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一塊石頭

靈犀

 

  我手中握着一塊小小的石頭,大小像個雞蛋,扁扁的卻像塊芝麻糖,它沒有雨花臺彩石之絢麗,也沒有種水仙花用的河石那麼圓渾,有水成岩的成分;它似乎混合了其他雜質,是一塊略有缺陷,灰白交錯,花紋很普通的小石頭。
  
  這塊石頭跟着我有十幾年了,我常把它放在裝聖經的小提包中,有空就摸摸它,提醒自己說:“It's a piece of me!”(這是我!)它提到了我的根源,我的故鄉,我的祖國。
  
  記得那天下午,白博士跟我在他的辦公室談話,關心我實習及學習狀況,離開時他對我說:“慢走,我從長江帶了這些石頭來,你可隨便選一塊…”我就選上了這塊不起眼,而形狀扁平的小石頭。
  
  我緊握着這塊小石頭回到宿舍去,感觸萬千:我不能擁有祖國的大地,卻懷抱這塊祖家的石頭。小石頭,小石頭呀!我們雖然初次見面,但你知道我跟你有多親嗎?你是否流經九省,經過許多折磨才變成這個樣子呢?在千萬的流沙河石中我只碰上了你,因你代表我的家鄉來問候我;我遠離故園,喬居他鄉,見到你雖不說話,卻有一股沉默的執着和可靠。我們有個共同點:同是時代巨輪下的一小點子。“普通,不起眼”並非無價值,你可知道我跟長江有多親嗎?我的名字就是因長江的支流嘉陵江而得。那個羅曼蒂克的詩句,加上四書的字句,竟成父母婚約的序曲,我就是那個愛的結晶。

  啊!小石頭呀,小石頭!你可知道這千里迢迢由長江而至美國,我多幸運的能夠擁有你,因為你把我帶回家,再回到愛的關注中。
  
  一塊毫不起眼的小石頭,卻成為我回歸生命起點的媒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