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讀書樂乎?苦乎?

陵兮

 

  小時候學寫毛筆字,曾寫過一個字帖,上面有一句話:“讀書之樂樂無窮”下面署名是李鴻章,我不明白這位李大人尋到甚麼樂趣?因為他只提供了一個“定義”,而非分享他的經歷。
  讀書是否跟練字一樣呢?若非得下工夫去寫不可,在練習和模仿的日子下是找不到樂趣的吧?就像寫“讀書之樂樂無窮”這幾個字,我迄今仍然難把那方塊字之力度,平衡,美感充分表達;這是否除了努力以外,還需要有點才氣才行呢?君不見歷代寫字的人可多了,但只出了一個王羲之,一個顏真卿啊!書法家不多,能欣賞書法的人較多,不會欣賞書法的人就更多了。
  那麼要下功夫練字,就不能“少數服從多數”,自認不是天才就不去寫,你不練,你不寫又怎知你不是另一個王羲之,顏真卿呢?就算不是,又如何?從那飽含墨汁的筆中透過一撇,一捺,一點,一劃你有數不完的挑戰和樂趣。
  同樣寫一個字,但有不同的情緒,心態和筆觸,那是凝神匯聚的傑作,你就是那傑作的創作者,何樂而不為?不要為了“名家”而把自己僅有一點的書寫都埋沒了,那實在不值得。同樣的道理來“讀書”,世界上的書太多了,汗牛充棟如何看得完?有時真像“徒手捉牛龜”無從着手(粵諺),但只要開始,就會慢慢摸出個門路來。
  自己瞎摸不比有伴鼓勵閱讀好,有伴閱讀又不如有指導閱讀好,指導閱讀又不如主動閱讀好,因為個人內在的渴想才是閱讀真正的動機,也是獲得讀書樂趣之因。無論是尋求知識的滿足,或是拍案叫絕的與古人思想匯合都是一種超物質,跨越時空之享受,除非你有這種趨向,否則讀書只是苦而非樂了。
  讀書不是只為學位,那是比追求學位更高的境界,因為能綜覽古今,並縱貫東西文明的是“學位”所不能涵括的。唯願我們能學習把握有限的時間多看點好書,能使自己有更深邃的胸懷去享受文明,傳播文明。
  我曾被人催看書而有感寫下首打油詩:

無話可說推看書,書不看我我看書,
自古愛書不用催,不愛唸書奈我何。

  誠心地盼你能得到“讀書之樂樂無窮”,李大人的絕竅,加上你的經歷去傳授快樂給他人!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