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藏書之樂

吟螢

 

  人人似乎都有一種收藏的嗜好,有人收集火柴盒,有人收集鳥類標本,有人集郵,有人收集錢幣,古董。而這些興趣,又往往與他的專門知識及經濟能力有關,因為有許多收藏的本身便是一種學問,而且沒有巨大的財富是辦不到的。但有一種收藏,可以增加你的知識,而又不需要很大的財富,那便是藏書。
  提起藏書來,可真是與我結了不解之緣。我藏書的興趣是由家父遺傳的,我自幼便在藏書的環境中長大。我家裏有整整一屋子的書,排滿在好幾個湘妃竹製的及紫檀木製的書架上,另外還有些稀世的珍本,藏在樟木箱中。這些書平時多半不許小孩子翻動,只有一種情形例外,那便是每年伏天的曬書。在幾個天井中,用長條木凳及木板排成一條條的曬書架,金家動員將書由架子上搬下來,再將書函打開排在木板上曬,這種工作要持續好幾天,才曬得完。面對我來說,這是一年一度最好翻閱書中插圖的機會,因為藏書多半為木刻的善本書,而其中有不少小說,鼓詞在每本書的前幾頁,都有繡像。這些木刻的繡像插圖,雖然印工都欠佳,但對兒時的我來說,是充滿了興味的。那些仕女,英雄,響馬等各式人物,導致我後來廢寢忘食地讀小說,養成了幼時閱續的興趣。

  我家的藏書中,除了大量的古書以外,新書也不少,連五四時代幾本著名的雜誌由創刊號到最後一期都有收藏。後來林語堂先生知道我家曾收藏過他編的幾本雜誌,他還感慨地說,連他自己的收藏也不全了,對遺留在大陸的藏書,都相對嘆息。家父對新舊文學都有相當造詣,而他的那些藏書,便培養了我早年對文學的愛好。來到台灣以後,在行囊中帶的幾本書,都散失了,看看這裏的公私立圖書館,許多還不如我家的藏書多。而且早期本省印刷,翻版的書,質地都很差,總引不起有系統地收藏圖書的興趣;再加上這裏的氣候潮濕,書籍不但易蛀,更易發霉。但時間久了,由於實際的需要,手邊的圖書便會自動增加,由一個書架到另一個書架,每次搬家,總是書多為患,雖然不斷地分散贈送,但書架上的書仍然有增無已。這些書便成了我的財產,現在如果我手邊缺少了圖書,真不知道日子會怎樣過。這些藏書對我的事業,工作提供了最直接的幫助,不但成為我的良師,益友,顧問,工具,而且為我提供了消遣的最佳方式,一卷在握,一書在手,其樂無窮。許多兒時讀過的書,因當時只讀故事,不求甚解,如今再讀,更覺受用不盡。許多詩詞奇文,百讀不厭,而且不斷由舊書發現新的含義,新的境界,更覺得這些書籍是發掘不盡的寶藏。它不但不會隨通貨膨脹而貶值,反而會隨時間而增值,愈久愈香。十年前我由費城一家舊書店中花了二十五美分買了一本詩集,毛邊的二十五開本,用凹凸版印的插圖,十分精美,詩句晶瑩可讀,暇時偶然翻開,心中便會再溢出一片美感。
  無論我旅行到甚麼地方,時間多麼匆促,我一定要看看當地的書店,而往往一鑽進去,便會消磨幾個鐘頭,離開時總不會空手出來,因之,藏書常是我行囊中最沉重的部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