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參軍記-美國女兵自白之九

開心笑

 

  又是悶熱的一天。暖風懶懶地在臉上掠過,使人厭倦所有的戶外活動。若然有可選,我必定會選擇留在有冷氣的室內避暑。只是事與願違,用過午飯後又發現我們一隊人在往樹林的路上步操。

  去到樹林的某一角,拐一個彎,沿着柏油路往前走不遠,便看見林中的一片空地。空地中靜靜地站着一個七十五呎高的,圓筒型的建築物。其頂部是一個平臺,面積可容站上三,四十人。這就是訓練營中所說的跳繩塔(Rope Repelling Tower)。這兒說的跳繩跟小學生玩的跳繩遊戲完全不一樣。這兒所指的跳繩,是叫我們用繩子從高臺的頂端,安全的跳到地上去。

  訓練官站在平臺上向我們說明跳繩的步驟,然後由另外兩名副官示範。他再三的向我們保證,只要我們按照他所教導的而行,捉緊繩子,便不會有危險。

  站在跳繩塔傍聽訓練官講解時覺得很有道理;望着副官們表演從高臺往下跳的靈巧引起我們嘗試的慾望。可是,當我們爬到高臺上再往下望時,一種新的感覺隨之而生。是恐懼嗎?又盡不然。當中還有緊張加上期望。(期望自己也可以像副官們一樣輕而易舉的跳到地上去。)最耐人尋味的,竟是感到意外。原來從高臺望見的地面,跟腳踏實地所了解的地面是兩個事實。

  在城市長大的我,當然不是第一次從高處往下俯視。所不同的,就是過去都只是存好奇及有趣的心情去觀察地面上那細小的人和汽車,在細小的建築物中穿梭往來。今天所見到的,卻是以前從沒有留意或關心過的,地面上的沙,土,石,及小草;今天所見到的,是成了我(若然發生意外時)要用身體去猛力撞擊的物件;今天所見到的,是可以使我擦損皮膚,骨架折斷,甚至導致內臟出血的兇徒。

  “不見棺材不流眼淚”。人是否要在面臨危險,面對死亡的可能性下,才會留心週遭的事物和人;才會看得見自己走路的盡頭到底是甚麼;才會反省所作的選擇是對是錯呢?聖經說:“按着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希伯來書10:27)人從出生的那一刻便步向死亡之門,而死後更要站在永生神面前,為他活在世上的所言所行作出交代。可是,有多少人以這事實來恰當地活他的一生?

  話轉回題,我們一行人分作兩隊,沿着跳繩塔旁的鐵梯爬上去。在平臺上的訓練官示意我們一個一個的站到他面前,再一次教導我們如何把繩子套在身上;右手要放在甚麼部位,左手又要怎樣控制滑下去的速度,雙腳的姿勢及在牆上跳的方法等等。他不厭其煩的告訴我們,只要我們放膽去做,每一個人都能夠順利從高臺跳到地上去。

  最大考驗的時刻到了。繩子妥當的套在身上;身體的姿勢正確;手腳明白他們的工作。然後,我站到平臺的邊緣,面對訓練官及神情似乎比我還緊張的隊友們,讓身子筆直地,慢慢地往後倒。身子開始向後倒的每一分每一吋都使心跳加多幾下。因為,唯一保持身體懸掛在高臺邊,不致跌得粉身碎骨的,就只有手中的一條,被捉得緊緊的繩索,與及對訓練官的信任。好了,等到身體離開高臺邊緣約有四十五至七十度角的距離,真是又驚又喜。喜的是我竟然沒有墮下,好好的斜立在高臺邊緣。驚的是下一步──放鬆手中的繩索。

  從高臺跳繩的方法是這樣的:雙膝微屈,準備向外跳出之際,左手從身後把繩子向外伸直,放鬆。一跳,整個人向外飛出,也同時往下墮落。待身體開始撞回牆邊時,左手便不慌不忙地把繩子拿回到身後捉緊,雙腳也被帶到身前,準備踏在牆上。如是者跳牆數次,真的很安全地站到地面上去。

  從沒有想到在訓練營中會有笑的時候,更不用說可以切切實實開心的笑。但是,這樣的跳繩實在太驚險刺激,太好玩了!一名副官上前來幫我解除仍套在身上的繩索後,我才看到比我先跳下來的隊友。她們大部分的臉上都露出遮掩不住的笑容,也許是因為每一個人都慶幸自己沒有受傷。其中也有幾名隊友和我一樣,用熱切期待的眼神望着跳繩塔上的平臺,盼望有機會再跳一次。可惜這個機會直至我離開軍隊的那一天都沒有出現。這可以說是我在軍中生涯一個比較孩子氣的遺憾。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