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令人懷念的奧運烈火戰車

林向陽

 

  今年奧運在中國北京舉行。當年爭取2008奧運主辦權的時候,中國能在眾多爭取舉辦權的國家中脫穎而出,得此殊榮,全國歡騰。
  奧運原創於古希臘,當年參加的競技員必須經過登記,審查和有良好的道德。得勝者獲橄欖枝編成的冠冕和棕櫚枝作獎勵。後奧運會演變成國際性的運動競技大會,而燃點聖火,傳遞聖火,也成為奧運不可少的程序。參與競技的各國,養精蓄銳,派出最優秀的運動健兒,把訓練多年,最優秀的表現出來,為國爭光。
  不過,從古希臘的奧運,到現今全球每屆奧運,多少曾奪魁,被人歡呼愛戴的健兒,在時間的巨輪下,被人淡忘;多少當年新的世界紀錄,長江後浪推前浪,被後來的健兒再次刷新。看奧運歷史中,最被人懷念,依然津津樂道的首舉1920年代的奧運選手和宣教士李愛銳(Eric Liddell)。

烈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


Chariots of Fire 電影海報

  李愛銳的事蹟感人,在1981年被拍成電影,取名Chariots of Fire(中譯:烈火戰車)。雖然電影高舉基督教信仰,製作成本低,演員,導演都是籍籍無名的年輕人,卻獲得最佳電影,最佳原著劇本,最佳音樂,最佳服裝設計等四項奧斯卡金像獎(Academy Awards),成為當年最賣座的電影之一。電影描述兩位英國著名短跑選手李愛銳(Eric Liddell)及亞伯拉罕斯(Harold Abrahams),他們參加當年在法國巴黎奧運的真實故事與心靈歷程。亞伯拉罕斯為猶太人後裔,常認為因自己有猶太血統而被歧視,故此他拼命苦練,志在必得,渴望奪得世運金牌而得別人尊敬。故此,賽前的他患得患失,如同驚弓之鳥,經過艱苦訓練,傑出的比賽,終於得到夢寐以求的金牌,數年後他從商,名成利就,但據他自己所說,他的人生沒有目的,只有失落感。
  而李愛銳卻與他完全不一樣,他只討神的喜悅,並不理會別人如何對待他。他曾對其姊說:“神造我有祂美好的目的,將來為祂傳福音。但是神也讓我能跑得快,我賽跑是要討祂的喜悅。”比賽前後的李愛銳,態度悠閒自在,他謙虛有禮,有良好的體育風範,關心其他運動員,這是比賽場上罕有的。比賽後大家狂歡慶祝,他卻躲起來,專心預備主日要傳講的信息。


李愛銳(Eric Liddell

亞伯拉罕斯(Harold Abrahams

為榮耀神而競賽的人

  李愛銳生在中國,父母是到中國的宣教士,他敬畏神,自幼立志要步其父母的後塵到中國傳福音。賽跑是神賜給他的恩賜之一。在他的傳記中,他的女兒記載他曾赤手空拳跑去抓兔子,居然跑得比兔子快。他的對手也記憶說,在一次比賽時,李愛銳摔倒在地,爬起來再跑,依然奪魁。李愛銳認為“獲勝”也是榮耀神的一個方式,於是他參加奧運。在全英國的一百公尺與二百公尺短跑他都跑第一,尤其是一百碼短跑,更曾以9.7秒創下全英國紀錄,是1923年奧運金牌得獎的熱門人物。不過,當李愛銳發覺奧運賽程表“一百公尺”時間排在禮拜天,為了尊重神,他不肯在主日比賽,而且那天他還要講道,故此李愛銳申請自動棄權,退出比賽。此事成為當年英國報章的頭條大新聞。結果英國王子,英國奧運委員會,政要紛紛向他施壓,甚至有人毀謗他是個“宗教狂”,一個看“上帝比國王”還重要的人,他還是不為所動。結果英國只好讓他參加不在禮拜天舉辦的四百公尺賽跑。在人看來,那是李愛銳全無把握的競賽,在傳記中,記載李愛銳比賽前的兩個小時,全身肌肉極度疼痛,在絕望之際,他把一個年老按摩師送給他的字條打開,裏面寫着:“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撒母耳記上2:30)這段經文大大地鼓勵他,結果,他不但勇奪第一名,而且還以47.6秒創下全新的世界紀錄。當千萬觀眾看見他如旋風般飛跑,跑時抬頭望天,風車式擺動雙臂,抵達終點時攤開雙手,彷彿把一切交託神的英姿,無不動容歡呼(註一)

