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歷盡滄桑一聖書

殷穎

 

  有一回,我在一所教會主日講道後,一位弟兄看見我使用的聖經,封面已經磨損;他問我用了幾年?我說差不多十年了吧。由於天天翻閱,裏面已有些脫頁,裂損,幾經黏貼,封面及內頁周邊的燙金多已剝蝕,皮面的黑漆也大部脫落。封面皮的邊緣,甚至還有幾處裂口。
  離開台北前,教會一位新來接棒的同工,剛剛由神學院畢業,他對我說從未看到一本磨損得如此厲害的聖經。這本聖經,是我做傳道工作後使用的第三本。在這之前的兩本金邊皮面聖經,都用到封面破損,內文大部分脫頁,無法再修補時才退役。行前檢視時,早已成了斷簡殘篇,字跡模糊了。我現在手中的這本,比起以往的兩本還算比較完好,因為在以往十年中,旅行外出時,我另用一本袖珍本聖經,所以便延長了這本的壽命。但臨行時青年團契贈送我的許多禮物中,就有一本嶄新的皮面金邊聖經,建議我應該換用新本了。
  但這本舊聖經中有許多札記,我使用多年十分順手,實在捨不得更換。另一原因是:這本聖經特別有紀念性,封面右下角印了一行燙金正楷字:“第一屆中國基督徒作家研討會紀念”。這次歷史性的中國基督徒作家研討會,於1975年春天在台北淡水召開。當年港台兩地的基督徒作家及神學家大都參加了。那時我正主持基督教的出版工作,召開這次會議的目的,是要試着為中國基督教文學,找出正確的方向。在三天的研討會中,除宣讀了幾篇神學論文外,還討論了兩位日本重要基督徒作家的作品:一位是暢銷小說作家三浦綾子,另一位是曾訪問過台北的遠藤周作。
  這兩位作家的作品都已部分譯為中文,多半是出於朱佩蘭女士的手筆。朱佩蘭是翻譯日文書籍的重要譯作家。她譯了大部分三浦的小說,約二,三十本;當時她還未信主,但在譯過許多三浦具有豐富基督教信息的小說後,終於受感信主。在那次作家研討會後不久,我便為朱佩蘭姊妹施行了洗禮,教會增加了一個重要的筆兵。後來她先生游禮毅也歸了主。那段時期是我主持教會出版事工的意外收穫。每每拿起這本聖經時,我便不能不為此感謝上主。
  這兩位日本基督徒作家的作品都影響深遠。三浦綾子是暢銷小說作家,其作品對青年人很有吸引力及影響力,不少人讀了三浦的作品而皈依救主。遠藤周作的作品,則具有相當的深度。他的沉默在討論一個重要的神學問題,這本小說不僅是一個可歌可泣的日本信徒蒙難的故事,並且要讀者由這故事背後,去探索了解深刻的信徒受苦的神學思想。這本書除已拍成電影外,有十餘種語文的譯本。中文譯本亦出自朱佩蘭之手。這些書的出版都經過作者同意,我曾親自在東京將沉默的版稅交給遠藤周作。多麼期望華人也能產生這樣卓越的基督徒作家。
  我使用的這本聖經,仍舊是半個多世紀前由宣教師主持翻譯的和合本,海內外華人教會都一直習慣沿用這個版本。最近雖由“聖經公會”等單位出版了幾種不同的譯本,但教會仍舊喜歡和合本。我想這大概是出於歷史的情感吧!
  記得幼時在教會學校讀書,我十分渴望能擁有一本自己的新舊約全書。這個心願後來終於達成。我便十分珍惜那本聖經,經過多次的兵燹,戰亂,始終將它保留在身邊。在多少次的憂傷痛苦中,我由那本聖經中得到安慰,甚至在絕望中重獲生機。後來那本破舊的新舊約全書,在一次意外的劫難中,我將它送給一位難友,希望那本聖經能帶給他永生的信息。
  寫這篇短文時,我撫摸着這本在最近十年陪伴我傳道的聖經,它像一位不可須臾分離的老友,它曾陪同我在過去十年中,至少有幾百次在講台上宣講上帝的信息,也曾無數次跟隨我在醫院中病榻旁,用上帝的話語安慰了那些即將離世的病人。我仍期盼在未來的歲月中,再由這本聖經中得到救主的指引,讓它與我同行,繼續走另一段事奉主的道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