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參軍記

隨時改變

 

  從沒想過,一個電話,可以把我改變成為另一個人。到底他是怎樣找到我的電話號碼?

  那是我讀高中最後的一個學期。那是我和家人移民到美國三藩市後的第三年。當時我仍未滿十八歲,完全不懂得“拒絕別人有禮貌的要求”的技巧。所以,次日的下午,我便坐在軍隊徵募處,聽徵募員向我推銷作軍人的好處。其實,他所講的“好處”於我而言吸引並不大。坐着,聽着,也許是由於一份好奇─ 離鄉別井當軍人的生活會是怎樣的?坐着,聽着,又或者是因為他所講的,掀起了內心的一種不安;一種對周遭生活環境不滿的心態,一種盼望有改變,有突破的欲望。

  話雖如此,但我並沒有想到自己真的會當起軍人來。雖然自己的高中成績並不超卓,但是入大學是不成問題的。更何況我是一個在中國家庭長大的女孩,從沒有聽過,任何中國父母,贊成或容許自己的女兒去作軍人的!所以坐着,聽着,一邊想着再過幾天我便會告訴這個友善的徵募員,不作軍人的決定。

  回到家後,便跟爸媽講述當天的奇遇,也把徵募員的推介概括地覆述給他們聽。媽媽問了一些問題,然後想了一會,若有所思地對我說:“我想,從軍是對你有益的。”甚麼?不可能的!我的耳朵一定有問題。一個母親怎會贊成自己的女兒離開自己,不是去讀大學,而是去作軍人呢?(直到很多年後,我才發現她說那番話的真正原因。)

  接下來的十幾天我不斷地想,不斷地禱告(尋求神的指示),不斷地衡量應否當兵。接着,跟幾位我信任及尊重的友人和長者,討論這件事。他們沒有一個贊成我去作軍人。但是,他們沒有一個能給予我充分的解釋,為甚麼這樣做是錯的。再翻查聖經,找不到半點不該做軍人的理由。聖經教導:“…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馬書8:28)徵募員找到我的電話號碼不是偶然的。父母贊成我去當軍人,更是出人意外。難道這是我該行的路?

  雖然我當時真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雖然我從少年時期便憧憬浪子四處遨遊的浪漫。但是要決定離開家人,離開朋友,離開身邊所熟悉的一切,進入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及生活中,一點也不容易。不管怎樣,既然機會來到,而我又找不到藉口或理由去拒絕這個挑戰,那麼我就該鼓起勇氣來接受。

  作了這個決定後,仍要通過一連串的身體檢查及學能測驗,才能正式簽約入基本訓練營(Boot Camp)。這段期間,每週一次,我和一群同樣等待着入基本訓練營的青年人,跟徵募員等練習跑步。每次都是跑約一哩的路程,已經很辛苦了。據說:在訓練營要跑的距離,比這“小兒科”長兩三倍!雖然自己在小學時是運動健將,但那畢竟是小學時的事,更何況那時怎也不用每天跑兩三哩路。

  有個朋友,獲悉我入伍當兵的決定後很感驚訝。事實上,每個知道這個消息的朋友都十分愕然。他的驚訝不是單在於這個決定。(他是很豪氣的,我想他是唯一的人認為我所選的路是有膽量。)他的驚訝是帶着一半擔心─ 他擔心我不能通過訓練營種種體能上的要求。因為我身高只有五呎二吋半,而且骨瘦如柴。橫看,直看,左看,右看,不論怎樣看,也看不出我有甚麼當軍人的本事。於是,每當有空,他便叫我跟他跑步去,希望我能成功通過基本訓練營的體能考驗。

  距離入營的日子尚有兩星期。星期日教會敬拜完了,突然接到徵募員的急電。(到底他是怎樣找到我教會的電話號碼的?)他叫我立刻回家準備,因為明天早上五時許,他便會來接我到入營的報到中心,跟其他青年人集合,然後坐飛機到東岸南卡洛林納州的巴銳斯島(Parris Island, South Carolina)正式入營受訓。這是我當兵的第一課:隨時改變。安排好的計畫或行程,可以因上峰的一句話而更改;生活不由自己控制,改變是必然的事。

  “人心多有計謀,惟有耶和華的籌算才能立定。”(箴言19:21)

這話的真實,在往後的日子重覆得到印證。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3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