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4-01-01

使徒薦信

亞谷

 

  在古老的農業社會,周圍的事物,周圍的人,從生下來那一天,你所見過的,都不會改變。
  今天的社會環境,就複雜得多了。對於未見過的事物,或不熟識的人,你怎信得過?所以常需要推介。
  人的生命和效用,是有年限的。世代更迭,國家或團體的存在,要比人更長久,所以要晉才。事工的推廣,到更遠更大的地域,所以需要增用人才。至於社會層面,入學,選舉,任官,小至買賣,用推介的事例,就更普遍了。
  據學者研究,推薦是最好的用人方式。不過,必須無私才行。就像過去的社會,流行憑藉八行援引,私誼提絜,形成結黨營私,毛病不可勝數。

推介賢能

  祁奚,字黃羊,官晉國大夫,歷事景公,厲公,悼公,平公(620-545 BC)頗著政績。後來到底年紀老了,自己知道應該以國事為重,到退休的時候了。晉公問他:“誰可以接替你的職務?”他說:“解狐可以。”公問:“他不是你的敵人嗎?”大家都知道,他們是對頭。回答:“您問的是才能,不是問我們的私人關係。”晉公通過了任命。偏是解狐死了。現在,再徵求祁奚的意見。祁奚說:“那就任用祁午吧!”“祁午不是您的兒子嗎?”祁奚說:“君主問的是誰可繼任我的職位,不是問父子。”後來,祁午到任了,很能稱職。(左傳)這就是商書所謂:“無偏無黨,王道蕩蕩。”祁奚老先生的“外舉不避仇,内舉不避親”,傳為美談。
  現代社會,“内舉不避親”的事可太多了,富二代,貴二代,不該有的,到處可見,幾乎成了世襲。即使找不到血親關係,或是差事不那麼肥美,也有所謂的三同—同宗,同鄉,同學;以至辦甚麼事,都得靠“關係”。圈子畫得越來越小,對圈外的則列為別人,外人,如此的作風,簡直跟流氓,團夥,沒有分別,不顧大局,天下事不可為矣!很多團體的失敗,就是敗於這樣的文化。
  “外舉不避仇”的事例,可就不多見了,除非是賢者。

教會的推介

  新約教會的發展,是由於愛心的推介。在使徒書信中,可以查考到對於許多個人的提名推介,這表明可以看出別人的好處,也願意其他肢體得益處,得建立。
  使徒保羅工作最久的地方,是以弗所教會,有“三年之久”(使徒行傳20:31)。對保羅最友好的,是腓立比教會,多次供應他的需用(腓立比書4:15-19),並在福音上有團契。保羅又滿足的說:“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4:1,2)至於哥林多教會呢,一般印象可說惡劣,中間甚麼毛病都不缺,而且對於保羅的責備,不樂於接受;保羅說:他“對那犯了罪的,和其餘的人說,我若再來,必不寬容。你們既然尋求基督在我裏面說話的憑據…”(哥林多後書13:2,3)可見其關係緊張的氣氛。工作如此,不提也罷,該掩藏起來。但不是保羅。
  保羅如此說:“假若在別人我不是使徒,在你們我總是使徒;因為你們在主裏正是我作使徒的印證。我對那盤問我的人,就是這樣分訴。”(哥林多前書9:2,3)
  儘管有喜歡挑毛病的批判分子,可能說:“保羅花那麼多時間在那裏,把教會帶領成這種樣子!”批判他不是合格的教牧;如果再去別處求職,不會給予優先考慮。但保羅不會造假,敢於擺出來,說這就是他的“薦信”!

你們就是我們的薦信,寫在我們的心裏,被眾人所知道,所念誦的。你們明顯是基督的信,藉着我們修成的—不是用墨寫的,乃是用永生神的靈寫的;不是寫在石版上,乃是寫在心版上。(哥林多後書3:2,3)

  這是多麼高的評價!但這是對哥林多教會說的。
  其實,在哥林多前書的開始,使徒就說:“我常為你們感謝我的神,因神在基督耶穌裏所賜給你們的恩惠;又因你們在祂裏面凡事富足,口才知識都全備。正如我為基督作的見證在你們心裏得以堅固,以致你們在恩賜上沒有一樣不及人的,等候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顯現。祂也必堅固你們到底,叫你們在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日子無可責備。”(哥林多前書1:4-8)不僅是現在任何地方,很難指出這樣的教會,就是初期教會中,也不多見。就以嚴謹守律法的加拉太教會來說,保羅就沒有給他們如此評價。
  哥林多教會確有毛病,可以清楚看到使徒繼續指出來,並不是稱讚。不過,總不能到完全抹黑的程度。想想看,他在工作的時間,是除了以弗所以外最久的—“保羅在那裏,住了一年零六個月,將神的道教訓他們。”還有亞居拉和百基拉夫婦同工相助(使徒行傳18:1,11),不能相信是沒有成效。
  論到對犯罪的人,施行紀律制裁,保羅說:他“心裏難過痛苦,多多的流淚,寫信給你們…這樣的人受了眾人的責罰,也就夠了,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憂愁太過,甚至沉淪了。所以我勸你們,要向他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你們赦免誰,我也赦免誰;我若有所赦免的,是在基督面前,為你們赦免的。”(哥林多後書2:3-11)使徒發自愛心,也本於愛心,其目的還是為了愛心的建立。
  雖有犯罪紀錄,但涉及的個人及教會,肯認真對付罪,這真是教會的榜樣。從前使徒知道他們中間有分爭,不肯接受他們的供應;到改正以後,他“勸提多,既然在你們中間開辦這慈惠的事,就當辦成了。你們既然在信心,口才,知識,熱心,和待我們的愛心上,都格外顯出滿足來,就當在這慈惠的事上,也格外顯出滿足來。”(8:6,7)
  悔罪得蒙赦免,“也就夠了”。得使徒檢定,參與慈惠的事工,捐助耶路撒冷的貧困者,“格外顯出滿足”。這表明哥林多並非不及格的,使徒保羅以為可以作他的薦信,向眾教會推介,聖靈藉他的工作—誰能說不夠?
  祝有更多的教會,可以進步到能作為“薦信”,向世人無愧的推介基督,引人進入光明的永遠國度。阿們。


Photo by Pixabay

插圖:

  1. “Lightened Tealight Lot” by Pixabay (pexels.com, accessed 1/2024)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龍蛇之辨 ✍于中旻

談天說地

金玉食糧議 ✍于中旻

談天說地

五無的文化 ✍于中旻

藝文走廊

蝸廬 ✍凌風

談天說地

觀念的混亂 ✍亞谷

寰宇古今

從黑奴到反奴者 ✍史述

樂趣飄送

葛利格 Edvard Grieg ✍稽譚

談天說地

總體戰的勝利 ✍于中旻

點點心靈

蹣爛的腳步,艱難的歸程 ✍湮瀅

藝文走廊

浪子歸家的另一面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