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種族協和之花

區室

 

  杜鵑花又開了。
  在屋前的小花園裏,有一棵杜鵑,在早春綻放。
  每見到這棵花,開着紅白相間花朵,就想起往事。

  我們的小城,來了一個和藹有禮的新送信者。她不僅送信準時,還沒有錯遞,並且臉上時常帶着微笑。
  有一天,她剛要把信件放進信箱,見到我出現,就稍等了等;當我走近的時候,把信遞在我手上,問說:“你是牧師?”
  我說:“不是。我是基督徒。”
  她說:“我也是基督徒,名叫露珮。”是墨西哥人常見的名字。
  “是Guadalupe的簡稱。”
  “是的。”
  我邀她工作完後,來我們家用茶。她說:“很榮幸。”
  約好了時間。幾天後,她依時來了;手捧着一盆紅白相間的杜鵑花。
  在談話中,簡單的說出她家中的境況:她的妹妹不幸離婚了,有六個孩子,經濟情況難以維持,養在她家裏;加上她和丈夫自己的孩子們,可是夠多的;好在他們都能夠自己照顧自己。在她工作的地方,有幾名基督徒;在每天上班前,他們聚集作幾分鐘短短的禱告,然後各自出發,傳遞愛的信息。這是一個快樂的素描,是美好的見證。
  不久後,不再見她的面。後來有機會去郵局,問起來,才知道她辭職了。不知她去了哪裏。
  她送我們的花,放在家中一段時間,然後移植在窗下的小花畦中。那小盆栽,長得很壯盛,常開花。不同顏色的花,開在同本小小的植物上面,因為有同樣的生命。不同皮膚顏色的人,本是同根生,豈不也該和平相處?

  前幾天,電視上出現一個研究人類學的學者,從非洲,到澳洲,再到亞洲,經中國進入俄國,西伯利亞,越過白令海峽,從阿拉斯加南下,為的是追查人類DNA的“路線”。他向不同的人證明,黑人,白人,黃人,印地安人,原來是同根生的。聖經說:

〔神〕從一本〔血〕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祂離萬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使徒行傳17:26-28)

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耶穌基督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羅馬書3:23,24)

  園中紅白相間的杜鵑,經過栽培施肥,仍然開着;隨着年日的增加,已經長大了些,也開得更加繁盛。它紅色的花朵,使人想起,耶穌基督救贖的寶血,是為所有的人流的;它白色的花朵,顯明主的旨意,願意所有的人,都能稱義潔淨,有成聖的生活。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