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我的豬扒

寧喜

 

  我家有三隻狗,起名全是“豬”系列。這不單是容易記,更是容易叫喚;更何況這都是我們日常喜愛的食物:“火腿”,“豬扒”,“腸仔”。孩子們早餐喜愛火腿煎雙蛋,加上一片多士和一杯牛奶,我則喜歡喝杯熱港式奶茶。繁忙的中午,來個洋蔥豬扒飯或是茄汁燴豬扒飯,不然就香煎豬扒飯…加上一碗羅宋湯,乃飢腸咕嚕之時最佳享受。那麼腸仔蛋,腸仔菠蘿,或用腸仔切成一段一段地,用現成酥皮麵包捲起來,用烤箱一烤便成最佳下午茶點心。
  我的三個孩子,為了幫補學費,每個都是年紀輕輕便一邊上學一面打工。有年聖誕前夕,有份禮物放在門口;原來是一隻名貴的小黑狗—拉布拉多尋回犬(Labrador Retriever)。孩子給牠註冊的名字是Coco Leung。Coco是隻獵狗,豈能在我們狹小的家中生存呢?於是勉強妥協把牠送給一對夫婦,他們既愛狗又有豪華大屋,寬敞大院,更加上三個愛狗如命的孩子。雖然客觀地條件很理想,但Coco賴着不想上車,而孩子也眼巴巴地看着Coco被帶走了!
  往後的幾年,我們也去老遠的荷蘭鎮探望過Coco幾次,易主後的Coco適應下來,反倒跟我們生疏了。從此我們就不去看牠了。
  孩子唸大學了,住在外面,於是去防止虐畜會領養了火腿,牠長得有點像Coco,但卻有點“鬥雞眼”。牠個子大卻膽子小,連小貓“布丁”一叫喵,牠都會倒退幾步!火腿非常土,帶牠出去逛逛吧,牠永遠不會好好的走;不是聞東聞西,便是向其他的狗大叫。牠好想交個朋友,但除了“汪汪”叫外,就沒法子了。有一次在Verrazano Bridge附近的公園玩,因牠的友善大叫卻被一隻蘇聯狗狠狠地咬傷,結果送到狗醫院去急症。
  我最喜歡餵火腿吃飯了,因為任何時候,只要你問牠:“Ham Ham, are you hungry?”牠總是飢餓地等着食物,並且狼吞虎嚥地吃完,然後喝好多好多的水。但豬扒卻很會撒嬌,老要你看着牠說:“Good boy, go to eat!”然後牠才慢慢地吃,不時又回頭看看,深怕你溜走了(去上班或是沒時問陪牠)。有一回真沒法子陪這位“二少”慢慢細嚼,哈!牠竟一口都不吃,那老火腿就老實不客氣地過來一掃而空。
  過節了,孩子給狗狗也打扮打扮。美國到處都可替狗買到應節的時裝;記得豬扒第一次穿聖誕禮服,替牠照相牠還蠻上鏡的。從此牠愛上了照相,而每張相片都看準鏡頭呢!
  豬扒才三個月大就抱來我們家了,牠的師父就是我們家的貓“布丁”。小豬扒天天模仿布丁的一舉一動,久而久之牠一坐下盤起前面兩隻手就跟貓一樣。豬扒是德國牧羊犬(German Shepherd Dog)及鬆獅犬(Chow Chow)和金毛尋回犬(Golden Retriever)之混種。牠毛色特別漂亮,那金黃色的身體在綠坡上奔馳似箭,每次帶牠出去也不用綁帶子,牠跑一段總會回來看看你。要回家了牠就會去找大佬火腿,用鼻子推推牠或逗逗牠往回家的路上走。
  我們剛搬了新家,那附近的環境很好,非常適合散步。“媽!這麼好的地方,為甚麼不出去走走?要不然就帶豬扒去吧,牠很乖又聽話,不會讓你丟臉的,牠不像火腿亂吠亂跑…”我真的帶了豬扒出來走走,我不敢放開狗鍊,只是牽着牠走,起初還相安無事的散步,走着走着突然豬扒瘋狂快跑,我被牠扯着跑簡直沒法停!因為豬扒碰見了牠的幾位狗朋友,很想跟牠們聚一聚;等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牠帶回公園邊,我真的生自己的氣:想了又想,竟哭起來了。“我真沒用!連隻狗都管不了!”豬扒看見我掉淚,不好意思地乖乖坐在我身邊,從此以後我再不單獨帶狗去散步了。
  朋友送給女兒一隻臘腸狗(Daschund),牠長得好漂亮:鼻子尖尖嘴長長,眼睛精靈似框了眼線,深棕色的毛,長長的耳但短短的腿;看起來斯斯文文,其實動作迅速,絕不吃虧。有一回這老火腿竟跟小腸仔爭執起來,這“惡雞婆”腸仔竟拼起來,臉上被抓傷破了相,真可惜!脾氣好的豬扒常常讓着這惡婆小腸仔,不管是零食或正餐,這小傢伙一過來便由得牠了!身為夾心層的豬扒,總是讓着大佬火腿睡沙發,小妹腸仔睡小床;牠自己老扒在地板上隨便睡睡便行了。
  我出去開會了幾天,回到家卻不見豬扒來跟我搖頭擺尾?心裏正嘀咕是怎麼了?“媽!豬扒需要心理輔導,牠闖了大禍,挨揍挨罰,現在躲起來了!”細查原委,牠長牙牙癢,竟去選了幾對真皮鞋來咬,咬了一隻又一隻,警告了也不管用,將牠關在門外後院,那晚上行雷閃電,豬扒最怕打雷了,於是牠拼命要進來卻沒法開門…整個門都給牠破壞了。從此,我每天花時間陪牠,跟牠講話,經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牠才能正眼看人並正常的靠近人。我好開心,想不到心理學對狗也有用。
  每逢我買菜,煲湯,火腿就會帶着豬扒乖乖地等在廚房一角。牠們那個饞樣,嗅着湯味兒不斷縮鼻子真教我感動!有時竟忍不住偷偷地拿塊肉或一塊骨頭給牠們享受一下。這個時候我才覺得自己是狗狗的主人,有無上的權威。
  養狗的學問可多了,不但要散步還要放狗去拉尿屎,洗澡梳毛,剪指甲,挖耳朵,擦眼淚,訓練規矩,餵食更要定時定量,營養補充,獎罰分明。陪着曬太陽,常常摸摸頭或拍拍背;要玩耍也要管教…從這些狗狗身上我真學了不少,我覺得像這麼有“人情味”的豬扒我很開心!可能這也是我偏愛豬扒的原因吧。唉!豬扒,豬扒,你是我的豬扒!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