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3-08-15

偉大的禱告

于中旻

 

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進深研究所(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一天傍晚,於普林斯頓大學校園散步。遇到一個學生問他:“先生!下一個動力的研究項目該是甚麼?”
  愛因斯坦回答:“禱告的能力!”
  沒聽說研究是否真正進行,更不知結果如何。倒是如何有此問答的原因,可以推想。在二戰後期,愛因斯坦和幾名科學家,寫了一封信,給美國領導人,提倡進行原子彈的研究。如此產生了“曼哈頓計劃”(Manhattan Project),被接納了,進行研究了,試驗了,生產了。
  1945年八月,美國對日本廣島,投下了第一顆原子彈,有意的毀滅了十萬平民;第二顆原子彈給長崎。結果日本接受“終戰”。
  愛因斯坦絕未居功,幾乎是立即後悔,已經來不及。他以其餘生,呼籲和平。他不是基督徒;但信有神。
  如果愛因斯坦也有禱告的話,不知他如何禱告—徒然懺悔,已不能改變根本已造成殘害的事實;只有求神的能力,保守不再發生同樣對人類的災害!
  “原爆的能力”展現舉世共知。
  “禱告的能力”如何?

以挪士的禱告

  該隱殺了他的兄弟亞伯後,亞當和夏娃又生了塞特。
  “塞特也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時候,人才求告耶和華的名。”(創世記4:26)
  各類動物都不禱告。禱告,是人類的覺醒,或發明。
  “以挪士”名字意思是“人”。人起初禱告些甚麼?
  不必為吃的禱告。因為遍地有果物可吃,又已經有禾稼農作物;有畜牧,只用以獻祭,還沒有殺生肉食。
  惟該隱的後裔,第二代就發展“以諾”城防。亞當的七世孫拉麥,開始多妻文化;他的兒子們,畜牧肥碩,又發展了音樂享受,並打造銅鐵利器;以至拉麥得意之餘,作歌頌揚他縱慾和氾武力主義的生活方式。(創世記4:17-24)
  同時,

亞當的七世孫以諾,曾預言這些人說:“看哪!主帶着祂的千萬聖者降臨,要在眾人身上行審判,證實那一切不敬虔的人所妄行一切不敬虔的事,又證實不敬虔之罪人所說頂撞祂的剛愎話。(猶大書1:14,15)

塞特共活了 九百一十二歲,以挪士共活了九百零五歲(創世記5:8,11),因此,應可及身看見“該隱文化”的發展,正如以諾所言的那醜惡現狀。
  兩個不同文化比鄰而居。以挪士可有求告的了。
  他求神給自己智慧和榜樣;求神保守義人的後代,不受該隱文化的沾染—不愛慕暴力,不放縱情慾,不擴張地土;保守小玄孫以諾敬虔愛人,與神同行(5:21-24)。還得求神保守所有的子孫,牲畜,不受惡人擄掠傷害。
  以挪士自然也領袖兒孫,有家庭祭壇;不忘記求神賜悔改的心,叫惡人知罪,蒙赦罪的恩,免於遭受毀滅。

尊貴人的禱告

  歷代志的家譜中,加插了猶大支派的伯利恆,有一家人的短記—

雅比斯比他眾弟兄更尊貴,他母親給他起名叫雅比斯,意思說:“我生他甚是痛苦。”雅比斯求告以色列的神說:“甚願你賜福與我,擴張我的境界,常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神就應允他所求的。(歷代志上4:9,10)

“Oh that thou wouldest bless me indeed, and enlarge my coast, and that thine hand might be with me, and that thou wouldest keep me from evil, that it may not grieve me!”(KJV
“thou wouldest keep me from evil…”(Darby Translation
“thou wouldest keep me from harm so that it might not hurt me!”(RSV
“keep me from harm so that I will be free from pain!”(NIV

從以上幾種英譯本看來,譯文大致相同。欽定本(KJV)和達祕譯本(Darby Translation)“keep me from evil”,有解釋為“保守我不行惡事,免致憂傷。”(自己或別人)這個解法的好處,是可以與上文“比眾弟兄更尊貴”,不枉他母親“生他甚是痛苦”。否則照中文譯本,或多數近年英譯,缺乏邏輯上的聯繫,未足以顯其尊貴,當然未能達意。
  中國古時的生日,有稱作“母難”,很為恰切。稍扯遠一點。今代的良母,可能對孩子如此說:“孩子啊!我沒去打胎,冒死受苦,把你生下來,撫養你,就是要你不行惡事,免得給人禍害,自己憂傷;靠着給你生命的主,作尊貴人,造福人類,擴展神的國度”是基督徒觀點。
  照聖經的說法,“境界寬闊”,“腳步寬廣”,是自由順利。如果只求告神,自己發福,擴張,那無異於“發達神學”,是自私的小人。如此人物,即使不作帝國主義侵略者,也跟流氓差不多,缺少他不會對人類有損失。就上文語意看來,不會自然朝如此方向發展。
  可惜,如此態度容易被接受,成為很流行。不妨自問是否如此。不過,希望基督徒,特別是傳道人,時常自己省察,莫利用聖經替自己說話。

基督徒的禱告

  初期教會由禱告開始,藉禱告增長,得蒙神的恩惠,在於注重禱告。
  後來因文化差異,起了“廚房風波”。使徒指示,選人執事務,“但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使徒行傳6:4)祈禱還排在講道之先。
  保羅蒙主選召,作外邦人的使徒。他不僅傳揚福音,也培養後進同工。他對信心的真兒子提摩太,沒有教他講道學,卻着意勸促首要的事—

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祂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提摩太前書2:1-4)

這不是狹窄自私的禱告,是適合“尊貴人”身分的偉大禱告,因為體貼主的心意。因此,主“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清楚是主的旨意。
  主耶穌在離世前,給了門徒一個極大的應許: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因為我往父那裏去。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甚麼,我必成就,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翰福音14:12-14)

作偉大的事,必須有偉大的心,作偉大禱告。約翰告訴信主有永生的人:“我們若照祂的旨意求甚麼,祂就聽我們。這是我們向祂所存坦然無懼的心。”(約翰壹書5:14)就是根據主信實堅定的應許。
  基督徒必須謙卑才可蒙福。不過,神家裏的人,是尊貴人,在行動上,與天父交談上,都必須表現如此。
  聖徒更應該為領袖禱告,使其不可為害國家,荼毒人群,侵害別國,造禍同類。求主感動他們心清手潔,行事端正;“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蒙神悅納。阿們。


Photo by Monstera

插圖:

  1. “Crop black man praying at home” by Monstera (pexels.com, accessed 08/2023)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善用剃刀 ✍凌風

談天說地

人權與政權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彩虹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社會主義資本家—子貢 ✍亞谷

談天說地

東亞復榮圈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兩把火 ✍亞谷

談天說地

五福 ✍劉廣華

談天說地

新年談福 ✍余卓雄

點點心靈

紙窗 ✍湮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