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年邁

陵兮

 

  “我老了!不行了!沒甚麼用了!”這好像是我們已知常熟的文化。到底這是嗟嘆年華流逝,體力不濟,精神衰退的嘆息?抑或是覺得跟社會脫節,人際關係的狹窄而覺得自己像座孤島非常的寂寞,只等那偶而來訪的海鷗留鴻,或擊岸的浪花說聲“喂!”呢?
  最近七十八歲的本尼迪(Benedict XVI,本篤十六世)登其位為一千一百億天主教信徒的教皇。雖然他在過去的二十四年中也每天步行到梵帝崗協助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處理行政,領導教會前行;但那當然與他現任的使命和任務大有分別。記得:在羅馬電視台的訪問中,教宗的親兄弟老實的說:“我想在他這麼大的年紀,是不應該負擔如此有壓力的重任的…”其實本篤十六世“他知道自己害羞,不善於運動,又怎能跟普羅大眾連繫呢?”(見新聞週刊,2005年五月二日,頁47)但是他毅然接受教會的決定,挑起重任面向明天。
  轟動紐約的“葛培理佈道大會”我也去參加了。最令我感動的是這年過八十六的老人還在台上傳福音;他說出了心聲:“病了九個月了,這是九個月後第一次的講道,也是佈道會的第一晚宣講福音,我現在之膽怯戰兢,不減於五十年前的第一次講道…”不一會兒,葛牧師邀請了他佈道隊的“老拍檔”歌唱家Beverly Shea獻詩。Beverly是“我寧願有耶穌”的原作者及演唱者;這首歌流行各處超過了四十餘年;今天這位長者仍然能獻詩,他的歌唱技巧不能掩飾他的九旬高齡,過去他唱一個音符能延長十六拍,現在當然不行了。看見他上台獻唱,使我熱淚滿眶;因為他唱的不單是音調和歌詞,更是把他自己“我寧願有耶穌”顯示給眾人。
  其實,我們每個人每一天都是面向年邁的;我們不必嘆息時間的飛逝,倒不如去把握時機運用現在所有的,如迦勒一樣年邁還挑山地而帶民眾進迦南平夷定江。盧雲神父在1974年的一篇“年邁”中曾提及:

“年邁”不是絕望的理由,
    卻是希望的根基;
    並非緩慢的消失,
    而是逐漸的成熟;
    並非命運即將結束,
    而是再一次去擁有。

Aging is not a reason for despair,
but a basis of hope;
not a slow decaying,
but a gradual maturing;
not a fate to be undergone,
but a change to be embraced.

張陵兮譯 Henri JM Nouwen:“Aging”, 1974

 

  唯願這詩句同樣使你得到激勵。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