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參軍記─美國女兵的自白之八

可笑

 

  訓練營接近尾聲之際,我們要經過一次野地實習。即是說,幾個宿舍中同期受訓的新兵會一隊接一隊的,從宿舍步操到幾哩以外的樹林裏,去實習一下戰地的生活。
  事前,訓練官們給我們一張清單,上面列明須帶的東西:電筒,制服,衣物,睡袋,薄膠墊,起帳篷用的帳布,盥洗用品,小鏟子,急救藥物,廁紙,文具等。這一切都要放入背囊。連同頭盔,盛滿水的行軍水壺及步槍,身上足足多了最少三十磅重的東西。實際有多重我並不知道,只知道背囊重得我要微微俯身向前,不能挺起胸膛來做人。
  晨曦漸漸驅走黑暗。若從直昇機向下望,你會看到一團一團的小黑點分散在宿舍圍地外。我們背着重重的背囊,站着等了約大半個小時,終於聽到前方緩慢移動的聲音。原本我們是要步行到數哩以外的樹林裏去。但是,對於我們這些在後的,比較矮小的隊員而言,我們跟本不是在步行,而是在慢步跑。理由十分簡單,因為人家走一步的距離,我們要用一步半才跨出。所以,走到不夠一哩,已經有數名新女兵支持不住,被送上救護車在後方跟着大隊。
  到達終點地,我們兩個人一組,用帶來的工具和帳布支搭小帳幕。然後,一團人圍地坐着吃乾糧。這些乾糧的名稱是MRE(Meal Ready to Eat)一個五吋闊,十吋長的咖啡色厚身塑膠袋內,除了一小包肉和飯類食物外,還有(個別包裝的)生果,甜品,飲品粉末,花生醬,餅乾和果醬。另外,更有香口膠,糖,鹽,黑椒粉,辣油,火柴和幾張紙巾。我想,若然是換了中國人的軍隊,內中可能會放進些話梅,酸辣配菜,菊花茶等飲料。雖然這些食物不太難食,可是要每一餐都吃同一樣的東西,真的很容易厭倦。
  像我們這些城市人,習慣了城市生活的方便,野外生活是一個很好的鍛鍊。好,是因為它既能教會我們野外生活的方式,又能叫我們懂得去珍惜自來水,廁所,衴頭等視為當然的物件。野地是沒有廁所設備的。要方便就得走進樹林裏的某一角,用帶來的小鏟子挖一淺坑。方便完了又得用鏟子把泥土填滿坑子才算妥當。在野地的洗澡方法,是用頭盔盛滿水,鑽進所支搭的小帳幕中洗滌。因為頭盔的容量很小,所以只能隨便地用濕毛巾擦身便當了事。不過,我最掛念的是那軟綿綿的衴頭。凹凸不平的地在鋪上薄膠墊和睡袋後並不太難受;可是,用衣物捲作一團的衴頭壓着腦袋,很不舒服。如此,野地的第一晚在半睡半醒的情況下熬了過去。
  第二天大清早便繼續野地戰事的訓練。其中包括射擊和拋擲手榴等等。太陽落山以後我們更來一個黑夜樹林的作戰演習。我們各人手持步槍(是沒有子彈的),按照訓練官的指示,靜悄悄地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或站或坐着的等,靜靜地等。然後,又走到第三個地方的散兵坑內躲藏,等待。沒有人敢說話。不是害怕黑夜中的野地;而是不想被訓練官們責罵。過了不久,隊中開始有喁喁細語。原來是訓練官們想我們留意,“敵人”將會放射閃光信號,希望藉此能發現及確定我方的蹤影和位置。
  颼!明亮的一聲。拍!樹林像被大光燈照亮一般。環顧四週,眼見之處都佈滿一團團的新兵;也見到很多新兵像我一樣,大鄉里般望着漆黑中那一團光;也望着它迅速地墮落,整個樹林隨之返回肅靜。
  就這樣子行行坐坐便完成一次很兒戲的軍事演習。可笑我們好像棋盤上的棋子,被指揮官隨意移動,根本不知道其目的或作用。只有指揮部的人才明白是誰打贏了。可笑我們這一批連演習結束後仍毫無頭緒的新丁,若是換了真的戰地,我們定會被敵人殺個片甲不留。幸好這只是基本訓練營。只是基本上給我們一點行軍時需要知道的事情。日後,軍中的生涯會有更多專門性的,實際性的訓練和經歷。
  不知道是背囊真的輕省了些,還是能再一次洗澡及吃一點正常食物的慾望遠勝身體的疲勞和背上沉重的包袱,反回宿舍的路好像是容易了些。進入宿舍後,不用訓練官們的催喝,我們神速地脫下污穢的衣物,痛快地清洗一番。連站着等待入飯堂時唱的歌也顯得投入,起勁。(也許是替我們解悶,又或者是為了爭取時間向我們灌輸軍中的文化思想,每當我們站着等的時候,訓練官們會教導及帶領我們唱一些軍歌。)到晚上可以鑽入被窩時,真感受到可以舒服睡覺是如此美妙的一種享受。
  想起很久以前一套日本電視連續劇,阿信的故事的主題曲的第一句:“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可是,當失去了,我們又會後悔。這似乎是一般人逃不開的弊病。可是,怎樣才會懂得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也許,祕密是聖經裏所講的“凡事謝恩”。(帖撒羅尼迦前書5:18)也許,當我們肯為身邊的人及事物而感謝神,縱使他們並不是十全十美,我們會發現他們真的很值得被珍惜。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