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 ✐2024-03-01

成功之道

凌風

 

  新聞記者,訪問一個長途旅行的人,他一生所攀越最艱難的是哪座山。他回答:“並不是甚麼大山,是我鞋裏面的砂子!”
  同樣的,如果問得金牌的拳擊者,他記得最難擊敗的是誰。他的回答是:“那要他多睡一刻的床,或吸引他多吃幾口的美味,或勸君更進一杯酒!”
  在實際生活方面,無論甚麼樣的選手,可以把競賽作為重要事件,總不能以競賽為唯一生活方式,必須得有生活,有人際關係,這就用得上節制了。
  使徒保羅有一個成功之道。真正的成功,是得着永遠的榮耀—冠冕,作為成功的代表。

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哥林多前書9:25-27)

  使徒保羅善於留意體察世事,用於屬靈的真理。
  哥林多的地峽運動會(Isthmian Games),是羅馬帝國的盛事,僅次於奧林匹克運動會。那時的運動會比現在簡單得多;保羅所取為喻的,只有比較徑賽誰跑得更快,比較場上拳擊誰更強有力。對於基督徒來說,正是要跑當跑的路,打美好的仗。
  保羅以科學,體育醫學的精密觀察得勝者,明白指出共通的要件—節制。真正的成功,持久的成功,不在於天賦,不在於追求技巧進步,首要是節制,才可以得勝。衍用在屬靈方面,為的是得更高,永遠的獎賞,自然是如此。
  節制,被認為是冷品德。當時的受眾,不免會意外;今天有人感到意外嗎?
  曾聽人說:節制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加拉太書5:22,23)的最末,似是不重要。其實,多項並列,並不一定按重要性為序,也有最重要的列在最後的例子—著名的一例,大衛;在耶西諸子中,是排名最後的。還有,彼得勉勵教會對品德的追求,“節制”正在中間(彼得後書1:5-8)。無論如何,不希望有任何人樂以身試;缺乏節制,臨賽時,絕不會得獎賞。因“諸事節制”基本上是不逾越規律,生活的規律在內。
  實在說來,在人裏面天然有個反律傾向—喜歡任意隨性而為,無法無天。所以節制,得要“攻克己身”。實際上,“攻克”,是個軍事用語,使人不免想到拼命,多麼不愉快的事!總會聽說過“本性難移”這句話吧!改移本性,必須得拼,是絕對艱難的事。

本性必移

  除非不想成功,否則得認識自己的“本性”,必須得樂於改變。性急和性慢,很多人相信是生來如此。
  但有人不相信。成功的人不相信,而且他們知道必須得改變。“西門豹之性急,故佩韋以自緩;董安于之心緩,故佩弦以自急。”(韓非子.觀行)
  性急,很不受人歡迎。如果這樣的人為自己找理由,可以說是惜陰,勇於任事;但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不如此說,認為“急性是驕傲的女兒”。不滿意自己的習慣,才會想法改革。西門豹是有名的好官,也是聰明人;他在身邊佩皮條,提醒自己該有些韌性。今天的人有橡皮圈,那就太過分了。
  性緩,有些像慎重,不僅是遲緩決斷,更壞的是推拖延宕。董安于知道自己性情太慢。他不想掩飾,不想給人臨事莊敬的印象;或麻木不仁,假作鎮靜,那就更壞了。莫怪有人說:“錯誤的決定,勝於猶豫。”當然不能作為原則;但遇事遲疑緩慢,每失去時機是真的。
  有古人說過:“急事益緩辦,忙中有錯;緩事宜急辦,遲則無功。”事有緩急,總應該分辨,及時周詳處理,這還是說客觀的事務;至於自己性情的急緩,得額外考慮。倘能審時度勢,執中而為,自然是理想的事。

