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4-03-01

信仰宗教與文學

于中旻

 


Photo by Ayyub Jauro

落水的人亂抓,表明其在危險中,需要保命;他信有甚麼東西或力量能救他,這就是信仰。這在人類社會中一直不乏市場,顯示需要救恩。
  我們應該有個基本界定,信仰可能信任何事物,自然或超自然的,現實或非現實的,政治或科學,偶像也包括在內;因此,稱為迷信;沒有宗教的人,是甚麼都信。信仰與宗教不同—那麼,有必要知道何為“宗教”。
  在中文,望文知義,宗是宗從,教是教訓;合起來可以說,宗教是宗從一種教訓。大致宗教得有文書。
  在西文,“宗教”源於拉丁Religio一字,意思本為“聯結”,(Religare)重新聯結,是聯結得更堅固。
  人因犯罪,與神斷絕了關係;藉着基督耶穌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救恩,得與神復和,就是宗教的基本意義。

多崇濫拜

  古時的人,知道自己藐小;看見山川木石,都比人偉大而且耐久;又見疾雷破山風振海,以為背後有種能力,就起了崇拜的心,以為若達到那樣,該是多了不起,並不知道有永恆的神,和神賜給人永恆的靈魂。
  如此,自然崇拜形成了。許多人分別稱之為低級宗教和高級宗教,以有經典的“書本宗教”,為高級宗教。其實,對人貶抑的傾向,是不適當的;那種崇拜感,並不叫人宗從甚麼教導,不如把宗教定義在有書本的起點。
  不論東西方的文明,都崇拜日月和星象,是觀察那些光體,高不可及,數目既多,又有規律,不是人力和簡單的工具,能夠搞得出來的。可見古人的理性,少被物欲蒙蔽,倒比後來的“文明人”聰明。
  地中海地區的人,從農牧進入商業社會,以增產可以增利,崇拜主宰增富的“巴力”系統。
  希臘人把統治階層,反映到奧林匹亞的家族,篡奪暴力的君主宙斯神祇,為人間腐敗的先導。
  中國多神的傳統,則把山川林澤,劃歸許多怪物的區域;上天神明居,人間帝王家。還奇怪的交互流動,惟似缺乏透明健全的人事系統。天星會轉世為人,專制帝王的“治外法權”,可不通過考試,把寵信的人物,非法拔擢升格為“神”!
  及至中外交通,進口非原產的東西,先則標明:胡,番,洋字樣;後來採音譯或另給名稱。
  至於前所未見未知,罕見或不具形的,就武斷或懶惰的給予譯名,造成不相當的混亂!
  麒麟,是中國傳說的瑞獸;不過,原件沒有人見過,不僅沒有照相存檔,也無原圖傳世。孔子也並沒查驗確實描述。後來有人把Unicorn,譯為“麒麟”,其為傳說瑞獸不差;但華人至少知麒麟兩角,非“獨角獸”也。
  鳳凰,也是無稽的瑞獸,大致是很美,能飛翔,擇梧而棲息,大概是因梧桐正直。有以為鳳凰是孔雀;但孔雀叫起來不雅,鳳鳴據說很清亮。

