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3-06-01

毀醫止疾

于中旻

 

三年來,“新冠肺炎”瘟疫流行。這種病人忽然之間湧現很多,醫生忙不過來;製藥商推出預防劑,康健人先被注射。這種方法,是科學新發,無古例可循。
  不過,有一種遠古就有的病,叫作“罪”。罪,不僅感染性極強烈,還有遺傳性;更麻煩的是其潛伏性。世界上全都是罪人,罪人不能沒有罪行;但只有失敗的,才叫罪人;沒失敗的,並不妨礙他們擁有許多美好的名銜。
  從前猶太地被羅馬統治,有真不願意受統治的,就撇家捨業,流徙外地,就像中國是可去的地方之一。但有些靠猶太教生活的人,設法私下跟統治者達成妥協,並不外宣;只有那些低階層的人,出頭露面,公開在羅馬政權下服務,就給人看不起,加以批評。
  神的兒子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出於憐憫,完全捨己,自然不畏清議—

耶穌聽見,就說:“康健的人,用不着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經上說:‘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這句話的意思,你們且去揣摩。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馬太福音9:12,13)

世人都犯了罪,沒有“康健”的人,必須承認自己有罪,才會真誠尋求救恩。有些人只注意宗教的外表,對人的罪避而不談,就無以得主的恩召。這就是世人的情形,不願意承認有罪,說是不需要救主,以為得意。
  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記名醫扁鵲有“六不治”:

驕恣不論於理,一不治也;
輕身重財,二不治也;
衣食不能適,三不治也;
陰陽並,藏氣不定,四不治也;
形羸不能服藥,五不治也;
信巫不信醫,六不治也。

這“六不治”的條件,其中四與五,是關於病人體質的問題,以為是不治之症—說明扁鵲的誠實,知道自己到底不是神,醫術有限,並不能起死回生。其餘四項,是心態的問題;如果如此,也不能接受福音。
  第一錯誤,是驕恣的態度,不肯謙卑虛心。古時中國醫生的社會地位並不高,被視為技術工人。但扁鵲不要患者有驕傲恣肆的態度,要尊重醫生,才可接受醫療指導。耶穌是謙卑的人子,但同鄉人輕蔑說:“這不是約瑟的兒子嗎?”(路加福音4:22)看不起祂出身,就不能得恩惠。
  第二是不知正確的優先;要錢不要命,輕身重財,不同醫生合作。“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麽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麽換生命呢?”(馬太福音16:26)重世俗物質的人,不對屬靈的事認真,沒有正確價值觀念,不配蒙恩典。
  第三是信仰與生活不能分開。病人不能單靠藥物維持生活,在衣食起居方面,也要注意適宜配合。同樣的,在屬靈方面,蒙恩的生活環境,屬靈教導,如同適合充分的營養,不可或缺。耶穌使睚魯的女兒復活,隨後“吩咐給她東西吃。”(馬可福音5:43;路加福音8:55)就是適例。
  最後,有人迷信巫術傳統,不信仰專業化的醫生。耶穌指出,有些宗教人把人的傳統叫人遵守,卻忽略誡命和當行的事;然後自我陶醉,以為能夠治好罪的病。在宗教生活上,也有人保持一些類似迷信巫術的東西。耶穌如此揭穿其真面目:“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訓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馬太福音15:9;馬可福音7:7)

當時的宗教人,不願意承認自己有罪。他們不僅是諱醫忌疾,還比鴕鳥把頭腦埋在沙裏聰明,想了一個新方法,稱為“毀醫止疾”—毀滅了醫生,就再沒人說人間有病了。


Photo by Wallace Chuck

  是有這麼回事。猶太人的祭司長和法利賽人商議,耶穌行神蹟不妨事,但群眾相信祂是彌賽亞,跟從祂;此人又指出人有罪,戳破咱們的把戲;羅馬人會終止同咱們的合作,事業就完了。
  他們黨裏有個該亞法,那年是他擔當大祭司,對他們發表言論:“你們不知道甚麽。獨不想一個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國滅亡,就是你們的益處!”(約翰福音11:49-50)
  他的提議,聽來似是“功利主義”的先祖,不過實質上跟米爾(John Stuart Mill, 1806-1873)差得遠去。人家米爾的主張,不僅是以數字決定,還要看“利”的品質。該亞法的想法,是找出個藉口,實際上只要除去他不喜歡的醫生,就可以止病,是為私利反彌賽亞;莫怪最後跟猶大走到一起去。
  人心黑暗,手段可鄙。但到底成就神的榮美,最偉大的“醫生”,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空前的奇妙神蹟,受死復活,為人類成就救恩。感謝讚美全知全能的主。阿們。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金玉食糧議 ✍于中旻

藝文走廊

蝸廬 ✍凌風

談天說地

觀念的混亂 ✍亞谷

談天說地

龍蛇之辨 ✍于中旻

談天說地

五無的文化 ✍于中旻

寰宇古今

雅各屯四百年:美國史第一章 ✍史述

談天說地

寅歲談虎 ✍于中旻

書香陣陣

讀書樂:一生的聖召 ✍文中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