我糊裏糊塗地開始了司儀事業。我先為自己製作了一個自我介紹的司儀網誌,然後在各大討論區留言作自我宣傳,不久便接到了第一單工作,是為客人主持婚宴。根據本身的工作經驗,我很容易地把自己包裝得很專業,我有名片(是好友義務幫忙設計,然後媽媽找了一家很便宜的印刷公司印製),報價單,確認信等等。這一切看似很認真,基本上跟一間正式的公司無異,其實全都只是我自己準備的。

  第一個工作,表現當然很差勁;幸好客人看不出來,他們之後還稱讚我,這使我很慚愧。我反覆思考失敗的原因,主因當然是經驗不足,信心也不足,其次是我根本不喜歡“結婚”這件事。在我開工的前幾天,爸媽又吵鬧,家庭的氣氛很不愉快,我的心情也很低落;“婚姻”對我來說,是個愚蠢不堪的行為,只要看爸媽就知道了,我又怎可能高高興興地身體力行支持別人的愚蠢?

  我本來打算放棄,可是不久便接到第二單工作,又是婚宴;為了賺錢,我硬着頭皮走上台。因為已經適應站在台上的感覺,這次的表現好多了,但我知道自己仍然是皮笑肉不笑,總是想工作時間快點過去。

  之後陸續有婚宴司儀工作。每次工作完畢後我也很累;使我疲累的不盡然是工作,而是身處婚禮場地的感覺。看到人家甜蜜地承諾廝守一生時,我的心情很複雜,腦海中亦有很多疑問;為甚麼人們會作“結婚”這個決定?有甚麼讓他們覺得自己有能力完成這件事?

  站在台上,我已經非常輕鬆自若,信心十足,但我知道自己只是表面工夫做得好,其實我是沒有用心去作的。。

  直至2010年四月,在這大半年裏,我共主持了一個歌唱比賽,十二個婚宴,一個週年晚宴和一個生日派對,錢賺得不多,信心卻賺了很多。

  2009年十一月,為了有更大的生活空間,我們搬家了。我們在教會附近租住了兩層村屋,爸媽的教友都變成我們的鄰居。他們人很好,我開始了解爸媽為何會喜歡上教會和這麼積極參與教會活動,因為他們身邊有一群好教友。

  搬家之後,一家人的關係明顯有所改善,爸媽的脾氣再沒那麼暴躁,而且更加屬靈;我的身心也舒暢了,惡夢也漸漸離我而去。也許,從前那屋子,充斥着太多回憶,即使我沒刻意去想,周遭的環境卻把我困在過去。雖然在舊居居住了二十多年,但每一次的離開,我也沒有一點留戀,甚至慶幸自己不用再回去。

  媽媽已經多年沒有工作,受浸後的她全心全意在教會事奉。雖然我不知道確實數字,但爸爸好像賺到不少錢,至少能夠讓我們一家人過着在小康與中產之間的生活,為此我很感恩,我深信這一定是神的安排。我知道自己的爸爸有多少能耐,他不帶麻煩給我們已經很好,我根本沒有想過有一天,他居然能養活我們;這不是神蹟是甚麼?

  可能因為這一切,我對神的感情,在不自覺地增加,再也沒有罵祂;但我仍然沒有上教會,只是每天禱告和增加了讀經的次數。

  靜極思動,加上身體狀況明顯有所改善,我又開始了找工作。2010年年中,我得到一個到北京工作的機會,薪酬不錯而且很有前途。可是,我深知自己的健康問題,因此有點猶豫。但另一方面,我亦知道這個好機會可一不可再;好友們和醫生的意見也很中肯,但我知道他們不想我去卻又不敢阻撓我。

  我鼓起勇氣把事情告訴媽媽,她的反應很大,哭着說很擔心我,擁着我說不捨得我。我沒有感動,反而很氣憤,極速掙脫了她;我說過很多遍,我討厭眼淚,而且我更討厭她對我的身體接觸,我仍然受不了。

  記得之前那個收費很昂貴的心理醫生嗎?他給我的最大得着,是讓我了解為何一直以來我也不能跟爸媽有身體接觸;因為我害怕,我害怕再一次被他們拒絕。從小,他們便不斷在我最需要保護和支持時拒絕我,漸漸我因為太害怕這感覺而對他們產生了嚴重的抗拒。跟他們太接近,我會很不自在,甚至會全身雞皮疙瘩;媽媽曾經責怪我,說不明白為何自己的女兒從不牽着她的手逛街,這麼多年後,她終於明白,這是因為她曾經多次甩開我的手。

  一個人在過去所受的傷害,是一輩子的事。我的過去,的確很沉重很沉重,沉重到我已經長得這麼大了,仍然沒能力背負起這段回憶。

  亦是因為她的眼淚,我不再猶豫,決定去北京。越接近離開的日子,我的心情越複雜;媽媽居然在這個時候,寫了封信跟我道歉,說知道自己的反應讓我不舒服,並說知道我已經長大,不會再阻礙我的發展,只要我好好照顧自己。我閱畢信後很感動;因為害怕她的眼淚,我一直不敢告訴她我離去的日期,這封信讓我知道,我可以把詳情坦白了。

  同時我也很驚訝,她居然知道自己的反應讓我難受,並會因此而道歉。從前的她根本不會這樣做,這不是神蹟是甚麼?一次又一次的神蹟,讓我終於下定決心跟隨神,並在心裏下了決定:決志和上教會的時候到了。

  就在這時候,我在Facebook(臉書)重遇了一位多年沒聯絡的小學同學,她剛在國內東北完成了三年宣教生涯。為了了解國內的生活環境和教會網絡,我約了她出來見面,她也很爽快的答應了。約會定在我離港前的一星期。

  小學畢業後十多年,2010年七月的第一個星期二的下午,我們終於見面。那時她才剛回港不久(她是六月回來的),我很感激她的熱心幫忙,而且很不好意思,這麼多年沒有聯絡,一見面卻是有事相求,她卻很樂意與我分享。

  她的一席話,讓我知道我不應該去北京,因為以我的身體狀況,根本不可能應付那邊的工作環境。最後,我在出發前一星期,推掉了這個工作。

  很久以前,在我病得很嚴重,不停埋怨自己不斷浪費工作機會的時候,一位好友跟我說過:“人看到的好機會不是真的好,只有神看到的好機會才是真的好。”她是我第一份工作的上司,我們的關係亦師亦友,她亦是我少數的基督徒朋友。那時候我不明白她這句話的意思,終於在這次“北京事件”中,我明白了。(待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