龍多為亂

  龍,是麻煩事。不知為啥有稱中國為“龍的傳人”,既往不咎。龍傳統代表天子,絕非惡獸。又是誤會或因不察,反華者云:聖經中說,“龍”是魔鬼。冤枉!遠者不論,慈禧“老佛爺”壽誕,基督教宣教士晉獻聖經祝壽,以龍為飾,誰有膽言非!
  其實,啟示錄所說那“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啟示錄12:9)—Dragon,與龍族都沒關係,既非“恐龍”,也非中國的瑞龍。往好處說,中國的“龍”還治水,為人們服務,所以“雲從龍”。洋人曾搞反華,反紅,指中國是“大紅龍”,要捆綁丟在火湖裏。愛心?
  中國傳說的龍性淫,倒像是皇帝。“生九子,皆不成龍—狴犴,好訟,故立於獄門;睚眥,好殺,立於刀柄;饕餮,好食,故立於鼎蓋;蒲牢,好鳴,故立於鐘紐;贔屭,好負重,今碑下趺是也;金猊,形似獅,好煙火,故立於香爐;螭吻,好望,故立於屋脊;壩下,好水,故立於橋柱;椒圖,性好閉,故立於門首。”(參升庵外集
  這些語詞,今仍偶見使用,記於此。
  基督徒不必忌“龍”,因龍族不同。聖經講到龍,都加標明。概指,不是“那龍”。其實既Dragon譯“龍”欠妥,為華人減少阻礙,該音譯“濁袞”甚麼的。
  退一步說,聖經“獅子”,有比喻善,亦有比喻惡。當然那是確認的物。
  說到既有觀念,需另加界定的積極例子—“道”是希臘原有的觀念Logos,成為肉身的“道”,另有不同,說明其位格。中文的“道”也未引起混亂。聖經中還有“生命的道”,指生命的道路(使徒行傳5:20);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約翰壹書1:1),指基督耶穌,少有混淆的可能。
  不過,也得着意廣收慎用。有人撿拾起千字文的“墨悲絲染,詩讚羔羊”,以為可與“羔羊”基督聯想。殊不知那是講教育功能。墨子看見白色的絲染蒼則蒼,染黃則黃,以後再洗不褪,感嘆社會化污染,使人失去純真。而詩經“召風”讚美羔羊純白不染。
  這雖與基督教無關,但文學改變文化,明顯事是實。

渲染訛傳

  人的信仰,雖然不僅是知識,但與知識有關,其中有“歷史”。作為學術,歷史是就已有文學紀錄,研究其與時間中發生的事實。
  從這裏,發生一支叫“歷史小說”,是以歷史背景,加上理想或非理之想,模糊其界域,形成的文學作品。在其受眾裏面,有的人懶得分析,接受為歷史;有的人認真考研,固執認為那只是文藝。
  中國有部著名歷史小說,是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就落在這個類目。在當時,受非功利主義思想影響,還沒有版權的觀念,所以才子並未成為“財子”;以後的人,卻有非常多人,因而發財;更特殊的是,他捧出了一個人物叫關羽,功未成而名就,歷代受人崇拜,還成為“財神”!
  這是實未至而名歸的案例。
  關羽,字雲長,是蜀漢創業先主劉備的盟弟;後主給這位叔輩諡號“壯繆侯”。意思是“武而不隨曰壯,名與實爽曰繆。”劉禪可能搞不出如此公正的斷語,該是參取謀臣的建議。文官最高級諡號是“文”,武將最高可諡“武”。“壯”不如“莊”,也還算美諡,關羽評級不及格“武”;他有力氣,能打拼,是實在的,曹營武將也得此號;繆不如“穆”,顯是惡諡。時人都沒話說。
  曹操稱讚孫權(字仲謀):“生子當如孫仲謀,若劉景升,豚犬耳。”當然他同關羽打交道更多,並沒有表示如此讚嘆。孟德可曾說:“生子當如關雲長”?
  不過,敗軍之將,亡國之君,免受軍法審判,卻受同情轉化崇拜,是文學的功效。
  相比之下,後來南宋抗金的名將岳飛,諡“武穆”,則是漂亮堅實的美號。
  為何關羽被當作武聖,財神?可能由於歷來統治者用作“模範英雄”;山西幫因為鄉誼,出錢加力;結夥同搞出來的。後來的信者,雖知非事實,也不肯失紅面子。
  岳飛雖然生也晚,但功業十分顯赫;他自己的文學也頗不錯;只是在民間受崇拜的行情不怎麼高。究其原因,可能太認真光復,抗金情緒高,對於當時擁有帝位,後來的種族融合,及相關政策,有些妨礙,也說不定。
  不過,歷史小說,並非是真純歷史,而宗教要求以真理為必需條件,因此不能用為造“神”根基;正如日記文學,一家之言,用為英雄造像,也會被打倒。

