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春遊東瀛

音凝

 

  東京在料峭春寒中。
  這是我第三次去日本,應邀參加一項國際性的會議。去時行色匆匆,因台北已進入夏季,那幾天正很熱,所以我穿了夏裝前往,但一到東京即為料峭春寒所包圍。東京的人們尚未換季,多半還穿着冬裝,抵達東京的第二天即下大雨,氣溫跟着下降,甚至有人穿起大衣來了,愈顯得我的衣衫單薄。在會議廳中有幾天連暖氣都開放了,詢之東京人,都說這是不正常的天氣,因為櫻花時節已過,氣候早該放晴轉暖了。


皇宮的護城河

  我們住在東京千代田區的一座旅館,傍近日本皇宮,是東京的心臟區,但卻不是鬧市,周圍環境極為幽靜,旅館的門前就是皇宮的護城河,岸邊長滿了垂絲柳,碧波上游着悠然自得的白天鵝,假日時青年男女在河上泛舟,春光明媚如畫。河的彼岸是壯麗宏偉的奧運柔道館,一大片青蔥的綠地,杜鵑的紅色流泄在岸的兩旁。距皇宮不遠,緊傍着美麗的公園,有一棟醜陋破舊的樓房,樓頂的屋瓦脫落,門窗破損,周圍架着鐵絲網,看來陰森恐怖。這座大樓與周圍的景色極不調和,我問了幾個年輕日本人,都不知道這棟樓的來歷,後來問到一位中年日本人,才知道這是二次大戰時期的“近衛司令部”,戰後竟保留下來作為紀念,令人不可思議。
  在我們住的旅館與會議場所之間,每天要經過一個公園,園內長滿了參天的樹木,特別是一條細石路的道旁,有數十株高大的銀杏樹,枝椏相接,織成一片綠雲。每天早晨經過時,陽光由扇面形的樹葉中漏下來,靜靜地灑在人身上,足下的碎石發出沙沙的微響,與林間的鳥語組成淡淡的音樂。我總是留戀着這段路徑,不想走出去,或故意兜一個小圈子,多享一刻銀杏樹下的恬靜。
  公園的一端是一間忠烈祠,庭中滿是馴良的鴿子,它們會落在行人的肩上臂上而神態自若。我喜歡買一包玉米握在手中,便會有四五隻鴿子飛來,圍在手邊啄食,非常逗人喜愛。
  東京的馬路清潔,交通井然,在小的巷道不設交通警察的地方,路口都安放着許多黃色的小旗子,行人都可以拿起來臨時指揮交通。但東京仍在大肆宣傳交通的安全,馬路上可以看到許多交通安全周的標語。
  在東京的兩周中,逢上好幾場涼雨,料峭的寒意透入衣衫。當我踏着碎石路走在銀杏樹下時,很自然地使我想起了北國早春的輕寒。

鎌倉的古樸


鶴岡八幡宮

  為了想品賞日本小城的風味,在一個周末我走訪了古都鎌倉;明治時代曾建都於此,有許多名勝古跡可以踏訪。我們登臨了高聳的八幡宮。古剎建在山上,由山下走上去,要爬數百級石階,山上風物甚佳,廟旁樹上掛滿了香客們抽的紙箋,據說可以討吉利。由八幡宮出來,我們去參觀了鎌倉著名的青銅大佛像,佛身高11.32米,重121噸,大佛像鑄於1252年,看上去古色斑然,是鎌倉觀光的主要對象。

  鎌倉的寺廟很多,鎌倉宮是最具代表性的一處,鎌倉宮建於明治二年,宮內收藏甚多古物,內有明治天皇的用具及山本五十六手書的真跡,筆法十分蒼勁。後山有一間石洞,外面封以木柵,洞的深處有一盞鬼火似的油燈,據說是護良親王幽禁之處。


鎌倉宮

  其實我所欣賞的還是鎌倉小城的古樸風貌,街上沒有擁擠的人群,不時可以看見穿和服木屐的男女在街上悠閒地行過。城裏的街道都打掃得十分整潔,每一家看去都是明窗淨几,纖塵不染。整個的小城都像剛剛用水洗過一樣的潔淨,舒適。每一家的庭園,也都經過設計整理,整齊的植物修成的牆壁,看去滿眼皆綠。在街上徐步緩行簡直是一種享受。這裏同東京的緊張忙碌形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江之島的水族館