彼得的改變

  提到彼得,大概我們都同意對他的描述“心直口快”。不過,心必須直,但口不必快。無論如何,口快,不是不能改的。我們沒有如何改的直接證據,彼得後來寫道:“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彼得前書5:5)如果誰也這樣檢討自己的話,應當可以領會,“口快”是謙卑或是驕傲的表現。還有,“就是天使,雖然力量權能更大,還不用毀謗的話在主面前告他們。”(彼得後書2:11)我們會同意一項基本規律:不說話難用以證明甚麼,但彼得稱許天使拒絕控告,可以作為謙卑守分。我們也該注意,彼得另一個例子:“就如我們所親愛的兄弟保羅,照着所賜給他的智慧,寫了信給你們…信中有些難明白的,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如強解別的經書一樣…”(彼得後書3:15,16)。想必我們也會遇到類似的機會,你可會如此想,如此寫嗎?在五旬節前,相信彼得會很多事,但不會謙卑;或哪個門徒能夠如此?但得知道節制自己,像彼得一樣的講話。這種含蓄的,真誠的,正確的欣賞別人,稱許別人,使我們衡量自己,節制自己,起而學習治服自己。

失於節制

  任何勇士總得知道,他不可能永遠得勝;保持不失敗的方法,是節制。“不輕易發怒的,勝過勇士;治伏己心的,強如取城。”(箴言16:32)這裏,不是討論反戰的問題。治伏自己的心,就是能克服慾念,比取城更好。不是說發財,是說勝利,成功—取城,就取得城中的一切,包括人民。
  那麼,不治伏己心的,情形又如何呢?“人不制伏自己的心,好像毀壞的城邑,沒有牆垣。”(箴言25:28)城將被人取,失敗,失去一切。
  參孫是最有恩賜的代表。只是他沒有節制,沒有原則。諷刺的,他作為拿細耳人,最要緊該有節制,謹守分別為聖的誡律;但他任意亂行,沒有一項他不違背,沉湎於非利士女人,最後竟然至以身殉罪。
  所羅門有神賜他空前絕後的智慧,為的是服務人民;但他只“為自己”:“凡我眼所求的,我沒有留下不給他的;我心所樂的,我沒有禁止不享受的;因我的心,為我一切所勞碌的快樂,這就是我從勞碌中所得的分。”(傳道書2:10)甚麼話!他“所得的分”竟然是“沒有禁止”!人民還剩下些甚麼?結果自己並沒有喜樂,只得到“虛空的虛空”,而且好好個王朝,到他兒子就幾乎全失去!只是神的憐憫。
  烏西雅王統治猶大國逾半世紀,在位年日之久,僅稍遜於瑪拿西。烏西雅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定意尋求神;他尋求,耶和華神就使他亨通。…烏西雅的名聲傳到遠方,因為他得了非常的幫助。”(歷代志下26:3-15)在他治理下幾乎是所羅門的盛世重現。只是烏西雅不知節制;“他既強盛,就心高氣傲,以致行事邪僻,干犯耶和華他的神,進耶和華的殿,要在香壇上燒香。”祭司們抵擋他,警告他犯了罪,“耶和華神必不使你得榮耀。”(26:16-21)耶和華使得了大痲瘋,被隔離,不得治理國事。可憐那麼英明有為的王,因不節制,落得被管制,崩逝後不得葬於王家陵園。

神的節制

  神“用慈繩愛索牽引”(何西阿書11:4),約制祂的兒女。“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哥林多後書5:14),就如兩岸石壑,約制水流,激使其湍急,免於沉緩遲滯。
  願我們對主的愛,如壇上的火焚燒,在這末後的日子,不因世俗的風而冷淡。祝主的門徒都聽祂的聲音:“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啟示錄3:11)阿們。


Photo by alex Lázaro

插圖:

  1. “Orange Flames” by alex Lázaro (pexels.com, accessed 3/2024)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寰宇古今

南洋行腳 ✍音凝

談天說地

推雅推喇教會:拒斥異端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反對未必不好 ✍于中旻

寰宇古今

春冷.布達佩斯 ✍音凝

寰宇古今

金字塔畔的餘暉 ✍音凝

雲彩生活

偏方治大病─關節炎 ✍烝民

雲彩生活

簡易食譜:甘筍豆腐奶白魚湯 ✍呂味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佛羅倫斯印象 ✍郭端

點點心靈

歸回田園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