敬虔非幻

  人欽崇的對象,常是由於幻想而來;即使確實曾存在過,也都加上許多幻想的成分,非常人所能及,成為合格崇拜。
  中國文學中,曾出現過此型的超人超物。就像莊子書中的鯤鵬,振翅萬里,升高三千里;遠超過太空旅行,古代人就認識,那是理想或比喻,不合格為信仰。
  文學理想的作品,如柏拉圖(Plato, c.428-347BC)的共和國Republic),成為後世政治和社會組織研究對象,但基本上未成為信仰。
  有以“遊記”著名的,如李汝珍的鏡花緣,諷刺“禮義之邦”的虛僞;隋弗特(Jonathan Swift, 1667-1745)的格利佛遊記(Gulliver’s Travels)或“西洋鏡花緣”,也是揭露人的虛假病弊。
  但吳承恩的西遊記,以歷史人物玄奘西行取經背景,歷經艱辛,所謂地“遊”的路線,不是地理志;至於其終點,也不是歸返長安,而是涅槃;其主旨或隱而不彰,留下的“副作用”倒很持久。
  不過,真正成功的,居然是其中捏造的角色,“孫悟空”。儘管人不知有玄奘,卻崇拜進化未成正果的猴兒!
  此猴想超級進化,自己創出了一個江湖氣的狂妄尊號“齊天大聖”—結果落地失敗,屈尊出任唐僧馬前走卒。唐人勞工海外混飯,發揚“阿Q精神”,不求真而拜假,不重主而崇奴,欣賞其持竹竿猴態,竟然也造廟祭拜!
  基督教文學的目的,是引人追尋真理和敬虔。
  以追尋為主題的文學,最值得稱述的,想不到得數一名補鍋匠,約翰本仁(John Bunyan, 1628-1688),非國教者的作品天路歷程Pilgrim’s Progress),至今流行。
  簡單說,是以通俗的文字,進入深奧的真理。
  所有見證的目的,對於基督徒來說,都應該為使人得益處,使神得榮耀。

俗而能通

  文學作品,能夠達到最高傳播效果的,是最低知識,而能得最高欣賞的作品。
  中國最古老的詩經,是起於民間的歌謠。“士”作為精英階級,並沒有文士武士之分。只是流及後代,武士去戰場追求榮譽,文士去考場追逐功名,才各擅勝場。佔大多數的還是一般群眾。
  中國思想市場,起初是文士在談空說玄,群眾在鋤禾流汗。還是佛教人士,想到那些普羅大眾,該讓他們在勞動的餘暇,想想極樂世界。於是把印度生老病死的世界,修善的窮骨頭,想成都能脫離餓鬼地獄,成胖佛享福;先讓群眾經過說唱接受。
  這就是“變文”出現。簡單說,由宣傳入手,走上街頭獻藝,說與唱的交互應用—一段說,變成一段唱,避免陷入單調。可想得到,大告豐收!不僅反對者入彀,連一時的文風,也發生轉化,深奧的古典,變成淺白的語文,成為宋明理學說理另一種文體。
  現在說基督教文學。
  歐洲宗教改革,是方言文學的普及;降至現今,有趨入極端的唱短歌,跳動玩耍,把真理淺至歸零!以吸引人為目的,仿佛在搞民調“民主”,只把人數作成功。祝聖靈動工,興起基督教文學,有上面來從信息,上面來的能力,引入真正的復興,迎接主耶穌基督榮耀再臨。阿們。

插圖:

  1. “Hand Reaching Out of a Person Drowning in Water” by Ayyub Jauro (pexels.com, accessed 3/2024)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東亞復榮圈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彩虹 ✍于中旻

藝文走廊

善用剃刀 ✍凌風

談天說地

人權與政權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社會主義資本家—子貢 ✍亞谷

雲彩生活

十一月是“全美花生醬月” ✍烝民

談天說地

有求必應 ✍于中旻

雲彩生活

簡易食譜:甘筍蛋糕 ✍呂味

談天說地

兩先知殊途同歸 ✍于中旻

寰宇古今

魯斯夫人 Clare Boothe Luce ✍曲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