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你在哪裏

于中旻

 

  迷失,是很少人願意的經歷。你可能聽見說:“迷路是欣賞景色的機會。”如果不是自我解嘲,就是他根本沒有行進方向和目標,又有充分的時間,才會這樣說。
  想起一幅圖畫。中國古時的社會,雖然知道使用風力和水力,最普遍的方式,還是用土產長耳朵的驢子,來拉動石磨,碾磨糧食成粉再食用。拉磨的驢子,要給牠戴上一副定製的遮眼罩,使牠不能看見外面,大概可免頭暈或非法取食的自由。這樣,牠就被驅動,無目標的兜圈子,轉來轉去,還是離不開那被駕馭的固定地方。人生如此,還能夠說甚麼意義?
  在上世紀早期,中國和其他國家,為了啟迪民智,推行識字運動,使人民可以讀書,增進新知識。“文盲”一詞,大約就在那時流行起來,叫人知道無知不是好事。可惜,福音的真光並沒有普遍被接受。問題出在哪裏?是那惡者在作祟,阻絕真光。使徒說:“如果我們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着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哥林多後書4:3,4)

歸家的道路

  基督徒最初的稱號,是“信從這道的人”。那時,還沒有新約聖經,所以他們不自己標榜誇張甚麼“聖經信仰”,也不與人爭辯何時基督再臨;只表現於他們所行的路不同。也正是因為基督徒與世人所行的道路不同,有一定的規則,約制,世人受不了他們的見證:“他們在這些事上,見你們不與他們同奔那放蕩無度的路,就以為怪,毀謗你們。”(彼得前書4:4)這是初期基督徒的見證。用不着自我宣傳,別人可以看得出來。這番話不能不使我們想起,主耶穌基督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翰福音14:6)因為主基督耶穌道成肉身到世上來,就是顯明祂不僅是一名教師,或超級演說家,而是指引正確的道路。這路是迷失浪子歸家的路。可惜,耶穌又說:“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馬太福音7:14)聖經中記載過民主投票,但真理卻從未得過多數票。其實在歷史任何時代,認識真理的只是為少數人;行神的旨意,更不是人的意願。世人為自己的私欲所牽引,就是為魔鬼迷瞎了心眼,雖然可能不再是文盲,也認識字,讀得書,但卻是“靈盲”,就是心靈的眼睛瞎了,看不見那唯一正確的道路,更不能識別道路上耶穌基督的“像”,以致陷入錯誤。“瞎子領瞎子,一同掉在坑裏。”更不幸的是,他不肯在路邊靜思,等人來給他引路;盲目無知使人驕傲,不知天高地厚,要作領袖,作師傅,造成莠草急劇增生繁衍,以至不可收拾。因此,必須基督耶穌來收拾。祂從天降世,給世人預備一條正確的路:永生的天路。

  我們知道,歧途很多,正路卻只有一條,就是為人釘十字架的耶穌,流血所舖成的永生之路。

識路的責任

  北國以色列時期,遭受強大的亞蘭敵軍入侵,首都撒瑪利亞處於圍城狀態,糧盡援絕。有四個大麻風病人,根本不知道啥“愛國”,也不為國家社會所愛,被擯棄城外,任他們自生自滅。但神顯大能,使得勝的敵軍驚惶遁走。大麻風患者夜間進入敵營,享受豐富的擄物,吃喝飽足,取挈無盡!但不滿足的良心發聲了。驚喜之餘,他們彼此說:“我們所作的不好!今日是有好信息的日子,我們竟不作聲!若等到天亮,罪必臨到我們…我們與王家報信去!”(列王紀下7:9)他們的好信息,使全城脫於飢饉死亡。福音就是飢餓的人發現有好食物,領受了福音好處的人,有責任傳報給將死的人。
  耶穌到世上來,絕不是引人歸自己,也不是搞甚麼造反,革命,以批判別人為事;主不是願意到審判台前被定罪,而是引人“到父那裏去”。在祂復活升天之前,向關起門了的基督徒顯現。主向第一代的基督徒清楚表明,絕不希望他們作最後一代。因此,主說:“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約翰福音20:21)這是主傳播的使命,也是傳承的道路。最可惜的事,莫過於一條看來美好的路,到底成為死胡同。同樣的,如果捨正道而不由,畏難退縮,裹足不前,或坐下來盡情欣賞,流連“樂不思蜀”,忘記家鄉,不前進向上,也到不了那裏。如果基督徒下定決心,不論如何託詞,找啥理由,不引人作天父的兒女(希伯來書2:11),那就跟天父差遣聖子臨世的目標不同;那不僅談不上“差傳”,該想自己是傳,是信,是得救恩的對象。聖經說:“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以賽亞書53:6)不需要作多大的努力,就可以成為野獸的晚餐。耶穌基督是好牧人,到世間尋找亡羊,領他們進入父家安寧。祂是開路人,也是唯一的原始引路人。所有蒙恩的基督徒,同樣領受主耶穌給使徒保羅的使命:使一切被蒙蔽在幽暗中的人,“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使徒行傳26:18)這清楚說明,蒙光照,得知歸家正路的人,必須盡作引路人的責任。
  我們要記得:“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使徒行傳14:22)“必須”的意思,清楚是不能繞道避免的。耶穌不求以虛假的應許吸引人;主清楚明白的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馬太福音7:21)並不難理解,“惟獨”的意思是說,這通往永生的唯一道路,絕不是輕易平坦的,而是如運動場上的賽程,時間又有一定的限制;奔跑的人,必須認定標杆,一直向前奔跑(希伯來書12:1,2)。跑在前面的人,能夠給後來者一些勉勵,豈不是最好的事嗎?

附錄

築路的老人

一個老人走過一條道路孤單,
日落黃昏,陰冷而且灰暗,
到了一個河谷,又大,又深,又寬,
高漲的水,湧流在中間。
老人擔心那漲溢的河流,
因他在黃昏已經過到對岸;
他回來,要築一道跨河的橋,
雖然他已安全到了那邊。
有個同路的旅人來對他說:
“老人,你何必浪費氣力修建!
你不需要再經過這條路,
你的行程要終結在將完今天;
你已經過了這廣闊的深淵—
何必要築橋在天色已晚?”

築橋者擡起他白髮蒼蒼的頭說:
“朋友,我走過了這條道路,
今天有個跟隨我的少年人,
他的腳步也要經過這旅途。
這深淵對於過來人不算甚麼,
對那少年人可能使他失足。
好朋友,我是為了來人修築,
因為他也要經過在黃昏的日暮。”


Will Allen Dromgoole, 1860-1934
于中旻譯,載詩卷流芳,頁69。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8.4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