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凍蕾

湮瀅

 

  庭園中的十幾株玫瑰,去年夏天經過我細心的培養,曾經綻放了滿園的顏色,深紅,橘赤,純白與淺黃,疊印在修剪得頗為整齊的朝鮮草草地上,為我的庭園增色不少。來訪的客人,都會引為讚賞與談話的資料。我自己漫步在玫瑰花叢,也頗能領略到所謂雅人的情致。
  玫瑰在盛夏極易綻開,晚間才發現一朵嫩蕾,早晨澆水時,便已經展苞開放。時序進入秋天,花朵便逐漸減少,而當冬日的寒流襲來時,花朵更愈來愈少了。有時在枝上出現了一朵蓓蕾,幾天以後,你會看見它仍然楚楚地瑟縮在枝頭上。包在外面的萼瓣,凍得變成深紫,看上去令人憐惜。
  這幾天冷得特別,除了早晨澆澆盆花外,我很少在園中逗留。但今晨忽然發現在花叢中,綻開了兩朵深紅色的玫瑰,在寒冷的晨風中噴射出一大片的鮮紅,非常惹眼。當我走近它的時候,寒香襲面,它傲然地沐在冷風裏,經過幾度的掙扎與奮鬥,終於突破了寒流的封鎖,勇敢地將它的顏色與芬芳呈獻給這個世界,完成了造物主賦予它的使命
  我默默地在花前站了好一會,這冷凝的色香帶我回到酷寒的故鄉,使我的回憶凍結在那段風雪漫天的日子裏。

  在北方像這樣寒冷的臘月天,除了雪的瑩白之外,真是難得看到別的顏色了。能耐得住那樣奇寒的恐怕只有後園的那幾株臘梅了。梅花能在嚴寒中吐蕾,想起來真是神奇。當一顆顆的花苞,由光禿禿的枯枝上鑽出來,在北風與冰雪的威脅下,出現在枝頭上,看起來好像凍成了琉璃球。但在一個雪霽的清晨,推開後園的柴扉,踏着埋脛的深雪走到梅樹下,會驚異地發現,樹上開滿了鮮紅與淡黃的梅花,那些看起來好似凍僵了的蓓蕾,竟然突破了冰雪的重圍,在雪地的白紙上,豪壯地寫下了她的香與色。人站在這幅雋逸的作品前,連寒冷也會忘了。
  由故鄉的臘梅,再回到眼前的玫瑰,我忽然憬悟到今天這時代的寒流,正在襲擊着青年人的心。這被稱為“迷失的一代”的一朵朵的青春的蓓蕾,為甚麼不能像這朵玫瑰一樣,發揮生命的潛力,突破這時代的寒流,綻放出光與熱的花朵。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