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3-02-01

談教育

亞谷

 

人間社會所有的文化,倫理,技藝的緒承,傳播,都需要教育。生而知之的人極少。因此,極多數人需要教育。
  教育(Education)的字,根本於“duc”,是“領導”的意思。所以教育是領導人生的方向,道路,決定人的歸宿,不能不着意,免得後悔莫及。

家庭教育

  人類長成時期較長,家庭生活也比禽獸久。孩子坐在母親懷中,學習自己的母語—心的語言。中國人舊時寫家稟,開頭常是:“父母親大人膝下”。真是溫暖。如果你如此寫過,想來是如何幸福!
  聖經注重家庭教育。“示瑪”(Shema)—十誡的“前言”,神人摩西如此說:

以色列啊!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裏,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也要繫在手上為記號,戴在額上為經文。又要寫在你房屋的門框上,並你的城門上。(申命記6:4-9)

這可不是說,把你的孩子交給學校就完事。有父母表示失望,學校忽略他們孩子的宗教教育;看這裏的經文,在以色列的會堂教育不說,現代社會的教育制度,根本就不要指望學校教導宗教—那是家教!還有,你在家,旅行,談論些啥,自己得注意。
  人好裝飾,經文可戴在額上和手上,好提醒思想和行事,以神的話為準則。你不,敵神的獸會來作—“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啟示錄13:16,17)它會迎合數碼時代。
  很有意義的,是把經文寫在門框上—不是釘在不顯眼的小匣子裏。這似乎是專為華人訂製的。我是想到春聯。中文的讀法是自上到下,十分自然。記得,幼時常見的:“忠孝傳家遠,詩書繼世長。”家門閭門都通用,出入的人很少會作壞事。
  中國的春聯,多數是用紅色,像是“在血裏蒙福”的意思(Bless-Blood, Bleed)。春聯開始流行於十世紀,為何如此發展?那值得仔細考證。

人格教育

  魯國的權臣季康子,三問孔子—

季康子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
季康子患盜問於孔子。孔子對曰:“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季康子問政於孔子曰:“如殺無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對曰:“子為政,焉用殺?子欲善,而
民善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論語.顏淵)

如此三答,大致的意思是:1. 以身作則—領袖行好榜樣,下面的人自然行正。2. 戒貪養廉—厚俸養貪,領袖沒有貪欲,大家以貪為邪惡,就是再鼓勵百姓,他們也不會去偷竊。3. 願意行仁政,用不着整天殺人整肅,民風自肅。
  說來很簡單,沒有多少高深理論,卻足以解決基本的問題;在任何政治制度都有效。

音樂教育

  歐康耐爾(Daniel O’Connell, 1775-1847)說:“讓我來寫那國家的音樂,我不管誰制訂它的法律。”他成功領導愛爾蘭獨立運動。(“Let me write the songs of a nation, and I care not who makes its laws.”)
  華格納(Wilhelm Richard Wagner, 1813-1883)的德國傳奇英雄齊格飛(Siegfried)屠龍記。那好像是在塑造拉麥或寧錄。也許,忘記了傳述那句話:“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創世記9:6)
  中國古代的音樂,大都是祥和雍穆。不僅鄭衛之音認為是不雅;殺伐之聲,也不多聞;如此培育和平民性。
  孔子對於音樂的欣賞能力,其高深值得佩服。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論語.述而)

  後來注釋的學者,以孔子受雅音感動,忘記美食;也有推想孔子學習奏韶樂,努力專注。現在想來,1. 我以為不要忽略“為樂”—孔子欽佩虞舜的王者襟懷,作出如此的音樂。2. 要記得,孔府肉的來源。孔子講究“沽酒市脯不食”;他不准去市上買肉—因此,是孔夫子受舜作韶樂的感動,三個月不殺豬宰羊流血。這是聖賢音樂教化人民的意思。
  道德規範敗壞,如何開始的?由於邪樂流行,歷史足可以證明,不需要再蹈覆轍。

計畫教育

  如果對所要教育的對象,除了其本身的好處和意願之外,另有期望,就違背了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的道德原則—“以人為目的,不以人為手段”。
  可就在這位德國唯心哲學家的門下—
  斐希德(Johann Gottieb Fichte, 1762-1814)為實現其“Absolute Ego”,成為發展國家主義的先導,為達培養“英雄”和德國品格,似是對抗拿破崙和法國的歐洲霸權,真正的意向沒有人知道;不過,其浪漫的主張:“教育的目的,是毀滅人的自由意志。”他1807年“告日耳曼國”(Addresses to German Nation),引用以西結書第三十七章的異象—“枯骨復活成為大軍”,成功煽動不少的群眾,而不是倚靠神的靈,實在使許多大軍成為枯骨!
  只是到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 1844-1900)最後的狂言:“十字軍,優越的強盜,就是如此!”
  下一代的最高領袖,更進一步。如此,實用主義的教育,是化人為工具,再廢棄丟入欣嫩子谷底。
  就是如此瘋狂的教育,導致德國從一個愛智慧的優秀族群,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兩敗,幾至被毀滅。

  誰不在意教育,就是不在意敗亡。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東亞復榮圈 ✍于中旻

談天說地

人權與政權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社會主義資本家—子貢 ✍亞谷

談天說地

彩虹 ✍于中旻

藝文走廊

善用剃刀 ✍凌風

談天說地

謙卑 ✍亞谷

樂趣飄送

十字架與本納德 ✍稽譚

點點心靈

人間何處有平安? ✍吟螢

藝文走廊

布朗寧的“碧芭行” ✍凌風

談天說地

品德與知識 ✍于中旻