  鎌倉與江之島相連,江之島主要的名勝為水族館。館內水族收藏極豐,有一種電魚,游動時發出的電波強烈顯示在電視機的螢光幕上,可謂造物之神奇。館外有賣海鮮的小攤子,可以用蚌殼在火上煮食各種海蚌海螺,別饒風味。


江之島水族館

  遊客到江之島多半是來看海豚表演,在一個大貯水池中養了許多經過訓練的海豚,它們能做各種表演:穿火圈,銜水球,投籃,在水中取物,狀頗通靈。記得在夏威夷的威基基也看過同樣的表演,但他們是將海豚養在巨型玻璃器中,所以看起來分外真切。

箱根的湖山

  去年八月我去箱根時,正遇颱風侵襲,我被困在強羅住了一夜,次日搭火車下山,沒有領略到箱根的湖山之美。這次我們經過日本友人的指點,不乘登山火車,徑搭汽船到蘆湖。由箱根到蘆湖車行約三十分鐘,在美國搭汽車看到司機一人兼管開車,收票,報站等工作十分辛苦,而日本的長途汽車則完全電腦化,頗值得借鏡。旅客上車後,由箱中取出一張自動記錄卡,上面記載你上車的站號,及到達終站的車資數目,以作你付車資的根據。車資可投在收錢機中。如需零錢可在找錢機中換取硬幣。每到一站司機用手臂觸動錄音機,便播出清脆的女聲報告站名。在車的前端裝有一個電動指示牌,牌上按站指示在不同站號上車的旅客已用掉多少車資。如果你聽不懂報告,可以核對手中的記錄卡,便知在何處下車。設計得十分科學,也十分方便,又能節省人力,實在值得參考。
  車到蘆湖時,一幅清挹的水彩畫立刻展現在眼前。湖水碧藍而瑩澈,遠山近蕪寫盡了湖的嫵媚。我們搭上了遊艇,繞湖一周,富士山頭的白雪,依稀可以窺見。蘆湖比日光又自不同,日光的湖像煞了日月潭,但蘆湖的靈秀之氣,與視覺的遼闊,又非日月潭可比。


箱根的湖山

  我們在箱根下船,再搭纜車下山,一登上了纜車,便迷失在雲霧中,只見山下一片涵碧,冷冷的杉木,整齊地排在腳下。纜車的速度很慢,可以放眼欣賞風景,不時有半謝的山花,將殘紅送進窗口。纜車在寂靜的綠色中移動着,偶爾也有山鳥的啁啾傳過來,入耳特別親切。我們在大湧谷下車,一出纜車便被高山的寒氣所包圍,山谷中一片彌蒙的白煙,山下怒吼如雷鳴,原來這裏是一大片火山的遺跡,白色煙幕中有刺鼻的硫磺氣息。我們走下去看了火山爆發的遺址,有幾處仍然冒着滾熱的水泡,標出為危險地帶。山下有一處憤怒的火山口,稱為地獄谷,由纜車上望下去頗為驚心怵目。但秋天時滿山紅葉,襯在白色的煙霧裏,風景又自不同。纜車到早雲山,我們再換火車回箱根。上次來訪,只聽了箱根的夜雨,看了山巔的晨靄,這次才窺見了湖山的全貌。但也只是淺淺的一瞥而已,要真正領略箱根之美,怕總要在這裏住幾天,才能體會出它的韻味吧!

京都的垂楊

  京都是最能代表日本風味的古城,在三十三間堂可以看到一千個木雕的佛像,聽滿口飛沫操生硬英語的日本嚮導說那些面目猙獰的鬼怪的來歷。在清水寺的峭壁上極目遠眺,可以看見京都幽絕的山水。而神道廟大殿的碧瓦朱欄,是十足中國宮殿的翻版。只有神道廟後面的公園才表現出日本風格,玲瓏的湖山,櫻花處處。疏淡,清淺,曲折,幽邃是日式庭園的特色。京都沒有高大的建築,多半保存了它原有的古貌,在街頭上可以看見一行行的垂楊,柳絲搖曳在春風中,看起來特別瀟灑風致,再配上幾個和服安步的人物,便更像古畫中的意境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3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