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仁愛的果子

于中旻

 

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拉太書5:22,23)

如果問,有沒有一個人人都喜歡的字,那就是“愛”字。無論如何邪惡的人,也都願意被愛,並且也可能有他們愛的對象。孔子教導:“汎愛眾,而親仁”,是說要博愛所有的人,親愛有品德的仁人;至於作大國領袖,要節約度支,愛顧人民的福利,是為“節用而愛人”(論語.學而1.5)。從這幾句話裏,就看出“愛”的不同;不僅用字有所不同,還要看連接的上下文是怎麼來的,如何接續,不可斷章取義。
  說到聖經文字,“愛”是一個特別的觀念,所以若要恰當表達,很難找到中文裏現成可用的詞語。
  國語新舊庫譯本把“神愛世人”改作:“原來神那樣愛世界”(約翰福音3:16),似乎執於同字同譯的想法,顯然見其不高明。因同一譯本又命令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誰若愛世界,誰就沒有父的愛原在他裏面了。”(約翰壹書2:15)這樣,未免有些不像話吧!另一方面,我們不能不談談偉大的“愛之頌歌”,被譯為:“…卻沒有愛原…愛原是恆久忍耐…其中最大的卻是愛原。”(哥林多前書13:1-13)至於何為“愛原”,並沒有可服人之說。在約翰壹書又這樣說:“看哪,父賜給我們的是何等的愛原!…罪因就是那不法狀態…在祂裏面並沒有罪因。”(約翰壹書3:1,5)這裏“愛原”與“罪因”對稱,不見得怎麼好,卻更失去意義。
  舊約最普遍的Shema,“以色列啊,要聽!”耳熟能詳。這處有力的重要引文;也可作“聽啊,以色列!”Shema是聽的意思。在馬可福音記載主回答文士質疑,新舊庫譯本作:

誡命中最大的是“以色列阿,要聽主我們的神!主是獨一的。而且你當用你的全心,全魂,全意,並全力愛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說:“你當愛你的近人如己!”(馬可福音12:29-33)

  以“近人”代替“鄰舍”。論到神家的旗幟,新舊庫譯本和合譯本對比,幾乎沒有差別:“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叫你們也要怎樣相愛。如果你們有了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翰福音13:34,35)新舊庫譯本一向以詰屈聱牙著稱,卻不見甚亮光。
  中文有時用覆疊語詞,為了字數的平衡,而二字語義並沒有差別:清潔,喜樂,和平等屬於此類。有人指出所謂“八德”,實在只有六德;因為“仁愛”,“和平”,都是二字指一事。和平是說求和睦,和解,未必是平。至於仁愛,實在並沒有“成仁”的意思,連解作“仁民愛物”都有些勉強。如:“聖靈的果子”的“仁愛”,就是“愛”的意思。中國傳統這樣作,是為了同後面的八項,共為一果。不過,在此“仁愛”僅可作名詞用,如果用為動詞,則表達有困難。而且如果說:“神就是仁愛”,雖然比“愛原”稍好些,但仍然不免於動詞表達的問題。
  這裏不能不說到翻譯的問題。翻譯應該避免解釋,也就是說,不能把譯者對於所譯作品的意見,代替原作者的意見。不過,對於文化背景的理解,不可避免的表現於譯文。在約翰福音末後“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與“主啊,你知道我愛你!”著名的應對,有人以希臘記錄語言agape,作為主的語詞;其實,主更可能使用亞蘭或希伯來語。按博洛斯(F.F. Bruce)的意見以為同義字交換運用,並非罕見,“餧養”及“牧養”,“小羊”及“羊”的不同,豈不值得同樣着意?
  人生不是一條單軌道,而是像一張網,有許多不同的交匯點。所以就愛來說,也可以有不同的字義,用於不同的關係。對於基督徒,我們的天父,賜給我們是捨己的慈愛(約翰壹書3:1);耶穌說:“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你們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以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因僕人不知道主人所作的事;我乃稱你們為朋友;因我從我父所聽見的,已經都告訴你們了。”(約翰福音15:13-15)自然該是友愛。使徒保羅以教會與基督的奧秘,比夫妻合體之愛(以弗所書5:29-32),同一感受,這是疼愛。盧益思(C.S. Lewis)曾用極簡單的話論真實的愛:人不必分析甚麼愛,只要去實行,就可以知道了。
  耶穌對於愛鄰舍的問題,決定誰是“鄰舍”(近人)並不困難,而需要注意那個簡單的結論:“你去照樣行吧!”(路加福音10:37)這也是今天基督徒的關鍵:“愛原”,必須有個適當的動詞—不需要先知,先見或智者,都可以看到的前景是,水有源而不動,將成為一泓死水。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