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三四)

“攻乎異端”與“不從惡人的計謀”

石衡潭

 

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己。”(為政2.16)

注釋

  攻:攻讀,專心研究。
  端:

說文云:‘耑,物初生之題也。端,直也。’二字義別,今經傳多假‘端’為‘端’。禮記.禮器注:‘端,本也。’孟子.公孫丑注:‘端者,首也。’”(正義)
“攻,治也。古人謂學為治,故書史載人專經學問者,皆云治其書,治其經也。異端,謂雜書也。言人若不學六籍正典,而雜學於諸子百家,此則為害之深。”(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攻,治也。善道有統,故殊途而同歸。異端,不同歸者也。”(何晏.集解

  還有另外一種解釋。

“攻,如‘攻人之惡之攻’;己,如‘末之也己之己’;已,止也。謂攻其異端,使吾道明,則異端之害人者自止。如孟子距楊墨,則欲楊墨之害止;韓子闢佛老,則欲佛老之害止者也。”(孫奕.示兒編

我們選擇第一種解釋。

“或曰:異端者,非六藝之科,聖人之道,而別為一端,猶外道也。漢范升以左氏為反異,引此說。從其道將為大害,若秦以從韓非之老學而亡,晉以清談老,莊而覆邦,梁武帝以好佛而飢死是也。若學者而從異端外道,若陳相之從許行,迷罔失歸,害滋大矣。”(康有為.論語注

對讀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惡人並不是這樣,乃像糠秕被風吹散。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因為耶和華知道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詩篇1:1-6)

解析

  把思想精力用在研究異端上面,是有害的。首先是浪費時間,人生有限,要抓緊時間做有益的事情。其次,會讓自己和他人誤入歧途。異端也有其迷惑力,人涉入過深,會難以自拔。一用個人不要過高地估計自己的信心與能力。
  詩篇第一篇首先用“不從”,“不站”,“不坐”三個詞來對人加以警示。這是三個動作,由淺入深,自外而裏。惡人往往有系列的謀劃,連環的圈套。最初只是開一個小口,讓人毫不覺察,但人一旦進入,就常常回不了頭。從了惡人的計謀,就會站錯;站錯的時間久了,就會坐下來,及至樂而忘返。所以,最初的選擇很重要。一棵樹選擇栽在溪水旁,隨後的開花結果,葉子青翠,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人當然更是這樣,一定要選擇好正確的位置,方向與目標,然後堅定不移持之以恆地走下去,就會凡事順利,且終有好的果效。如果起點錯了,再想繞回來,就不太容易了。不從惡人的計謀,就是不上當受騙;不站他們的道路,就是不採取他們的原則;不坐他們的座位,就是不與他們為伍。中國俗語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行”,也是同樣的意思。當然,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信仰道路上誤入歧途。那會讓人執迷不悟,甚至最後走火入魔,死無葬身之地。

“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詩篇25:12)

人的選擇是重要的,但正如美國著名解經家馬唐納(William MacDonald, 1917-2007)所說:

“然而,我們也不能常過分強調,一個人的結局並不是由他的生活方式來決定。結局的決定性因素是人是否已經靠着在耶穌基督裏的信心而重生。義人是已經承認自己的罪,並且接受主耶穌基督作他個人的救主。他公義的生活,是他在基督裏得新生命的結果。惡人是拒絕承認自己的需要和向主耶穌屈膝的人。他寧願留在自己的罪中,也不接受救主,因此他必滅亡。”

(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