更偉大的賽跑

  得奧運金牌後兩年,李愛銳大學畢業了,他參加完最後一次賽跑,就回應神的呼召,參加了另一場更偉大的賽跑,那是沒有掌聲,沒有觀眾,沒有令人注目羨慕的榮譽,但在永生神的國度卻有永恆價值的賽跑。他在1925年飄洋過海,到歧視洋人,生活環境困苦,惡劣,普遍拜偶像的中國,他到天津傳福音,1934年他與一位愛主,來自加拿大的佛羅倫絲(Florence Mackenzie)小姐結婚。那時,中日戰爭已如火如荼,是為中國歷史最動盪的歲月。為怕妻兒受戰火牽連,在1940年,他主張腹大便便的妻子帶同兩個女兒離開中國回加拿大,自己仍留在中國,堅守崗位。在回加不久,佛羅倫絲產下了他們的第三個女兒。
  後珍珠港事變,日軍把所有的宣教士全遣送到山東集中營。李愛銳在集中營十八個月,生活非常艱苦。他雖與妻兒分離,沒有機會看見他的第三個女兒,而且疾病纏身,還常有極度疼痛的頭痛,但他從來不訴苦,依然有由天上來的喜樂,“笑口常開”是他最喜歡講的中國句子,他幫忙照顧營裏的病者和老年人,教導營友聖經班,把自己所長的數學和化學知識憑記憶寫成書本,教導年輕營友,把基督的真,善,美彰顯出來。在世界第二次大戰結束前幾個月,李愛銳因患腦瘤在集中營安息主懷,享年四十三歲。他臨終那天傍晚尚強撐着病軀去看望其他的病人,在他昏迷離世前最後的一句話乃是“完全降服”。(註二)
  寫到這裏,想到李愛銳為榮耀主而賽跑,為主而活的一生,雖然短暫,卻是極豐盛,極度有價值,能不令人肅然起敬嗎?走筆至此,也想起當年的使徒保羅,他洞識先機,有由神而來的啟示,一早就明白基督徒的人生就像一場賽跑:一場要得從神而來獎賞的賽跑。請看保羅教導當時的基督徒:

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着獎賞。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我鬥拳,不像打空氣。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哥林多前書9:24-27)

要得神獎賞的人生

  使徒保羅鼓勵基督徒當如競賽場的健兒,朝着神給我們的人生目標奔跑,且要我們盡心盡力,討神的喜悅,得着神的獎賞。而世人汲汲鑽營,即使賺得錢財名利,還是空虛無價值,就如上文的亞伯拉罕斯,擁有了奧運金牌與錢財,人生還是空虛失落。而基督徒卻有不同的價值觀,能分別何為短暫或永恆,知道如何討神的喜悅,得着神的獎賞和不能壞的冠冕。“神的獎賞”極度榮耀和豐盛,無法筆墨形容,過於有限的人能想像和理解的。有的神學家把這句話解釋為“基督的豐盛”,而基督的豐盛的確比天還高,比最深的海洋更深,誰人能識透?有限的人只能管中觀豹,略知其一二而已。難怪保羅說:

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羅馬書8:18)

故此,保羅願意丟棄萬事,當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得着神的獎賞。

忘記背後的積極人生

  使徒保羅也把如何得冠冕,得神獎賞的秘訣指示我們:

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着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3:13-14)

  使徒保羅說“得獎賞”,是他人生唯一的心志。而他在這裏說的“背後”是指我們過去的一切,包括我們的成功和失敗,因它們會成為攔阻我們前進的累贅。不是嗎?試看,有人因過去的成就,以致自高自大,陷在目中無人,心中無神的可憐光景;有人曾失戀,因不能忘懷傷害,以致終生寡寡不歡,甚至影響以後的婚姻與家庭;有人生意失敗,因不能忘記以往錢財雄厚的過去,以致人生一蹶不振,悲哀終老;有人因不能饒恕,忘記別人對自己的傷害,以致一生悲苦自艾…難怪主耶穌曾嚴厲地說:“手扶着犁向後看的人,不配進神的國。”其實,每一天都有神賜下的新恩典,夠我們使用,願我們靠主的恩典與能力,饒恕曾傷害我們的人與事,忘記過去,創傷得神的醫治,勇敢向前,積極地奔走人生的道路。
  也請記得,這裏的“忘記”並不是指忘記神的恩典。反之,神的恩典我們要常常數算,向人述說,作見證來榮耀祂,也使我們得激勵。

基督徒的人生有定向,有盼望,能使他人得褔

  還有,一個蒙主恩得拯救的人,他因信靠主耶穌而罪得赦免,他有永生的確據,不懼怕死亡,他嘗過主恩的滋味,知道神是美善的。也知道敬畏神,投靠神的的人是有褔,因為“因敬畏祂的一無所缺。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但尋求耶和華的,甚麼好處都不缺。”(詩篇34:9-10)故此,他願意過一個榮神益人的生活,用他的生命見證神的恩典;他分秒必爭,立志得時與不得時,都竭力要把耶穌基督的救恩與別人分享,使別人也能明白救恩,得着福音的好處,就像李愛銳的一生。你說,這樣的人生是何等豐盛,有意義!

  親愛的朋友,願你也能認識這位愛你,為你捨命的主耶穌基督。使你擁有一個積極,有定向,討神喜悅,得神獎賞的人生!

註一,註二:網上資料

(本文曾刊於真理報美東版84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