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師奶

 

  一些你從不費神去想的事,會一下子的出現,然後你才驚訝時間的流逝。
  認識她是在讀高中的年間。她個子不高,身材窈窕。印象中她是屬於小家碧玉型的女孩,溫溫柔柔;一把長長的秀髮,襯托那甜甜的微笑,頗惹人憐愛。聞說大學畢業後她嫁給了她在大學的甜心,並產下兩個兒子,生活安舒。
  再次與她碰面已是二十多年後的事。當時我並不知道眼前人是誰。及至旁人向我提點時,我才張大眼睛,把不敢說出口的“師奶”兩個字吞進肚裏去。眼前的這個人已經比窈窕加多了幾個碼數,頭髮短而捲曲,言語態度上找不到一絲少女溫婉的痕跡。歲月不但把鉛華洗掉,並且替她塗上一臉的不耐煩,抹上一層疲累,加上多少的驕傲和自負。是我從前根本就不認識她?抑或是我一直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期望中,忽略了時勢給人帶來的塑造和改變。
  令我費解的,卻是我對她那迅雷不及掩耳的評價─師奶。“夫人”似乎過分高貴了一點;“女士”又似乎孤單了一些。“太太”總該合適吧!但是我偏偏想起了“師奶”。到底“師奶”這個稱呼有甚麼特性?又是誰發明這個形容詞?尋遍家中的辭典也找不到“師奶”兩個字。惟有利用差不多無所不聞的電腦網追查。原來“師奶”源於一個舊社會對家庭主婦的統稱,“少奶”。只因香港人喜歡有自己的一套,於是把文雅的“少奶”改頭換面,成了跟中國北方人的“大嬸”字異意同的“師奶”。
  一邊讀,一邊想:“我看得懂這位師奶朋友的身體語言,是否因為我和她走過相似的路呢?我是否也不自覺地變成了師奶呢?”(須知道沒有一位妙齡少女的人生目標是做師奶。)再望一望鏡子,彷彿今天才看到過去二十多年積聚下來的憔悴。然後,笑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而女人卻為美麗而煩惱。
  不是說女人不該愛美,那豈不是違反天性?倘若女人不愛美,這個世界便會變得幽鬱,沉悶。不過,女人不是單為美麗而生存,尤其是當母親的。(也須知道生兒育女並不是一個口號,也不只是一個理想,而是要切切實實的用自己的時間,精神,心血,睡眠換取回來的。)可惜社會潮流卻只推崇所謂“魔鬼的身段”及漂亮清秀的臉容。似乎你做不到他們的標準,你便是一個失敗的女人,被眨到“師奶”階層。
  無怪乎一瓶兩安士不足的潤膚霜的售價可高達五十美元;有比這個價錢便宜的,但是比這個貴出兩,三倍的也有。無怪乎廠商不斷推銷新的美容護膚品;而減肥的食法也層出不窮。無怪乎經常聽到一些少女們說怎也不肯生孩子;有些甚至揚言情願養貓養狗也不養小孩。誰不知不論花多少錢,用多少時間,費盡多少精神,人總會老。就算你能“保養”得比同輩的人好,但只要你混進年輕的一群中,別人準能很快就認出你是“老”的一員。那為何仍要把一個人的價值放在這些虛無的事上?
  小時候也曾跟別人去捧某某明星或某某歌星來做偶像,主要條件都因為他們外表美麗(或英俊)。但是這幾名偶像除了吸引我去多看他們的演出,多聽他們的音樂之外,對我的生命沒甚麼令人留戀的影響力。他們的“美”隨着他們的花邊新聞而消失。反之,真正的美,會為他身邊的人帶來幸福而不是獨自受益;又像紅酒一般,越久越香醇。
  記憶中第一位認識的美人正是一位子女分別就讀初中和高中的“師奶”。她裝扮清淡,衣着樸素,容貌一般。雖然如今她已進入退休年齡,但是每一次想起她,腦海便重現她的細心,她的溫柔;內心都會湧出一陣的喜悅,一陣的感謝。(感謝神叫我遇上了她。)當時我多羨慕她的兒女們能有一個這樣好,這樣美麗的媽媽!
  再想,我所認識的師奶級朋友中,很多都是大方得體,持家有道的好妻子,好母親。從她們臉上看不到名貴的裝扮;她們吸引人的地方也不是身上所穿戴的衣物。喜歡跟她們結交是因着她們那份真誠及對別人的關注;欣賞她們是因為她們敢於不間斷地為親人,為所愛的作出犧牲。
  這些師奶美人們不會被化妝品公司邀請作其產品代言人。但是,凡認識她們的人都知道,她們的存在使這個世界美麗了一點。

艷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箴言31:3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